何時留學泰國能成為一種流行,「教育新南向」能不是只想到「新加坡」?

何時留學泰國能成為一種流行,「教育新南向」能不是只想到「新加坡」?
Photo Credit:Leigh Griffiths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是長遠之計,需提出完整的新南向教育藍圖,不可能短期見效,若政府官員們還處在消耗預算的概念,為了研考統計資料的冰冷數字,以便向媒體或者蔡英文交代,新南向政策注定失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蔡英文政府揭櫫「新南向政策」,強調以「人」為本,沒有人才,新南向政策將無以為繼,台灣正急起補充人才庫,教育部「新南向人才培育推動計畫」更將加大政策挹注,從教育紮根,從小學到大學,從語言到文化,灌溉東南亞學分。

攤開教育部針對新南向教育政策策略,強調雙向互動,尤其是新南向國家的實質教育交流,將強化新住民子女、青年赴東南亞發展、產學連結、師生交流,更將加碼獎助學金,不只送台灣學生前往東南亞,更要吸引東南亞學生來台研修。

然而,隨著中國近年在東南亞勢力擴張,加上東協各國奉行「一中原則」,台灣在東協區域整合的過程,勢必不可迴避政治,新南向政策對台灣無疑具戰略意義,但中國因素卻會如影隨形。

台灣目前已有大學和東南亞國家簽訂交換學生協議,但要前往東南亞研讀碩士或博士前,要考量的因素不少,例如留學東南亞學費雖較歐美便宜,卻仍高於台灣,例如朱拉隆功大學一年國際學程學費大約是30-40萬台幣 ,取得學位後也要考量能否與在地產業發展吻合,但現階段的東南亞,域內自由流通的程度仍有待進一步整合。

東協高等教育的發展與困境

東協教育政策已開始拿歐盟為範本,推動學制銜接、學分認證、學歷認證,而成員國內的發展程度差異及多元,是目前東協高教整合面臨的最大挑戰。

2015年11月,東協國家發表「吉隆坡高教宣言」(Kuala Lumpur Declaration on Higher Education),延續過去幾份東協針對教育文化的官方文件,進一步宣示2016-2020年加速東協區域內人才流動、強化東協教育全球化、加強終身學習跟技職教育訓練(TVET),透過教育鏈結東協認同,但文件內,多次出現的主體,仍只東協成員國。

「東南亞國協」(ASEAN)成立後,在教育鏈結也進行整合,例如總部設在泰國曼谷朱拉隆功大學,由泰國政府支應經費、東協成員國政府及大學共同發起成立的官方機構「東協大學聯盟」(ASEAN University Network,AUN)。

根據AUN的資料,影響東協各國高教發展的最大因素不是文化,而是經濟發展程度,其中,「寮國」、「柬埔寨」、「緬甸」以及「越南」等低度或中低收入國家,仍在建構高等教育,或僅初具規模。

另外,高等教育不僅是培育學生,亦可透過智庫及研究機構,對政策提供建議,,而寮國、柬埔寨、緬甸低收入國家,目前高等教育,仍處在教學為主,尚無法承擔重要的研究工作,「之前去緬甸考察,除了驚訝仰光高於曼谷的物價,更看見緬甸的大學,現階段的硬體建設,僅類似泰國的國中、高中,如何替國家培育人才。」AUN秘書長Nantana在曼谷外國記者協會憂心地說。

而東協內部的發展程度不均,僅有新加坡、印尼、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等中等收入以上國家,才有較具規模的智庫或者研究中心,其餘國家,仍待引入外國協助職業訓練、或者改善基本的校園硬體設備,而東南亞許多國家內部貧富分化嚴重,部分國家的上層家庭,對教育缺乏信心,索性將子女送往海外留學,政府菁英小孩都在國外,對於教育改革自然也力不從心。

教育的差異化,也點出東協域內發展不均衡,造成整合的困難,不僅學制、學歷認證等問題有待克服,域內的資訊流通、跨國教育的高額費用,更限制東協國家內部教育整合,而泰國多數中上階層,小孩在海外求學,或選擇就讀本地昂貴的國際學校,在東南亞國家,這種因為經濟階級產生的教育差異,現象十分普遍。

APN A RAILWAY FOR LAOS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寮國琅南塔省道路一景,圖為滿載當地居名的「稻耕機計程車」。
「新南向」教育交流的「中國因素」:台灣應從雙向、校際進行突破

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交流已進行數十年,台灣的大專院校雖有布局東南亞,建立校際交換學生制度,但台灣超過百間大學家數,103學年僅有36間和東協國家有交換計劃,多數仍是以華人佔重要比例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為主要對象,越南、泰國、印尼等國的合作比例仍偏低。

和東協國家大學在台灣的知名度和資源有關,相較於前往東南亞進修,多數台灣學生考慮赴外交換時,仍以歐美、日韓為主,若是「南向」多數則都把新加坡作為優先選擇。

至於台灣和東協高教的合作是否會面臨中國因素?AUN秘書長Nantana在曼谷外國記者協會與我表示,這現象確實存在,尤其AUN機構具官方色彩,中國大陸常打壓台灣在AUN與「東協」的交流,不過,卻也不是沒有突破管道。

「持續透過校際交換學生、學者交流,就是一個突破管道」,秘書長說,「對於很多台灣學生,或許對於東南亞不甚了解,但可能會在一次的交換學生經驗之中,不僅體驗文化、語言,更可能引發未來研究東南亞的興趣,而持續雙邊的學術交換、深化青年學生交流;對於東南亞學生亦是,可能在短期赴台灣的學習體驗,開啟日後更多的青年交流機會」。

另外,獎學金也是吸引東協學生的方式之一,雖然中國大陸提供名額數較多,但台灣高教的質量,仍有一定吸引力。台灣教育部目前揭櫫的2017年計畫,在獎學金、人才交流實習獎助都將加碼,不過看似連結台灣與東南亞,卻也延伸另一個問題:台灣的技術官僚和民間社會,是否也做好準備,用開放平等心態,與東南亞進行各項交流?

vietnam_ho chi minh city_越南_胡志明市
Photo Credit: Anthony Tong Lee CC BY-ND 2.0
新南向政策少數項目思維遲滯 極待開放鬆綁

新政府就任未滿一年,許多現有「新南向政策」雖說是優化,但不少計劃仍只是將原本政府既有補助計畫改名「新南向」,細節規範仍有限制門檻。

以教育部公費留學為例,延續馬政府時期既有的留學領域「東南亞區域研究」,但該領域的留學國別限制,東協十國僅有「新加坡」,或者英美澳三國,意即台灣學生若要前往國際組織重要駐點的曼谷,或東協總部雅加達研讀「東南亞」,都不符「東南亞研究」公費資格;而「留學獎學金」雖有特定名額赴東南亞留學,但在現階段東南亞人才稀缺的情況下,仍規定以就讀「博士」為主,因而造成除新加坡外,選赴東南亞的留學獎學金完全沒動用的現況,顯示台灣人赴東南亞甚至印度留學的意願仍然偏低。

留學東協考慮要因:學費、就業前景、學歷認受度

台灣學生若要選擇留學東南亞,多數人首選仍是新加坡,除新加坡高等教育國際能見度高,在「西方標準」大學排名下,除了以英語作為教學語言,星國還重金禮聘全球學者,更享有全球前列的大學排名,但台灣的新南向政策不應只是偏向特定國家,尤其台星兩國交流早已十分頻繁。

而泰國,即使是最享名氣的朱拉隆功大學、瑪希朵大學、法政大學等學校,在泰國極具盛名,但對其它東協國家或台灣,都可能面對大眾對其有誤解或歧視的偏見、質疑,何況是在新加坡以外的東協國家取得「博士」學位的研究者們。

曼谷大學國際事務處主任James Gomez指出,教育國際化雖然是國家政策,但在東南亞仍是「國家在地化」,語言更是障礙之一,例如馬來西亞,除了對外籍研究員就業門檻設限,許多東協國家的研究報告主要提供國內參考,而選擇以本國語文撰寫而非英文,外籍研究員申請工作並不討好。

許多東協國家,例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大學教職員多數仍是本國人士,對於外籍學生深入與單一國家人士交流是有正面作用,但區域跨國流動性(mobility)就仍偏低,而假若歐盟整合都出現瓶頸,更何況內部差異極大的東協十國?而這也是東協國家有意加強改善的部分。

敲開台灣與東南亞的全面交流

台灣與東南亞的教育交流,應該敲開彼此間的誤解與歧視,而不完全只是製造服膺產業所需的奴才,台商若願砸下人力成本,自然不擔心缺工,但多數台商仍只想在人力資源壓低成本,要求台灣政府盡快製造會說東南亞語言的鸚鵡。

至於語言,台灣的東南亞外語教學缺乏系統,不妨透過跨國協調,請求目標國,例如印尼、泰國、越南等國的教育部或者大學,協助台灣建立系統性的語言教材、師資訓練或檢定,也強化雙邊實質的互動關係。

但教育是長遠之計,需提出完整的新南向教育藍圖,不可能短期見效,若政府官員們還處在消耗預算的概念,為了研考統計資料的冰冷數字,以便向媒體或者蔡英文交代,新南向政策注定失敗。

校際交流的確是能加強年輕人與東南亞深化交流的著力點,短期進修也應該在政策或獎助金給予鼓勵,相信其中自有因短期機會深入接觸東南亞,轉向走入相關行業的青年,或前往東南亞攻讀學位,這種因為興趣引發的效果,遠大於相信政府新南向宣示而成群投入,或者只是短暫的政策煙火,最後隨著政黨輪替而曲終人散。

參考資料、統計資料: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