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留學泰國能成為一種流行,「教育新南向」能不是只想到「新加坡」?

何時留學泰國能成為一種流行,「教育新南向」能不是只想到「新加坡」?
Photo Credit:Leigh Griffiths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是長遠之計,需提出完整的新南向教育藍圖,不可能短期見效,若政府官員們還處在消耗預算的概念,為了研考統計資料的冰冷數字,以便向媒體或者蔡英文交代,新南向政策注定失敗。

以教育部公費留學為例,延續馬政府時期既有的留學領域「東南亞區域研究」,但該領域的留學國別限制,東協十國僅有「新加坡」,或者英美澳三國,意即台灣學生若要前往國際組織重要駐點的曼谷,或東協總部雅加達研讀「東南亞」,都不符「東南亞研究」公費資格;而「留學獎學金」雖有特定名額赴東南亞留學,但在現階段東南亞人才稀缺的情況下,仍規定以就讀「博士」為主,因而造成除新加坡外,選赴東南亞的留學獎學金完全沒動用的現況,顯示台灣人赴東南亞甚至印度留學的意願仍然偏低。

留學東協考慮要因:學費、就業前景、學歷認受度

台灣學生若要選擇留學東南亞,多數人首選仍是新加坡,除新加坡高等教育國際能見度高,在「西方標準」大學排名下,除了以英語作為教學語言,星國還重金禮聘全球學者,更享有全球前列的大學排名,但台灣的新南向政策不應只是偏向特定國家,尤其台星兩國交流早已十分頻繁。

而泰國,即使是最享名氣的朱拉隆功大學、瑪希朵大學、法政大學等學校,在泰國極具盛名,但對其它東協國家或台灣,都可能面對大眾對其有誤解或歧視的偏見、質疑,何況是在新加坡以外的東協國家取得「博士」學位的研究者們。

曼谷大學國際事務處主任James Gomez指出,教育國際化雖然是國家政策,但在東南亞仍是「國家在地化」,語言更是障礙之一,例如馬來西亞,除了對外籍研究員就業門檻設限,許多東協國家的研究報告主要提供國內參考,而選擇以本國語文撰寫而非英文,外籍研究員申請工作並不討好。

許多東協國家,例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大學教職員多數仍是本國人士,對於外籍學生深入與單一國家人士交流是有正面作用,但區域跨國流動性(mobility)就仍偏低,而假若歐盟整合都出現瓶頸,更何況內部差異極大的東協十國?而這也是東協國家有意加強改善的部分。

敲開台灣與東南亞的全面交流

台灣與東南亞的教育交流,應該敲開彼此間的誤解與歧視,而不完全只是製造服膺產業所需的奴才,台商若願砸下人力成本,自然不擔心缺工,但多數台商仍只想在人力資源壓低成本,要求台灣政府盡快製造會說東南亞語言的鸚鵡。

至於語言,台灣的東南亞外語教學缺乏系統,不妨透過跨國協調,請求目標國,例如印尼、泰國、越南等國的教育部或者大學,協助台灣建立系統性的語言教材、師資訓練或檢定,也強化雙邊實質的互動關係。

但教育是長遠之計,需提出完整的新南向教育藍圖,不可能短期見效,若政府官員們還處在消耗預算的概念,為了研考統計資料的冰冷數字,以便向媒體或者蔡英文交代,新南向政策注定失敗。

校際交流的確是能加強年輕人與東南亞深化交流的著力點,短期進修也應該在政策或獎助金給予鼓勵,相信其中自有因短期機會深入接觸東南亞,轉向走入相關行業的青年,或前往東南亞攻讀學位,這種因為興趣引發的效果,遠大於相信政府新南向宣示而成群投入,或者只是短暫的政策煙火,最後隨著政黨輪替而曲終人散。

參考資料、統計資料: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