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愛得這麼累?把自卑感和愛情搞混的人

為什麼我們愛得這麼累?把自卑感和愛情搞混的人
Photo Credit: Linda Tanner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是真的出於喜歡而開始戀愛,說不定,自卑感和憎恨的問題也能逐漸得到解決。但在並非出於真正的喜歡而開始的情況下,他的人格特質便會繼續那樣發展下去。

文:加藤諦三

「我是你的女人哦!只要是你叫我做的,我什麼都照做。」聽到女性這麼說,男人往往就會產生要和她交往的念頭。不過,會滿不在乎地這麼說的女性,就算和別人在一起,一定也會說同樣的話。

「如果不嫌棄我這種沒用的女人,就請你任意地對待我吧。」聽到類似這樣的話,不安而有強烈自卑感的男人,就會迷戀上這麼說的對象。

對於自卑感強烈的男人來說,「我這種沒用的女人」是令他們難以招架的臺詞。然而,說出「我這種沒用的女人」的女性,其實是自戀狂。在她們謙遜態度的背後,隱藏著自戀心理。這句話能夠一下子滿足有強烈自卑感的人,他們內心未獲滿足的對優越感的渴望。

卡倫.霍妮說,有基本不安感的人,急迫地需要讓自己凌駕於他人之上。 我也這麼認為。不過,這件事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從此以後,這個人的人生將再也無法擺脫這種「急迫的需要」。

也就是說,急迫的需要並不會終止。就算經過十年、二十年,對於「讓自己凌駕於他人之上」,他仍然有急迫的需要。十幾歲時急迫的需要,到了五十歲依然不變。

一旦如此演變,這個人就無法再去思考自己人生原本的目的了,無法思考該如何靠自己的力量去實現未來。無法思考自己將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無法思考自己要怎樣過一生。一切目的都是「要讓自己凌駕於他人之上」。他們在一生中做的所有事情,都只不過是為了達成這個目的的手段而已。不管是吃飯、找工作,還是運動,全都是為了解決「急迫的需要」。也就是說,要把自己置於他人之上,這就是他們人生的全部。

因基本的不安感所煩惱的男人,只要遇到「我這種沒用的女人」,就會知恩圖報地說出「我就跟你交往吧」這類話。對於為了基本的不安感所煩惱的男人來說,根本招架不住這種說法。

對於因強烈自卑感而煩惱的人而言,這種女人簡直就是拯救自己的神。有強烈自卑感的人,為了讓自己安心,才和戀人產生聯繫,而不是因為愛上了才和對方在一起。

把「配不上」錯當成最棒的戀人

過去的文化中,女性的理想形象是謙遜。「我這種沒用的女人」就是最理想的形象。高傲的女人會招人討厭。之所以會塑造出這種女性形象,其中正是隱含了男性的自卑感吧!不管怎麼說,女人一說:「我這種沒用的女人,實在配不上你這樣出色的人啊!」因自卑感而苦惱的男人,便誤以為這女人就是天使。

然而,這並不是誠實的女性能說得出口的話。真正愛戀著對方、打算認真地愛他的女人,沒辦法毫不在乎地說出這種話的。不可能說得出口啊!

即使事實上真的不相配,她恐怕也會為這種不相配而苦惱不已。然後她會拚了命地努力減少差距,改變配不上的情況。又或者徹底死心,遠遠地看著他。沒有人會傻到自己主動接近對方,然後又說「我配不上你」。

fight_the_power_by_winfield87
Photo Credit:Winfield87 CC BY 3.0

可是有強烈自卑感的男人,聽到別人對自己說這種話,就已然盲目地愛上了。他沒能察覺,自己之所以會和對方談戀愛,並不是因為她這個人本身,而是因為自己嚴重的內心糾結。

可是,自卑感強烈的男人,根本就不可能發現自己之所以去談戀愛,是因為對方的愛能夠治療自己內心的自卑感。自己優秀到了別人配不上的地步,對於因強烈自卑感而苦惱的男人來說,沒有比這個更棒的禮物了。

有些男人就會被這種現代社會中最差勁、最惡劣、最無可救藥的女人──也就是扮演著文化中「理想女性」形象的女人所吸引,帶來一輩子的煩惱。開始進入真正的生活時,她的真面目就會顯露出來。即使在遠離生活的戀愛遊戲中,演技尚且能夠派上用場,到了現實生活當中就不行。等到開始一起生活,發現她連飯都不會做的時候,就已經遲了。

如果是誠實的對象,在別人像壞掉的音響一樣不停說著「我這種沒用的女人,實在配不上你這樣出色的男人」時,就已經把自己的生活態度調整好了。

也有些男人和一直說著「配不上」的女人結了婚,但妻子打從生下來就連一頓飯也沒做過。現實中,真有做丈夫的說著:「我結了婚以後才發現。」表示難以置信。

她是什麼樣的人?其實她正是個自戀狂。

正像佛洛姆所說的,自戀狂「在謙遜的背後,隱藏著對自己的禮讚」。要避免我剛剛說的這些悲劇的唯一方法,只有靠能夠看穿對方自戀的「眼力」了。

在家狂暴、在外迎合的兩面人丈夫

這種自戀狂,也有男性版。那就是「在家是惡狼,在外是羔羊」的男人。

有個妻子說,丈夫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一直跟其他女人有染,人數實在是太多了,她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了。她也曾多次被丈夫施以暴力,被他一腳踢飛,也被他掐過脖子。有次他甚至還持刀威嚇,嚇得她在大半夜逃出了家裡。但是包括公司的人在內,外人都覺得她丈夫很「溫和」。

我來說明一下這種人的心理。

首先,他們雖然表面看來很謙遜,實際上卻根本無法接受其他人的批評。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公司裡,被批評了,他們都會很不爽,在心底深處無法接受批評的話語,而且還很憤怒。

然而,因為他們沒有自信,所以在外會迎合別人,甚至會超出必要地謙遜待人。雖然對外人低聲下氣,但是在內心又很憤怒。儘管心裡很憤怒,可是因為想要被人稱讚,所以做出來的行為都很友善。實際上,因為壓抑自己的感情,所以產生的欲求不滿心理也異常強烈。

因此,他們會把心裡積蓄的不滿和憤怒,向妻子發洩。在外面產生的欲求不滿要在家裡消氣,所以他們在家裡亂發脾氣。他們雖然表現得謙遜,但是若不被人讚揚,就會受傷。在外面也是如此,所以在公司裡也會受傷。就像佛洛姆說的,謙遜的背後隱藏著對自己的禮讚,一旦受到批評,他們就會因為自尊受傷而被激怒。

但是,他們又很害怕別人對自己的評價變差,所以在外面不能表現出憤怒,只能和顏悅色。因此,他們會在家裡解決自己的欲求不滿。所以,無論是在「狂暴的家裡」還是在「需要迎合他人的外在場所」,都沒辦法建立起親密的人際關係。

暴躁發脾氣與和顏悅色,兩者從行為特質上來看是完全不同的,但在人格特質上的出發點卻相同。

我們總是只看到對方的行為特質,因此會犯錯。有些男人「在家是惡狼,在外是羔羊」,那是最令女人厭惡的。能夠避免的唯一方法,只有靠著看穿對方自戀心理的「眼力」了。

Divorce
Photo Credit: Tony Guyton CC BY 2.0

所謂能夠看穿對方的眼力,是指不僅能夠看到一個人的行為特質,還能看到人格特質的能力。不安的人會突然暴走。而一個女人之所以總是無法看穿那些不安的人,是因為她本身也是個不安的人。心理穩定的人,就可以看穿對方了。就像羅洛.梅所指出的,不安的人存有大量的敵意。有的人一受批評就發怒。然而,到底什麼是批評,完全靠接收訊息者自己來決定。把對方的話當作批評來接收,那就是批評;當作愛情來接收,那就是愛情。

有精神官能症傾向的人,只要自己被人說了什麼,就容易把它當作批評來接收;而一旦被批評,就將此結果詮釋為自己是不被愛的。自戀的人也是一樣。原本不是批評的話,他們當成批評接收,因而受傷、被激怒。有強烈自卑感的人也一樣,沒有被不停地讚美,就沒有好心情。他們把「沒被誇獎」詮釋為「被批評」。

成熟的戀愛,即使結束了也不會混亂

如果是真的喜歡對方才建立了戀愛關係的話,那麼,在結束的時候,也不會以混亂的方式收場。當然了,既然是男女關係的結束,或許會有某種程度的混亂,但是終究不至於鬧到不歡而散這一步,而會以一種自然的方式走到結束。沒辦法自然地走到結束,說明戀情從一開始就存在著問題。

兩人彼此都不是因為喜歡對方才開始這段戀情的。他們彼此都有一些心理上的問題,是為了解決自己內心的問題,才和對方在一起。為了解決自己內心的問題,兩人才在一起,如果那些問題得不到解決,就會變得不滿。內心的糾結會透過人際關係表現出來。這些人的內心糾結透過戀愛關係表現了出來,因此,他們的戀愛不可能順利。

在前面的大學生例子中,男性的自卑感和憎恨是他談戀愛的原因。為了解決自卑感和憎恨而存在的東西,就是他的戀情。

他並不是因為喜歡對方才戀愛的。而自卑感和憎恨是他的人格特質,所以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解決的。

若是真的出於喜歡而開始戀愛,說不定,自卑感和憎恨的問題也能逐漸得到解決。但在並非出於真正的喜歡而開始的情況下,他的人格特質便會繼續那樣發展下去。

書籍介紹

《為什麼我們愛得這麼累》,寶瓶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加藤諦三

面對困在愛的循環裡痛苦不已的人們,日本心理學專家加藤諦三拋出最深沉的剖析:愛情,很多時候是人們拿來解決自己的自戀或自卑的手段。當人們只是一味希望在戀人的凝視中看到完美的自我形象,就無法真正去愛人。而那背後,是從原生家庭帶來的不安全感──也正是愛情失敗的最根本因素。

加藤諦三是日本大眾心理學專家,著作極豐,對於人際關係有獨到的見解。在本書裡,他指出,人們在戀愛中經歷的困境,就是人生困境的縮影。唯有走出個人的自戀與自卑,認清愛情的本質是「關係」,真正地去理解他人,才有可能去愛。

v140
Photo Credit: 寶瓶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