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社裁員開大絕 用iPhone取代攝影記者!

報社裁員開大絕 用iPhone取代攝影記者!
Photo Credit: Jon 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Jon 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Jon S CC BY SA 2.0

企業裁員、減薪、放無薪假、關廠……,自零八年金融風暴襲來,這些字眼時不時地充斥在人們生活周遭,企業「瘦身」潮流搞得人心惶惶,許多員工甚至看到公司的公告信件都會心頭一緊。不論傳統產業或高科技業、國內抑或是國外,似乎都難逃此景氣萎靡的寒冬。

夾縫中求生存的報業

實體報業面臨的處境更是艱難,美國各大紙媒被收購、被迫轉型已是司空見慣之事;歐洲也好不到哪裡去,多家報社因政府收起保護傘、刪減對其補助或減稅優惠而陷入危機

報業的慘況在海內外皆然,台灣各家報社自2006年起做出減張、縮版、裁員等決策以力抗寒冬,但終究不敵冰河期的到來,紛紛宣佈停刊或企圖轉型。

巴菲特曾警告:「2006年報業已進入延緩性下降(protracted decline)之時期」;美國新聞學教授Philip Meyer也在《消失的報紙》一書中,預言報紙將在2043年退出市場。可見報業的未來似乎不被看好。

數位浪潮使報業進入冰河期

除了受整體經濟環境不景氣,國際紙漿價格和原物料飛漲的影響之外,數位化的大勢是加速冰河期形成的最大原因。首先是人們閱讀習慣被改變,隨著網際網路的興起,這個相對新興的媒體快速掠奪了大批年輕讀者,民眾閱報率明顯降低。

「世新傳播資料庫—2013台灣民眾媒體評鑑大調查與十年回顧」調查指出,在5大媒體使用行為上,去年網路使用率與今年同為74.9%,報紙是67.7%,但今年跌到61.4%,顯示自去年起,網路就已經超越報紙,成為台灣民眾最常接觸的第二大媒體(第一仍為電視),而領先之差距將再拉大。

此外,數位化連動造成廣告主流失,從1999年台灣報紙廣告營收開始負成長的現象即可看出端倪,報紙銷量的萎縮使廣告大幅從實體報紙這個平台撤離,轉移到有更多使用者的網路媒體。

裁員省成本 治標不治本

因應報紙銷量大跌,不堪成本高漲、廣告收益萎縮,針對成本效益幾經考量後,許多報業的做法是——進行企業「減重」計畫。

時間 裁員人數 裁員對象
國語日報 2013年9月 30名 資歷25年以上的資深員工
(但反增加編採人力)
美國Gannett集團 2013年8月 不透露,據估計200名 不透露(美國最大報紙出版商)
多倫多星島日報 2013年7月 5人(去年4月已裁員15人,含8名翻譯員及7名編輯) 打字員、製作部人員、攝影記者(星島從此無攝影記者)
太陽傳媒集團 2013年7月 360名,公司8%雇員(去年已裁員500人) 記者、幕後員工
芝加哥太陽報 2013年5月 28名 攝影部所有員工
聯合報 2008年9月 1000名 資歷20年以上的資深員工以及生產力較弱的單位
中國時報 2008年6月 600名 主要為編輯部門,尚有業務單位員工以及部分記者

因成本導致的經營困難,讓多家報社不顧媒體勞動者的勞動生產率,大刀闊斧地裁員,去蕪存菁似乎成了必要之惡。但早在2009年,報業調查即顯示:71%報紙主管認為裁員影響報導品質,不重視內容生產者的決策,只會拖垮報紙素質,進而讓死守在實體報紙的忠實讀者也退避三舍,導致無可挽救的惡性循環。

細查裁員對象,我們可從上表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多倫多星島日報和芝加哥太陽報都在今年決定剔除整個攝影部門,全球許多報社也不斷地削減攝影專長人力,主要是因為報社認為現今照相功能過於普及,文字記者經過一番訓練後就能夠在採訪現場拍出「不差」的照片;一方面要盡量節省成本,另一方面又得避免影響業務的考量下,才會選擇解雇攝影記者,但失去專業感新聞照片的報紙仍能吸引讀者嗎?可能要等一陣子之後才能加以評估。

台灣報業近幾次裁員,大都以新進人員取代資深人員,且幾乎沒有撤換高階主管。令人不免產生疑問:為什麼每次失去工作的人都不是決策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