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個「內攝」父母價值觀、無法克制地追求成功的機器人嗎?

你是個「內攝」父母價值觀、無法克制地追求成功的機器人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高度發展國家中上層階級的孩子也都受到同樣強迫性的照顧,最後也僅是內攝父母的價值觀——這或許正是許多成人不理解別人的感受、情感上比其他人笨拙的原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奧利佛・詹姆斯(Oliver James)

當人生只剩追求成功

很多表現卓越的人們只是「內攝」(introjection)父母的價值觀,並沒有認同父母的期望。「認同」父母價值觀的人不會強迫性、無法克制地追求成功,內攝型的人卻正是如此。許多情緒健康的人可能就像會跳舞的葛爾丁,在自己的專長領域裡表現頂尖只是選擇不要全心投入;根據經驗法則,雖然不能排除可能性,成就極高又情緒健康的人並不多。強迫性行為源自於強迫性改正的教養方式,而且這類人幾乎總是想要爬到頂端。公司位於遠東、價值十三億美金的創辦人兼執行長葛洛麗雅(Gloria)即是如此,雖然表面看來是白手起家的最佳實例,她卻也真是寂寞和情緒不健康的典型例子。

見面的時候我立刻被她的溫柔謙卑嚇到了,她像隻貓一樣悄悄潛入房間,害羞,為了不要讓我感到壓力表現得非常「英國」。年過四十的她皮膚乾淨、少有皺紋,讓人想起了書卷氣十足的十歲孩子-那種利用課後時間一邊寫自然作業一邊讀哈利.波特的孩子-非常安靜,就像不介意沒有朋友、對男生更是不感興趣的女孩。雖然葛洛麗雅的衣著看起來非常昂貴,我感覺她並不是十分在意,彷彿那是別人幫忙挑選的一樣(結果還真是如此,她竟然花錢請人置裝);她全身散發出一種奇異的空虛感,好像半透明的立體圖樣。

葛洛麗雅生於印度的小村莊,七歲的時候父親去世,由於沒辦法再有其他的孩子,母親滿心的期望都投注在她一人身上。村裡沒有電也沒有自來水,千年來一向非常貧困,但母親一心要讓葛洛麗雅不一樣:從小她就被灌輸必須進步、再進步的觀念。她說自己非常害怕讓媽媽失望(這時她才表現出罕見的情緒波動),要是在學校成績不完美或者顯露出任何想要獨立的跡象,媽媽都會拿皮帶打她腿的後側,然而其冷漠的反應才更是可怕:數學考九十三分的時候,她總是表情冰冷地說,「剩下的七分去哪了?」

葛洛麗雅同時也被迫要照顧自己,不能依賴母親,除了要學習閱讀寫作,從八歲起還得出外打工。她去過工廠、農場,不過很快就發現賣市場的麵包和水果收入更高:她發現這工作十分簡單,只要說服別人買賣就好了。當時葛洛麗雅私自把這稱為「生意」,並且早早決定未來就要藉此擺脫貧困的生活。當一位老師告訴她「知識就是力量」,她立刻就意識到教育將是生意成功關鍵,很快地就變成最頂尖的優秀學生之一。

十五歲的時候,她順著母親的督促借了錢到大都市生活,睡在來自村裡的建築工人家中的地板上。她沒有事先通報就一個個拜訪最好的幾間學校想要加入,被大部分的學校拒絕之後,終於有個校長願意讓她參加考試:由於成績實在太好,葛洛麗雅立刻就被錄取了。她找了一份工作支付學費,每天一邊上課一邊工作共十八小時;拿到生物學學位之後,她在大型的跨國公司待了幾年,找到未來讓她變成億萬富翁的產品。

葛洛麗亞和許多內攝價值觀型的人一樣具有幾種典型特質:高成就者有極高的比例在十四歲以前失去父母。專業人士每三人就有一人符合這樣的條件,從英國首相到美國總統、從德國企業家到法國詩人,幾乎所以你想的獨裁者也都有類似的經歷;雖然大部分人經歷這種傷痛的人只是因此變得沮喪或反社會,在少數情況下,要是與過世的家長關係良好、在他去世以後也受到良好的照護,傷痛似乎會引發無限的決心促使人從命運手中搶奪機會。葛洛麗雅當時就與父親十分親近,也早早決定自己必須成功、盡量不要受隨機的命運傷害;當然,母親強迫她成為完美學生也有很大的影響。

但是內攝行為卻讓葛洛麗亞的情緒健康付出沉重的代價。她沒有結婚,也從未有過性行為;二十多歲時母親離世,她因此暫時情緒崩潰。她孤獨、困惑地徘徊,直到有天走入教堂,「把耶穌帶進心靈」;我問她是否快樂,她卻回答快樂對自己而言不是問題。葛洛麗亞自始至終面無表情,也拒絕回答是否曾經真正感到沮喪孤寂,她說自己有耶穌。事實上,我剛好從與她熟識的人那裡得知她過著孤立的生活(雖然他們都不敢靠近她,她只偶爾對其中幾位打開心房),是個工作狂,凡事都繞著員工轉,沒有真正的親密關係。她十分投入擴大現有的事業,除了每週上教堂之外她沒有任何其他興趣。

葛洛麗雅以雇用、開除員工的冷漠感聞名。儘管外表看似無害,她卻是個無情的商人,只想著買賣公司、不顧背後的社會後果:只支付給外包印度工廠裡的同胞低薪這點完全不令她困擾,在我提出的時候也絲毫不關心。

如機器人般的高成就者

葛洛麗雅的母親用來強制改正行為的方法,成為葛洛麗雅的內攝價值觀,長成「成功的機器人」:她沒有辦法回答不斷擴大公司哪裡重要,也沒有「足夠」的概念。雖然她看似是以意志戰勝逆境的代表,事實卻非如此;葛洛麗亞的母親預先幫她寫好所有程式,她的自主選擇非常稀少。父親的去世無疑是事業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那使得葛洛麗雅在殘酷的商業界多出那麼一絲決心勝利,但卻不代表她擁有特別的洞察力。她對成功的渴望只是一種強迫性的行為,因為害怕再度成為命運的受害者和下一次慘痛損失而動作。

許多高度發展國家中上層階級的孩子也都受到同樣強迫性的照顧,最後也僅是內攝父母的價值觀——這或許正是許多成人不理解別人的感受、情感上比其他人笨拙的原因。他們就像機器人一樣,也會坦白地那樣形容自己;他們覺得無法關心別人,必須得把自己擺在第一;經歷過忽略感和不被喜愛的感受,同情他人變得更加困難。在最極端的情況下,這甚至會演變成心理疾病,創造出冷漠無情,喜歡操縱,只對利益感興趣的人。絕大多數高成就者來自中上層階級,高階主管可能就是因此而罹患隱性臨床精神病的機率比常人高出四倍。

當然,心理疾病與服務之機構和所在國家大有關聯。有證據顯示,在美國,討人厭的人最後總是比友善、討人喜歡的人薪水更高;這好像很令人吃驚,感覺受歡迎的人應該表現得最好,但如果想要成功,把別人從路上推開或者踩著他們往上爬還是比較有效。同樣的,也有足夠的證據表明美國的高成就者普遍十分自戀。徹底的自戀就是不斷誇張地尋求「我!我!我!」希望受到注意,藉由表現完全相反的情緒補償過去的低價值和隱形感。一項研究測量美國兩百位名人和兩百位擁有企業管理碩士(MBA)學位的青年自戀程度,接著與做過同一份問卷、具有全國代表性的樣本進行比較。

果不其然,明星們明顯地比MBA學生和普通群眾更加自戀。其中共有四種類型的名人:最自戀的是那些透過實境節目成名的人(他們同樣也表現出很高比例的「鋪張浪費」和「虛榮心」特性),喜劇演員排名第二(「出風頭」和「優越感」的特性排第一),接著是演員,音樂家則居最後。有趣的是,自戀程度與成名多久並不相關,這幾乎暗示著名人不是因為名氣自戀——他們本來個性就如此。特別針對擁有MBA學位的青年人是因為他們普遍自信過高;不出所料,這些未來的商業領袖果然比一般人自戀許多。

在美國,爬到金字塔頂端或者被大眾看順眼的人們無疑極端自戀,但是那僅僅只是他們文化問題的冰山一角:大多數美國人都對自己抱有不切實際的信心、自以為在各個方面都比別人優越。事實上「自我膨脹」(研究上稱為「自我彰顯」〔self-enhancement〕)在美國可能是必須的——那樣做的美國人比較不容易得到精神疾病。這有可能只是適應問題,在充滿競爭的社會上必須把別人拖下來、誇大自己的美好,但很奇怪的是,研究人員竟然形容對自己的評價實際的人反而會「因為現實主義而感到憂鬱」。

不過這種社會現實並不普遍,要是生在日本或東亞,你不但不會活在充滿積極思考粉紅泡泡,還會低估自己的成就。生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北歐國家,你可能一邊過馬路一邊注意不要看起來太突出,努力和其他人都一樣——舉例而言,覺得自己是國內最會開車的瑞典人比美國人低三倍(15%對46%)。這並不是說這些不太自我彰顯的民族只是畏畏縮縮的泛泛之輩,與社交網絡之外的人競爭時(比如商業對手)他們也會自我彰顯,卻不會因此失去個人特色。

丹麥注重個人主義的排名雖然是世界第七、在大部分西歐國家之前,但那裡也同時有極為謙遜的傳統;和其他斯堪地納維亞地區一樣,他們也奉行講究平等的「洋特法則」(Jante law):「別以為你比別人更行!」雖然常常把它當成笑話,丹麥人卻在日常生活中嚴格按照此原則行事,與美國夢完全相反。

一項針對美國及丹麥的大學生和成年人的研究顯示,他們自我膨脹的比率也較美國人低上許多,事實上,丹麥人會竭盡所能拉近彼此之間能力的差異。然而他們的思想反而更加獨立,大學生非常自主,比較不會依照父母的喜好行動——這反映出一套鼓勵認同而非內攝的教育系統。

情緒最不健康的家長很可能就是英國、美國等英語系國家的家長,他們罹患精神疾病的比率是西歐內陸的兩倍,23%比上11.5%。在這些地區要建立具備情緒健康的職業生涯可能更不容易,但是無論身在何處,在工作上充滿好情緒的關鍵就是理解自己的動機和目標。

人在兩歲前所受的疏忽或虐待程度,能夠預測他17年後自我意識的強弱

書籍介紹

艾倫・狄波頓的人生學校:找回好情緒的日常練習》,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奧利佛・詹姆斯(Oliver James)

生活小小不順會讓情緒感冒,困境惡疾突襲可能讓情緒跌落谷底,沒有人能永遠保持好情緒,情緒好壞深受生活經驗的影響,童年的經歷、或過往我們遭遇人生逆境時處理的方式和感悟,其實也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情緒健康的狀態是一個追尋的過程,只要能掌握關鍵,我們每天都能練習擁有好情緒。

「人生學校」的全新系列自助書籍,帶領我們深入探討生命最為棘手的議題,內容充實、深具實用性且療癒人心。本套書也充分證明了「自助」二字並非膚淺無深度或過度理想性的代名詞。——人生學校創始人|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9789571368078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