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唐謨專欄】《魔愛食人灣》:人吃人笑死人的社會

【但唐謨專欄】《魔愛食人灣》:人吃人笑死人的社會
Photo Credit:前景娛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正,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喜歡高來高去,就讓他們徹底離地升天,或是離開地球也不錯。

「吃人肉」是人類道德的極惡,文明的終極禁忌(例如《人肉叉燒包》)。這種可怕的「飲食習慣」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充斥在東西古今文化當中。「吃人」也是重要的電影次類型之一。吃人行為在文化中代表著:「野蠻」、「不文明」,例如早期一大堆帶著種族歧視的食人族電影;在經濟上,人肉可以是一種「民生物資」,經常和「貧窮」畫上連結,例如徐克早期的電影《地獄無門》;然而在電影/文學中,吃人肉的行為經常用來隱喻「人吃人」的人類世界。

今年的坎城影展一口氣出現了三部以「吃人」為主題的電影,彷彿人類世界已經糟糕到了極致,不得不使出這最後的殺手鐧,才有辦法描述人類之惡,包括得到坎城費比西獎的恐怖片《生吃》(Raw),以及法國導演布魯諾杜蒙(Bruno Dumont)的作品《魔愛食人灣》(Slack Bay)。

《魔愛食人灣》故事發生在20世紀初,一個普通美麗的港灣。有個比中產稍微有錢一點的家庭,有事沒事就跑來這度假,他們的度假別墅是一棟灰灰的(不是普通的醜)豪宅。有錢人總是吃好的穿好的,生活有品味得不得了;住在當地的人以討海/勞動為生,生活清苦。有錢人花幾個小錢請當地人做幫傭,窮人家沒飯吃的時候,就殺幾個有錢的觀光客來吃(生吃)。大家各司其職,在一個失調的資本主義世界,達到完美的平衡。

MA_LOUTE_Photo_R__Arpajou_©_3B_ref_ARP41
Photo Credit:前景娛樂提供
影后茱莉亞畢諾許,在片中飾演來到海岸漁村的上流貴族。

吃人令人髮指,但這整部電影盡是尖酸刻薄,荒謬尖銳,突兀違和卻依然幽默的嘲諷。例如電影一開場有錢人乘車來到港灣小鎮,驚呼這地方多美多讚;事實上,這小鎮根本就很一般。有錢人欣賞的並不是景色,而是「不一樣」,他們懂得體會「差異」,當他們聽到窮人家說話的口音,歡喜得不得了,彷彿那鄉土口音就是天籟。

說到底,只要看到這些社經地位低下的人和他們有多麼不一樣,他們就會得到莫大的欣慰。 所以他們努力地讚美這滿地雜草,爛泥,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的海港。有錢人覺得這地方情趣盎然,窮人困在這裡面討生活。他們尊貴的視網膜,上了一層新海誠的濾鏡,髒兮兮的海港也馬上變成了他們自爽的幻想天堂

空間是這部片中一個重要元素。有錢家族如此痴愛海港,但是他們對這空間毫無駕馭能力,片中穿著華服裙擺的有錢人經常要渡河,但他們需要窮人的勞力抱著他們跨過河流,根本上喪失了空間內的行動力。他們號稱埃及風的豪宅被塗了一層醜陋的水泥沙漿,放在港灣小鎮就是感覺不對,豪宅內的裝設、桌椅豪華昂貴,但他們總是被豪華家俱絆倒跌跤,或者被海風吹倒,再怎麼高級的椅子,被他們一碰就會翻倒;這群人明明和這空間格格不入,卻永遠要裝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如此帶著喜劇的描寫,類似法國導演賈克大地作品《我的舅舅》(Mon Oncle)中對於法國50年代電氣文明的嘲諷,兩者都被他們買來的高級品搞得灰頭土臉。片中對於有錢人已經不只是挖苦,根本就是醜化了,例如父輩男性都彎腰駝背,動作笨拙,一付性無能的樣子,惹女人嫌惡,但是他們可能都是掌握金錢權勢的人;負責調查案件的警察,應該沒有什麼重要道德瑕疵(只是很笨),卻被描述成一個非常巨大肥胖的男性,查案子的時候太肥沒辦法移動,需要旁人幫助才能彎腰坐下、站起,這角色顯然隱喻著法律的無能。

既然法律如此無能,就只好殺幾個人來吃了,反正執法者都笨死,永遠破不了案,更別說主持什麼道德正義或者幫弱勢發聲。

於是,整部電影就看到這兩組人馬在較勁/拉鋸/互動,以及吃人/被吃、剝削/被剝削中,互相展現彼此的異/同。一個吐口水的動作,在上層階級是為了要擦拭高級家具,窮人吐口水卻是對有錢人的蔑視;有錢人被高級傢俱絆倒,窮人是在親熱的時候向後倒進了草叢;有錢人吃飯要有餐桌禮儀(但是笨得連個切個雞肉都切不好),窮人在爛泥地上生吃血淋淋的人腳人手。

兩組平行時空搭配的極好,重點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絕對絕對不能有任何交集。懂得餐桌禮儀也會吃人肉的漢尼拔,在這個地方是絕對混不下去的。

很不幸的,交集還是發生了,這就是這部電影的主軸。有錢人家有個打扮成男生的女孩(或打扮成女生的男孩)喜歡上了窮人家酷酷的小鮮肉;然後窮人家的爸爸,居然救了有錢人家的人;最後所有的人被迫聚在一起參加一個戶外遊行的宗教儀式,兩幫人馬現在得面對面了,有錢人家幻想出來的美麗世界遭受挑釁,顯得非常尷尬。有錢人開始焦慮了,因為被他們歧視的窮人一定要和他們不一樣,怎麼可以和他們用同一條法律,享有相同的權利,甚至走同一條路呢!

人類是少數會自相殘殺的物種,《魔愛食人灣》融合鬧劇和恐怖劇,呈現隱喻的「吃人」和實質的吃人,兩者打成平手各得一分。電影最後出現一個詭異的視覺。有錢人和警察像氫氣球那樣子從地面上飛了起來,這畫面似乎諧擬宗教遊行中的聖靈,雖有些荒唐,但是有錢人/執法人彷彿在這「升天」的動作中得到了實質的行動力, 不再笨拙不堪,而且是一種「離地」的行動力。

反正,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喜歡高來高去,就讓他們徹底離地升天,或是離開地球也不錯。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