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電影《鹿鼎記》這一幕,嘗試諒解梁天琦 英國今後只是「善良的顧問」?

想起電影《鹿鼎記》這一幕,嘗試諒解梁天琦 英國今後只是「善良的顧問」?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梁天琦與彭定康對話、宣布到海外留學惹來大量批評,作者就此對比港獨派 / 本土派的政治代表,認為梁天琦遠遠比梁頌恆、游蕙禎更值得諒解。

不應對梁天琦懷恨,他跟梁頌恆、游蕙禎不同

踏進2016年最後一個月份,此前整個11月網絡世界相對沉寂鬱結,點列如下:

梁頌恆、游蕙禎被褫奪議席,議會灰蒙蒙一片,梁君彥預告下周二宣布兩議席懸空需補選(兼追討梁游每人93萬港元);特首選舉局勢未見明朗;這星期梁天琦突然現身跟彭定康對話,卻遭彭向港獨派大潑冷水,令港獨派抗爭者大感無奈,又掀起社運方式與前路的討論;此外,當群眾發現梁天琦準備到美國哈佛大學任研究員,希望多學習進步,並指不知何時才會有「時代革命」,也沒有建國方略,對他叫罵之聲四起 。

這裡筆者打算由梁天琦開始說起,如果站在諒解的角度看社會運動,我們應該更多諒解梁天琦,而不是梁頌恆與游蕙禎。假如借用周星馳電影《鹿鼎記》作為比喻,討厭梁天琦的群眾,想必選取陳近南有一幕說:「反清復明只不過是口號,跟阿彌陀佛一樣(最重要是錢和女人)。」藉此諷刺他只視「港獨革命」為一句口號,求實際利益才是真的。

梁天琦努力過、付出過,固執也可諒解

可是,筆者則認為應取陳近南另一幕說:「(反清復明)是我畢生的志願。」諒解梁天琦。原因十分簡單,如果你以「政治家」的道德標準來看政治,那麼,人人都是五十步笑百步,鮮有從政者「純粹」為政治理念、廣大人民福祉奮鬥終生(若有,也只是「半個政治家」);甚至,筆者曾親身聽一位議員助理說:香港從政說甚麼理念都是假的,只是不同方式「撈飯吃」,我這樣想又有甚麼錯!?別天真吧!

梁天琦沒有走舒舒服服的路,他參與旺角騷亂前後,均沒有任何實際利益,事後首當其衝被控「被控兩項暴動罪、一項煽動暴動罪」。而且,即使我們不同意梁天琦港獨的政治主張,無可否認他此前出席大小論壇,論述政治的時候,至少對香港歷史有粗略認識,嘗試為他的主張與行動自圓其說,加上,在選管會否決他參選立法會資格的事件中,他有承認簽確認書為了應付政治打壓,的確違反自己政治理念 。到了最近跟彭定康對話時,他嘗試引述《完美的獨裁:21世紀下的中國》(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論點問彭,指如果有些香港人因為物質充裕和恐懼,接受專制管治,是否可以甘願放棄權利;儘管梁的論點和分析薄弱,倒也盡量言之有物為政治立場辯護。

是故,無論在行動抑或論述層面,我們再不同意梁天琦,也無可否認他曾努力付出過。他現在言論上雖然沒有放棄港獨立場,但亦沒有刻意說謊,如實交代自己沒有建國方略,不知何時革命,那麼,我們便可以諒解他如電影中的陳近南,獨立建國變成一種無法拋開的情意結,不管實際策略和意義是甚麼,「總之」情感未能放下。

梁、游不但背景可疑,而且在欠政治理據之下態度強硬、不作檢討

反之,梁頌恆、游蕙禎在沒有明確證據之下,宣稱青年新政是活躍於雨傘運動的激進組織,然而,他們沒有像梁天琦 / 本土民主前綫積極參與抗爭運動,更甚,梁頌恆早前在包圍中聯辦急急離抗爭者而去。在黃之鋒未能為組織在香港建立銀行戶口之際,二人不但順利在中國銀行建立組織戶口,也順利通過確認書參選立法會,梁頌恆在當選之後,早在宣誓前一個月,回應傳媒會否在議會談港獨等問題,梁頌恆回應很可能無法通過宣誓,稱到了成功宣誓後才決定是否討論(練乙錚維護二人的論點看來難以成立)。而在觸發宣誓事件,他們否認藉「支那」口音羞辱政權,還語帶「嘲弄」地說是鴨脷洲口音,在《城市論壇》上態度十分強硬,期間沒有任何有理有節的論述向支持者解釋,遑論令大眾理解他們的宣誓行徑。截至事件到了無可挽救的地步,梁頌恆近日才以「始料不及」回應,不管政治立場如何,二人由始至終不但沒有(策略上)真誠檢討,在說法上也維持「鬥嘴」作風。這樣一經比照,梁天琦無疑比二人更值得諒解。

回到彭定康,筆者讀到作者添馬男星期一發布的文章〈彭定康的智慧〉,他贊同彭所指香港人若追求民主,策略上應該高舉最有利的法治、公民權利,回歸「良政善治」,而不是港獨。因為普遍香港人不會像取爭普選一樣,強烈要捍衛港獨,始終,港獨跟一國兩制之下擁有民主普選權,這是兩回事;反之,中共能夠借港獨議題,拿出民族主義的強勢,由於香港人本來也不會「企硬」港獨立場,結果勢頭一來,令原本爭取香港民主的形勢更壞,甚至瓦解。有網民批評作者「事後孔明」,到了一切嘗試沒有結果之後,就表示認同彭定康在一國兩制框架之下爭取民主。但是,這樣說的問題在於,言下之意,是否認為之前一再強調「港獨(策略上)不可行」的人,有「先見之明」?實際上,這不關乎誰人「事後孔明」、誰人「先見之明」的問題,而是此刻香港如此局面,未來你選擇那種政治立場?

英國政府現實,但彭定康心中有香港人

這幾天,有網台主持批評部分本土派人士無知(可能專指年輕人),竟然為了彭定康不撐港獨而叫罵,甚至說彭定康投共,然後,一副「老江湖」的嘴臉訓斥網民,說英國政府從來都是「現實主義」,只是本土派人士無知與天真。大概,這位主持應不是說文學藝術層面的「現實主義」(Realism),只是說英國政府很「現實」,都是從實際的政治外交考慮,不會為香港爭取甚麼權益,也不會犧牲。這位主持雖道出了一些實情,可是理據空洞無助人們反思問題,而且應該體諒年輕人沒經歷英殖民時代,沒刻意了解自然所知不多,知得較多的老一輩也只是「被時代選中」,沒甚麼值得訓斥年輕人而沾沾自喜(知得多也不表示分析「獨到、客觀」)。

的確,當年英國官員、公務員根本是一圈「離地權貴」,他們刻意在生活上跟華人社區保持距離,歧視華人污穢嘈吵,自己過著高薪舒適的生活,絕大部分不顧香港居民利益。但這樣的背景不適宜標籤彭定康,不是由於他到茶餐廳吃蛋撻的親民形象,而是他曾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為香港有更好的民主社會,嘗試「新九組」改革,也感歎過英國管治:「永遠不能像『港人治港』那樣,成為『我們的政府』。」他相對其他英治早期的官員,心裡還是把香港人當一回事,實際上能做多少則屬後話。

愈強調英國現實,愈強調政治殘忍的人,更應該擁有積極、自強的態度,懂得肯定願意為香港發聲的外國人,不管他是英國人、美國人、德國人、法國人,既然世界如此「現實」,那任何人也沒必要說太多,讓香港自生自滅則可。然而,只要多一人(尤其重要人物)願意為香港的民主、法治、自由發聲,我們都應該正面肯定。究竟《中英聯合聲明》往後還有甚麼價值,英國今後面對香港問題,是否只會成為「善良的顧問」,則是往後有待詳細探討的問題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