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異男的心路歷程:我遇過真正噁心的人,都與他們的性傾向無關

一位異男的心路歷程:我遇過真正噁心的人,都與他們的性傾向無關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異男,我最大的優勢,就是還沒被世界傷害得那麼徹底,還可以再去相信人。我相信排斥來自未知,而理解需要時間。檯面上的爭議需要理性與激情,但日常的交流需要柔軟與耐心。

文:熊一蘋

身為異男,我想我現在最應該說的一句話是:我也曾經覺得同性戀噁心,幾乎持續到最近兩年。準確來說,噁心的不是同性戀,是gay。更準確一點來說,噁心的也未必是gay,而是所謂的「娘砲」。

國小、國中的時候,那些校園中被稱呼「娘砲」的人是怎麼被嘲笑的?我已經沒有印象了。但當時認為那些跟女生一起玩、愛哭、瘦小、籃球打得很差、大家要做壞事時不跟、被別人亂觸碰時生氣的人,就是所謂的孬、不是男人,是個娘砲。

我是個遠遠稱不上man的男生。我維持瘦、矮了很久才達到平均值,無法運球超過五下,痛恨別人在我上廁所時捉弄我。我常常哭,常常感到受傷,但又不想去傷害別人。

記得我國小一年級時原本只跟班上的女生玩在一起,直到有一天玩球時打到一個女生的頭,被所有人說我粗魯、我壞,我才哭著離開。往後的日子,我才開始跟男生玩在一起。但我從來沒有想過當男生很累,或是有「不想當男生」的念頭。因為有問題的是我。

小時候我常想,既然生為男人,我就不該這麼懦弱,我理所當然要堅強一點,像其他男人一樣,我應該永遠要表現出什麼都無所謂的態度,不妥協、不後悔、不示弱。

那時我覺得藝人大炳很奇怪,蔡康永和吳青峯也很奇怪,因為日本漫畫裡動不動就會出現的人妖角色很噁心,但我卻願意看《康熙來了》、聽蘇打綠的歌,也看了很多有「人妖」的漫畫。我甚至連他們之間有什麼不同、怎麼性愛都不知道。但我很確定我跟那些人不一樣,我不會用那種口氣說話、做出那種手勢,就算咖啡杯的把手小到只放得進兩根手指,我也不會讓懸空的小指翹起來。

既然那些人一舉一動都不像個男人,都符合娘砲的定義,那他們當然應該被瞧不起。

高中以後,我唸了兩年第一類組、七年文學院,這段期間跟不同性別的人前後住了四五年。一路上女多男少,又有太多情感豐富、秀氣、會打扮的男生,要懷疑懷疑不完。我根本分不出誰是同性戀誰是異性戀,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同性戀實際上是什麼樣子。

在我求學的環境裡,性別的強弱關係,幾乎是和社會顛倒的。當然對一切都彷彿無所謂的強悍異男,好像也不在意這種事,我討厭他們能有那種態度。但沒辦法對什麼都無所謂的異男如我,漸漸對自己的異男身份感到強烈的焦慮。

雖然「像個男人」的壓力解除了,但另一種詭異的壓力反而開始累積,那種壓力叫做「我如果太像個男人,我就是個混蛋」。我最好放棄異男的立場,我必須趕快在沒有與同志朋友深交過、不了解同志的情況下,政治正確地、至少也是理論性地選擇支持他們。

對同志權利的支持,和對同志的排斥心理,在我心裡同時存在了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想要逃也沒得逃,我就是一條直直的異男。我開始找書看時,也是先從女同的相關討論讀起,試著對她們產生同理。

幾年前身邊突然常聽到同志說些把直男掰彎的玩笑。我非常排斥,也許到憤怒、恐懼的程度。我努力隱藏了這麼久不去因為性傾向冒犯你們,為什麼反而是你們可以來冒犯我?我必須忍嗎?

差不多到今年,我才終於意識到:這段時間以來,我在一個性別多元、開放的環境,不斷察覺到自己與他人的種種差異,重新建立了屬於異男的性別認同。過去一直失落的某部份自信,也在這樣的過程中逐漸被補齊了。

生活不是表態選邊站,很多事情久了就融進去了,就不怕了,也說不出什麼特別的道理。

與我性傾向不同的朋友,通常都是相處一陣後我才知道他們和我有些不同,知道了相處起來也沒什麼改變。他們沒有因為我是異男而排斥我、向我隱藏自己,而是坦率的與我交往。也許一開始還是各自帶著疙瘩,各自戰戰兢兢;但時間久了,疙瘩被晾著沒想到要碰,不知不覺也就消失了。

能夠得到他們的信任,因而有所成長,我真的非常幸運。我遇過真正噁心的人,都與他們的性傾向無關。雖然還是很鈍、還是常踩到性別地雷,但我現在直得滿有自信的。我想我可以練習當個溫柔的異男。

前幾天跟朋友聊天,他說他有幾個異男朋友,老實說都還是覺得同志有點噁心、不太習慣,但他們都願意支持婚姻平權。

我覺得這個很感人啊!我記得我曾經有相同的感覺,而我花了好多年的時間,從被動、從稍微勉強自己開始,到現在由於習慣、感謝和理解自己,才覺得自己能夠真正接受世界上有同志存在,能夠面對自己一直以來害怕被貼上的「不夠男人」的標籤。

身為異男,我最大的優勢,就是還沒被世界傷害得那麼徹底,還可以再去相信人。我希望可以回報那些接受了我這個異男的同志朋友,因為他們,我才更理解自己。我更希望幫助他們爭取到應有的權利與尊重。我願意相信排斥來自未知,而理解需要時間。檯面上的爭議需要理性與激情,但日常的交流需要柔軟與耐心。

戰爭是一回事,生活是一回事。我不太擅長戰爭,但我願意放下成見認真生活。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