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吃的到最實際:我支持伴侶專法先行,但前提是異性也要納入

先吃的到最實際:我支持伴侶專法先行,但前提是異性也要納入
Photo Credit: axelle b,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的親密關係,不是只有「單身」跟「婚姻」兩種,「伴侶」就是事實婚姻,若權利義務與締結婚約別無二致,包括異性與同性在內的伴侶法,且實際內容與民法婚姻條款精神相符,我支持繼續爭取婚姻平權的前提之下,先通過不設性傾向限制的伴侶法。

台灣婚姻平權法案近日受到高度爭議,正反雙方相互駁火,「民法派」「專法派」已經是檯面上可能的選項,但若專法不僅限於「同性」,也涵蓋「異性」,在「平權」的精神之下,即使「專法」先通過,不代表「民法」就永遠不可修改。而且,婚姻平權的討論,不是零和選擇,在同溫層的情緒謾罵也無法解決問題。

人的親密關係,不是只有「單身」跟「婚姻」兩種,「伴侶」就是事實婚姻。若權利義務與締結婚約別無二致,包括異性與同性在內的伴侶法,且實際內容與民法婚姻條款精神相符,我支持在繼續爭取婚姻平權的前提之下,先通過不設性傾向限制的伴侶法(包括異性及同性)。這是為了避免畢安生老師的憾事繼續發生,也讓異性同居伴侶獲得實質保障。

2013年提案紐西蘭婚姻法修正案,三讀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會議員Louisa Wall曾在威靈頓告訴我,紐西蘭先行伴侶法,就是妥協方案。「雖不滿意,但可接受」,而國會內的婚姻平權修法,並沒有因為伴侶法通過而停止,反而是考慮到在高度爭議之下,先行「伴侶制」,後走「同性婚姻」,政治就是妥協,雖然很多人充滿理想,不願承認現實就是如此。

紐西蘭2004年通過的「民事結合法」(Civil Union Act 2004),是用紐西蘭婚姻法作為立法參照,但將「婚姻」(marriage)兩字改為「民事結合」(Civil Union),涵蓋範圍包括異性與同性,且限定兩人,亦不能同時登記為「婚姻」及「伴侶」,僅能擇一以避免「重婚」發生。

紐西蘭是在2005年正式實行包括異性和同性在內的「民事結合」(伴侶制度),八年後(2013年),三讀通過「同性婚姻」,不僅受到阻礙相對小,民調對於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也在通過民事結合後,大幅增加。而且同性戀伴侶權益保障,早在具爭議的同性婚姻法案通過前,就獲得「事實婚姻」保障。

當然,有的人會認為,若伴侶法與婚姻法內容相同,為何不直接選擇婚姻法。 紐西蘭推動婚姻平權運動,是著重兩人的實質關係,而非「婚姻」之名,若兩個同性伴侶登記,也享有法律保障,親友應會認定兩人的結合才是首要,法律用語到底用伴侶還是婚姻,有時候反而不如實質來得重要。

何況,台灣還有許多異性戀者,實際同居卻沒有締結婚約,亦不想走入婚姻,若另一半有任何意外,也沒有制度保障。台灣若要推動伴侶法先行,應該涵蓋同性跟異性伴侶,但若專法只包括同性,不包括「異性」,何來「平權」之實?但專法無論是什麼名稱,若是以民法精神為本,涵蓋同性及異性,同志權益都已經往前推進一步。

雖不滿意,但可接受:專法應該包括異性在內,符合平權精神

不同社會的觀念會隨時間變化,當然「婚姻」也會。現代社會,許多人或許因為「婚姻」在傳統上的包袱跟壓力,而不願走入婚姻,而想以伴侶方式共同生活。

以紐西蘭為例,現在是兩法並行(民事結合、婚姻法),任何性傾向的人,都可以選擇要登記為「伴侶」或者「婚姻」,且在法律權利義務幾乎別無二致,還多了不同名稱跟選擇。

我是一個實際的人,我著眼的是兩人的關係能先受到實際保障,不要再讓畢安生老師的憾事再次發生。台灣一定要爭取「婚姻平權」,但檯面上沒有骨頭的政治人物面對反對意見動輒退縮,若要一步到位爭取修改民法,在政治博弈跟對撞之下,更可能讓法案延宕到蔡英文任期屆滿都無法通過。

台灣反同團體,已表態願意接受「伴侶制度」,這在幾年前的台灣根本難以想像,相較亞洲鄰近各國的反對同性婚姻的意見,已經算非常前進。

例如香港,連推動保障同性戀在就業、居住等權利不受歧視的「性傾向歧視條例」都受到巨大阻礙;中國官方則將同性戀議題當作不存在,不去打壓、亦不去反對;而星馬兩國「肛交」犯法,大馬前總理安華還為此入獄。

當然,達成真正的平權,台灣不應就此滿足,也要繼續爭取婚姻平權。但要直接修改民法,達到真正的平權前,專法先行,同性伴侶並沒有損失,甚至不願進入婚姻框架的異性伴侶,權益也可一併受到保障。

民進黨自己挖洞自己跳,徒增立法爭議

民進黨政府在「婚姻平權」議題,弄到灰頭土臉,最大原因是沒有針對立法進行沙盤推演攻防。蔡英文選前拍攝影片宣稱「婚姻平權」,大選前後甚至是近兩年的同志大遊行,都在臉書表態支持,真正到了立法層面,卻綁手綁腳,難免被質疑只是消費同志議題。

加上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突然拋出「改立專法」的可能,執政黨的法務部又傳出改草擬「伴侶同居法」,引發反彈意見後,柯建銘退縮刪掉臉書貼文,法務部則出面澄清持「開放態度」,在法案高度爭議的情況之下,政治人物「測風向式」的發言,只是徒增社會激化的成本。

民進黨的問題,在於政策喊得過度理想,又未考慮到實際推行的可行性。蔡英文重覆提到支持「婚姻平權」,就是婚姻權的平等,本來立專法並非不能接受,但民進黨政府把話說得太滿,釀成今日進退兩難:伴侶法就不是「婚姻」,而專法僅限同性就不是「平權」,根本自己挖洞自己跳。

對於愛情關係,很多台灣人的想像,僅限單身、婚姻兩種,部分也受到傳統價值的影響,包括同志族群,也拘泥「婚姻」兩字,但其實不應該只是這種二元分類。持續爭取婚姻平權之前,先吃的到最實際,不設同性或異性的伴侶法,已經是目前同婚法案正反雙方有可能交集的最大公約數。

不論正反雙方,都應給社會大眾一點時間,從2000年初期,僅有約兩成的台灣民眾支持同性婚姻合法,直到近年增加到近半數民眾支持,社會觀念絕對會隨時間改變,且會朝向支持同性婚姻的傾向前進,網路上充斥情緒用語,對解決問題真的沒有幫助。

民進黨說多了漂亮話,重複「不會讓『半導體』孤單(引號內可自行改用華航、勞工、農民、學生等帶入)」「勞工是民進黨心裡最軟的那塊」。但政治就是那麼現實,選舉結束,已經不是跟選民談戀愛,是要面對生活的殘酷。

蔡政府執政半年,若婚姻平權都無法在完全執政下通過,已可預見大批支持者將會散去,轉而投向他方,蔡英文總統的個人威信也將打折,更不利推動後續其它改革法案。

若持續爭取修改民法,且讓不設性別限制的伴侶制度先行,或許是現階段最可能做到的折衷方案。但在蔡英文一早說死「婚姻平權」而非同志平權,還加碼多次重申,亦不對修民法或立專法表態的曖昧,要怎麼解套,時間已經快不站在民進黨這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