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索網絡通訊資料不受法庭監管 港人私隱無險可守

政府索網絡通訊資料不受法庭監管 港人私隱無險可守
Photo Credit: JULIAN STRATENSCHULTE / EPA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處香港,執法機關對市民通信的截取有否足夠的規限,以確保香港人的私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隨著斯諾登(Edward Snowden)來到香港逃避美國政府的追捕引起軒然大波、以至上月上映的一套以「斯諾登」為名的荷里活電影之後,相信不少香港人對斯諾登以至他所揭發的「稜鏡計劃」(PRISM)不會陌生——「稜鏡計劃」是美國政府的大規模監控計劃,除了目標人物外,甚至連一般市民,以至全球所有人均可能受到監控。而斯諾登認為侵害無辜市民私隱之行為實屬不公義,而於2013年將之揭示公眾。

事件引起全球民眾關注,亦向世界各國人民敲響警號——作為一個普通的公民,即使不是居於極權國度,我們日常的生活,都可能受到監控。

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報告指出,英美等國均有開發軟件,對市民於網上或手提電話,在Google、微軟、Facebook 或其他各大網絡公司平台所作的通訊,甚至直接截取光纖電纜數據,對一般市民的通訊進行監控,並將閱覽記錄、電郵、搜索結果等資料收集。全球41個國家的情報機關均可對有關資料進行不同程度權限的存取。

條例對市民私隱保障不足

不過除了國家級的情報機關,身處香港,執法機關對市民通信的截取有否足夠的規限,以確保香港人的私隱?香港的《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於10年前生效,限制警方、海關或其他公職人員截取通訊的程序及範圍,一直遭垢病未有將近年新發展的通訊方式,如智能電話等納入在內。

而於2016年6月於立法會三讀通過的《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雖然賦權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可要求執法機關提交截取和監察成果作查核之用,但仍被指只能規管執法人員截取實時通訊的行為,對市民使用通訊軟件時的私隱,保障仍然不足1

執法部門直接要求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s)協助截取網絡通訊及相關資料,過程仍不受法庭監管,香港人的網絡私隱變得無險可守。而根據立法會紀錄,香港警方及海關於2014年合共向ISPs要求索取用戶IP地址、登入紀錄等元資料(metadata)共4498次2

私隱權不分網上網下

而最近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向立法會提交最新的2015年周年報告中就指出,於收到的9宗違規或異常個案中,有涉及未獲司法機關授權的秘密監察行動;而涉案的主管雖然違規,亦只是接受書面警告處分。如果連違規都無更具阻嚇性的懲處方式,即使實時通訊包括於現行的條例中,又如何確保切實執行,保障市民私隱?

聯合國人權議會曾指出,截取通訊應為「於最特殊情況下方能使用的措施,更應有獨立的司法機構處理及監管」3。聯合國亦於2015年7月成立私隱權特別報告員(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 to Privacy),並準備一連串報告及建議,回應多國對其國民進行通訊監控的趨勢4。聯合國大會更於2013年通過動議,指出私隱權不分網上或現實世界;各國需要尊重及保障《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7條賦予的私隱權5

延伸閱讀︰

  1. 立法會通過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香港電台)
  2. 立法會十五題:《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
  3.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4.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 to privacy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5. The Right to Privacy in the Digital Ag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