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聶樹斌被誤判死刑21年 最高法院再審宣告無罪:認真汲取教訓

青年聶樹斌被誤判死刑21年 最高法院再審宣告無罪:認真汲取教訓
AP / Andy Wong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判死刑的聶樹斌在處決21年後沉冤得雪:最高人民法院撤銷原審判決,改判他無罪。

文:唐桁堃

《新華社》報道,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對21年前聶樹斌強姦婦女、故意殺人被判死刑的案件重審,最後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最高人民法院判決主要理由是:原判認定聶樹斌的有罪供述與在案其他證據印證一致,但綜觀全案,缺乏能夠鎖定原審被告犯案的客觀證據:

  • 犯案時間、兇器來源、受害人死亡時間和死亡原因都未能確認;
  • 聶樹斌被補後的口供、多名重要證人的口供和原始書證考勤表都消失;
  • 聶樹斌有罪供述的真實性、合法性存疑;
  • 有罪供述與在卷其他證據供證一致的真實性、可靠性存疑;
  • 是否另有他人犯案存疑

《明報》報道,到法院聽取判決的聶樹斌母親張煥枝對再審的判決很滿意,「非常感謝第二巡迴法庭的努力,最想感謝的是現在的法律。」又指現時最想做的是到兒子墳前告訴他:「媽媽的努力,法律的公平,已經宣布了你無罪。」

根據報道,張煥枝表示會堅持之後的追責程序,又哽咽地說:「如果樹斌還活着,他已經42歲了」。而父親聶學生當時在家等候判決,得悉結果後泣不成聲,又感謝所有幫助過他們的人,「我的兒子終於可以瞑目了」。


案件時序:始於1994年

1994年8月10日,父親康孟東向公安機關報案稱其女兒失蹤。公安機關偵查後,認定失蹤女子是被聶樹斌強姦後殺害。

1995年3月15日:河北省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強姦婦女」罪對原審被告人聶樹斌提起公訴後,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上述兩罪判處聶樹斌死刑。聶樹斌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故意殺人」罪的原判。

1995年4月27日,聶樹斌被執行死刑。

10年後的2005年1月17日,另一案件的被告人王書金自認是聶樹斌案的真兇,引發媒體對「一案兩兇」廣泛報導。最高法院沒有作出裁定,稱「王書金案不屬於本案審理範圍」。

2007年5月起,聶樹斌父母及姐姐聶淑惠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和多個部門上訴,認為聶樹斌不是兇手,要求法庭改判無罪。

2014年12月4日,根據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請求,中國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覆查本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覆查認為,原審判決「缺少能夠鎖定聶樹斌作案的客觀證據,被告人作案時間、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問,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議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審判該案」。


高院承認要認真反思、汲取深刻教訓

最高人民法院負責人接受《新華社》的訪問,承認原審沒有達到「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鑿」的「兩個基本」要求。

負責人又解釋,當時沒有再開庭審理原因有三:第一,是因為原審被告人已經死亡,法律上毋須再重審;第二,是本案經全面閱卷,多次聽取申訴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和檢察機關意見,查明案件事實,因此認為不開庭審理不影響公正審判;第三,即使再開庭也會因涉及隱私不能公開開庭,難以充分發揮開庭作用。

被問到聶樹斌終能沉冤得雪,負責人認為有五大教訓當局要認真汲取。第一,強化人權保障理念,將尊重和保障人權理念貫穿於刑事訴訟的過程;第二,強化程序公正理念,放棄「重實體、輕程序,重口供、輕其他證據」的做法;第三,強化證據裁判理念,對被告人不利和有利的證據都要審查,注重證據的客觀性和合法性;第四,強化互相制約原則,全面落實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原則;第五,強化有錯必糾理念,勇於糾正已經發現的冤假錯案,更要及時依法審理有冤情的申訴。

負責人總結聶樹斌案是一宗歷時22年、重大而複雜的案件,認為最高人民法院的公開判決是具重大的歷史和現實意義,並提醒司法人員「一定要牢記錯殺的沉痛教訓,始終堅持司法為民、公正司法,確保悲劇不再重演,法治不再蒙羞,正義不再遲到」。

案件在大陸引起廣泛關注,網民紛紛指摘當年判決不公,有人說:「没有人會負責,因為他不姓趙!對體制來說,他的命還不如體制裡的一條狗!做做樣子,補償點人民幣,也就這樣了。」、「他們控制着槍,他們控制着司法,他們控制着興論,他們終於低下了一次高貴的頭顱說自己判錯了,僅此而已了,還能怎樣。」「看你們怎麼追究當年辦案人員的責任,不要罰酒三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