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事件簿:有一天我們都會老,誰會在身邊照顧你呢?

失智症事件簿:有一天我們都會老,誰會在身邊照顧你呢?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夕的前兩天,老先生終於開口、低聲下氣,求來付安養院錢的兒子:「我想回家,吃年夜飯。」但是兒子毫不考慮的拒絕了:「你回家,對大家都不安全,存心不想讓大家好好過個年嘛!」老先生頭低得不能再低,老淚縱橫,濕了衣襟;兒子卻如躲什麼似的閃人,快步離開。

2006年,我剛從美國回來,因工作上的關係,每個禮拜都要到台南新營一家高規格的安養院,幫忙看診及查訪病人。

有天安養院新進來一位老病人,他是當地一家著名機車行老闆的父親;年輕時老先生自己也經營一家大米行,在那個年代,能夠開一間米店,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老先生被送進安養院,是因為他點火燒了家中的一床棉被,被兒子和家人送出來,認為他病到瘋了,不敢讓他住在家裡,怕危及身家性命,擔心可能哪天,老先生又會莫名其妙的把家給燒了。沒有人要聽老先生辯白,在親友交相指責下,他不得以只好在安養院住了下來。

我們不想冒險

老先生被帶來診間,希望能找到一個為什麼會做「危險行為」的答案。在一連串檢查之後,老先生是一個失智症病患,並合併有精神上的一些症狀。因為老先生害怕有人要抓他、陷害他,於是他才會點火來自我防衛、來抵抗這些「其實不存在」的外來威脅,因而在這樣情況下,造成他家人極大的困擾。

經過治療後,老先生有些改善和進步,因為他是失智症,並不是病到瘋了或精神分裂症,經過悉心的診斷治療,老先生的情緒問題被控制,這樣家人日後若要自行照顧老先生,也會好照顧些;但家人卻心有餘悸,堅持不敢讓他返家。

被送到安養院後,老先生一直覺得很委屈,回診時很痛心的訴苦:「萬萬想不到,自己親手拉拔長大,所有家產全部交付給這個兒子,但是自己卻被他所遺棄、丟到安養院來等死。」

在老先生的傳統觀念裡,被用「趕出門」這樣來對待父親,是極不孝的棄養行為,他完全無法接受。

我們努力跟家屬溝通,解釋老先生出現的異常行為:「是因為失智症,引起合併的精神症狀,把這個症狀治療好之後,病情應該可以較為穩定,要不要讓他先回家觀察看看?」

「我們不想冒險、不要賭放火燒厝。」家人還是拒絕他回家,執意把老先生留在安養院裡。

和家人數次溝通都沒結果,老先生儘管氣惱、也只能迫於無奈的住在安養院,但他開始以拒絕言談溝通,來表達抗議與不滿;就算家人來探視,他連頭都不抬,看都不看他們一眼。有什麼話,他憋著,只在看診時跟我和護理長兩個人說,因為他覺得,世上只剩我們兩個會真正關心他、幫助他、治療他。

我想回家,吃年夜飯

農曆年底,除夕的前兩天,老先生終於開口、低聲下氣,求來付安養院錢的兒子:「我想回家,吃年夜飯。」但是兒子毫不考慮的拒絕了:「你回家,對大家都不安全,存心不想讓大家好好過個年嘛!」

老先生頭低得不能再低,老淚縱橫,濕了衣襟;兒子卻如躲什麼似的閃人,快步離開。

除夕過去了,新的一年來臨。

老先生整個人枯槁絕望,家人偶爾來看他時,毫無交集;我和護理長都知道,老先生心中深埋著哀怨與憤恨。端午節那天,他嗚咽著告訴護理長:「我只是想,在逢年過節時能回家一趟而已,那是我的老家,是我從小長大、娶妻生子的家、也理所應該,是我終老的地方……」這個願望,始終沒能夠達成,第二年的除夕前,老先生因為併發症,離開了人世。

我知道,這絕對不是個案。

在我超過數百場的演講場合上,常問聽眾朋友:「你們曾經到過安養院嗎?」

舉手的人很多。

但是,再問一句:「大家知道安養院裡面的病人,有幾個人能夠回家吃年夜飯的?我記憶所及,回答能回家的──不超過十個。」我接著說:「如果能回家吃年夜飯,還能夠在家裡停留一晚的、一晚就好,能在家和家人一起守歲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台下一片沉默中,傳來輕聲的嘆息。

且讓我們將心比心來想想,有一天,我們都會老,誰會在身邊照顧你呢?老來送安養院度過餘生,是最好的選擇嗎?還是百般無奈下的不得不?

對我個人來說,不勝唏噓……

書籍介紹

《失智症事件簿:我想回家,吃年夜飯》,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楊淵韓(高雄醫學大學大同醫院神經科主任)

失智症的正確診斷,有一定程度上的困難,需要對失智症有專注關心的專科醫師且具備足夠失智相關知識,經由專業的檢查和有配合的資訊提供者或照護者才能有正確的診斷。

引進目前國內普遍檢查失智AD8量表的作者楊淵韓醫師,以臨床實例改寫個案,讓大家能更切實際的認知失智症、面對失智症、並尋求最好的處理與相處模式;對失智症家屬而言,十分值得一讀。

感謝素有「海王子」之稱的畫家陳瑞福先生,為本書提供了11幅畫作相互輝映,南臺灣的漁港風情,補撈漁獲的有得有失,就像人的一生,總不免在波濤中有浮沉,總要勇敢面對。

失智症立體s
Photo Credit:大塊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