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召喚「沉默大多數」失效,台灣民眾「不再受控」於兩黨對立的話術

馬政府召喚「沉默大多數」失效,台灣民眾「不再受控」於兩黨對立的話術
Photo Credit: Ollie Atki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政府如果繼續用「沉默大多數」來召喚選民、將批判政府的聲音全部劃歸為少數聲音,似乎並不是一個有效的溝通或動員的手段。

作者:許慈育(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1969年11月3日美國尼克森總統發表了著名的「沉默大多數(The Great Silent Majority)」演說,為他贏得相當大的民意支持,這場演講打破了民主黨六零年代以社會包容爲導向的共識政治(Consensual Politics),也成功地將尼克森塑造爲「沉默大多數」的政治代表和政治代理人。無獨有偶,馬政府在太陽花學運爆發後,也將社會群眾分為兩半,號召「沉默的大多數」。假設操作「沉默大多數」可以達成動員民意支持的話,令人好奇的是,這條動員民意支持的方程式,是否能成功複製到台灣的馬政府身上呢?

召喚「沉默大多數」的美國尼克森總統

六零年代的美國深陷越戰泥淖,越戰讓美國折兵損將,國內反戰聲浪高漲,一系列的反戰運動在民間、學校裡展開,面臨如此危局的尼克森總統為尋求美國民眾支持,在1969年11月3日發表了這篇著名的「沉默大多數(The Great Silent Majority)」的演講。

Photo Credit: Lifehack Quotes

尼克森在演講中公開說:「沉默的多數,我需要你們的支持。」他說:「那些站出來遊行示威、強烈反對越戰、甚至攻擊員警機關的人們,雖然顯得聲勢浩大,但實際上卻並非是多數,而絕大多數美國人的聲音卻被這些激進的呼喊所掩蓋;絕大多數美國人都是愛國的,不希望國家走入頹勢,只是種種原因,他們並未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意見,而是處於沉默狀態。」

尼克森的「沉默的多數」,主要的召喚對象乃是參與過二次大戰的白人老兵,和打過越戰的白人藍領階級青年;這個「沉默的多數」語彙所要對抗的,則是黑人民權運動、反戰運動、女性運動和環保運動等公民社會倡議和「反文化」潮流,在保守派眼中這些是「破壞美國傳統價值、墮落、非理性的抗議」。

馬政府號召「沉默大多數」的政治修辭

太陽花學運爆發後,馬政府的官員多以「沉默的大多數」,指稱在抗議風潮中未表態的大眾,他們認為,少數人的高音量不代表沉默大多數人的聲音。當抗議活動招致了相反力量時,便被稱為「沉默大多數的不滿」。可以發現,馬政府回應太陽花學運所持的立場和修辭,和尼克森總統運用「沉默大多數」這個意識形態語彙,來建構和動員社會支持,並將反對聲音(不論是「反越戰」或是「反服貿」),建構為「少數人高音量」的手法,近乎雷同。

反對群眾是「暴力他者」?

最具體的表徵就是太陽花學運爆發的第三天,準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首先以「…少數人高音量有時不代表沉默大多數的聲音,拒絕暴力要說出來…」回應記者提問,並建構太陽花學運這個社會運動是「暴力」的。在這段僅123個字的談話裡,他高舉2次「民主法治社會」、一共提了6次「暴力」,使用6種否定句型將「抗爭民眾」劃入「暴力」形象,包括:「不容忍違法的暴力」、「不會姑息暴力」、「不鼓勵暴力」、「不會保護暴力」、「反對暴力」、「拒絕違法暴力」;並呼籲「沉默大多數」的聲音要站出來,「沉默大多數」這個意識形態語彙所要對抗的,就是這些「少數人的高音量」的「暴力」行為。

當我們掌握這項操作「暴力他者」,同時建構「沉默大多數(我群)」的運作機制後,即可套用在馬政府官員面對「群眾、社會運動」的語言邏輯,包括馬總統反覆地在公開場合說:「我相信絕大多數的民眾,都不樂見暴力行為被鼓勵」、「多數國人絕不會認同破壞憲政法治的違法行為」、「呼籲學生早日撤出立法院議場,讓立法院恢復正常運作,這也是多數民意的期望」,以及行政院長江宜樺說「相信全國絕大多數的民眾,都不樂見我們民主化過程中,看到暴力行為被鼓勵」。我們可以發現,當馬政府以「沉默大多數」進行凝聚,試圖建構一個「我群」意識形態語彙的時候,也同步形塑出「暴力他者」與「抗議群眾」形象連結的樣貌。

反對黨也是「暴力他者」?

除此之外,馬政府眼中的「暴力他者」還包括「民進黨」,例如5月31日馬總統接受日本《讀賣新聞》專訪,記者提到「在審查服貿協議的時候,執政黨是否有操之過急?」的問題時,馬總統談到服貿協議在上個會期還不能通過,最大問題來源是「民進黨暴力霸占主席臺」,馬總統說,「因為民進黨就霸占主席臺讓國民黨主席(指審查會主席張慶忠)無法上臺,主席只好說我們『把這個案子通過送到院會』(指張慶忠30秒宣布完成《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馬總統認為民進黨阻擋法案通過的手段(霸占主席台)是一種「暴力行為」,而且是一種對「國會民主殿堂施暴」的行為,將張慶忠在30秒內,宣布通過法案送到院會所造成的一片混亂,歸罪於「暴力的民進黨」。按照馬總統的敘述邏輯,莫非執政黨沒有錯、沒有操之過急,因為通過法案是應該的?錯的人不是執政黨,錯的是試圖想阻止法案通過的在野黨?

6月26日馬總統接受美國《富比士》雜誌專訪,對記者提問「服貿協議為何會讓民眾反對?」這個問題時,馬總統以因為「民進黨造成立院委員會審查的混亂」,所以「國民黨才會將法案送到院會,法案沒出立院前,根本不算通過」,學生們反應這麼激烈,馬總統認為「其實是學生的誤解」,因為法案並沒有通過。按照馬總統的邏輯,總歸一句就是,「千錯萬錯都是They(反對群眾、反對黨)的錯」。而這樣一貫的話術,也同樣出現在馬總統出訪巴拿馬時訓斥在野黨,企圖拉抬藍綠對抗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