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你的月薪當你的嬌妻:日劇背後的玻璃天花板與「絕食系男子」

領你的月薪當你的嬌妻:日劇背後的玻璃天花板與「絕食系男子」
Photo Credit: TB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婚姻如果沒有放這麼多感情的話,公事公辦一點,是不是就可以放棄很多堅持,避免摩擦?少了爭吵只擷取愛情甜蜜的另類婚姻公式,或許就是這部片火紅的原因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跳完PPAP之後先別停下來,日劇《月薪嬌妻(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新垣結衣(暱稱Gakki)可愛的片尾舞,已經延燒起另一片風潮。在Gakki甜美的舞蹈動作和每集收視節節攀升的高人氣背後,吶喊出日本女性就業的尷尬和婚姻角色的另類解決觀點。

表面是青春浪漫少女風的《月薪嬌妻》原著漫畫,但骨子裡卻揭露出日本女性在婚姻和職場地位的怪奇現象。女神Gakki在片中飾演心理研究所畢業,卻連派遣工作都不保的森山美栗。雖然在求職路上吃悶虧,但是家事可做的呱呱叫,因而順利找到在男主角家中「家事代行」的兼職工作,進而發展出一段「雇主=夫」和「從業員=妻」假結婚真打工的契約婚姻。建立在僱傭關係上的婚姻,真的可行嗎?

只有日本才寫得出來的「契約結婚」劇情?

每每看到日劇裡體現出來的女性地位,應該都會忍不住懷疑,這樣的文化真的還存在現今社會嗎?綾瀨遙《今天不上班》飾演的職場上幹練女子,工作能力比男同事強太多,還是得負責澆花洗抹布等雜事;《半澤直樹》裡的上戶彩,每日在家準備餐點,等待加班應酬回來的老公吃飯,好似每個日本女性內心都有一個「阿信」魂,常在結婚之後就「光榮退職」甘願回歸家庭,視結婚後離職為人生勝利組的榜樣。

於是大量的女性勞動力在婚後消失,投入日常家務工作當中,而這當中的「產能」到底有多少?如同劇中提到,日本政府統計,全職家庭主婦一年的勞動時數約為2,199小時,相當於年薪304.1萬日圓(約為94萬台幣),於是乎「家事代行」的假結婚真雇用,理論上似乎真能在日本現實社會中成立。

而《月薪嬌妻》中飾演女主角小阿姨的石田百合子就扮演了重要的反差角色——職場發光卻單身的女強人。在劇中,她擔任日本女性難得的管理職位,擁有位於高樓的不動產、令人稱羨的獨立自主生活,但是卻被自己的姪子嘲笑永遠結不了婚,在職場也因為爆出性騷擾下屬的緋聞而被約談,人事部主管就對百合子說:「女人做到你現在這位子不容易啊,千萬別被這種小事打倒。」女人要在日本企業文化中站穩腳跟不易,根據2014年的統計,日本女性主管比例僅佔3%,看來日本女性的玻璃天花板比防彈玻璃還堅實(在亞洲稱為竹天花板)。

我的日本朋友里美是個喝過洋墨水的時代新女性,在跨國公司擔任要職,跟男性主管說話熟到可以不用敬語。問起她怎麼攻破上司心房,她激動的說「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和心血,才讓主管認同我!」但是談起夢想,她還是希望能結婚回歸家庭,或許在三十幾歲這輩的日本女孩心中,還是存在著一些根深蒂固的價值觀。

「不過現在有愈來愈多女生,在結婚後持續工作。」真紀子拼命的搖著手,像是跟過去的時代無奈道別。她提到近年來日本經濟不景氣,丈夫的收入很難再獨立撐起家計,更何況扶養家庭主婦的重擔,於是現在的新世代愈來愈晚婚,也出現越來越多的雙薪家庭,女生結了婚依然就職,而日本男性開始做起家事的情況也日漸增多。《月薪嬌妻》中女主角的大嫂,就在煩惱孩子送托兒所之後,白天回職場工作,晚上還要兩頭燒的處理家務跟照顧孩子,於是決定狠下心訓練老公做家事。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把推動經濟的腦筋動到女性人力資源上,只要釋放蘊藏在每個家庭中的勞動力,就能產生大量的經濟效應,不知日本女性職場地位,是否因著經濟政策鼓勵「女性重返職場」而稍微突破重圍?

日本女性就業難出頭 主管職僅3% 安倍承諾恐落空

日本男人中有像男主角一樣職業單身又自卑嗎?

男主角到底在想什麼?有看日劇的朋友,一定被劇中的平匡先生遲遲在原地畫圈圈,不肯在兩人關係中踏出一步,自卑又固執的個性急得捶胸跺腳,我不禁問起代表日本御宅族的朋友犬飼先生,身為工程師的他一定最了解,男主角這個角色刻畫得一點都不實際對吧?

沒想到犬飼先生像男主角一樣扶了扶眼鏡,正色答道「日本年輕一代的男人真的很自卑啊。」他說日本戰後經濟起飛,在優越環境下長大的年輕人,反而不容於社會繼而喪失信心,特別是「寬鬆世代」的族群,心中總有躊躇不前的自卑。

「你知道嗎,日本20幾歲的年輕男性中,有70%沒有交往對象。」他說了一個忘了在哪裡看到,但是驚人的數據,「現在絕食系男子真的很多!」,原來草食系男子早就退流行了,現在出現了號稱食慾、性慾、睡眠慾都不需要的男性型態,有些因為曾在戀愛關係中受挫,有些愛嗜好甚過於愛人。

我們聊到這話題的時候,正好走在東京秋葉原的街上,日本宅男文化的聖地,不過路上倒是看不到刻板印象中的宅宅,偶像也藏在眾多的小型劇場裡。「很多男生寧願花錢跟偶像近距離接觸,甚至只愛虛擬偶像也不愛真人」,犬飼先生指著店面口的一張偶像海報說。我難掩心裡強烈的困惑,難道摸不著的虛擬人物可以代替人與人之間的真實碰觸嗎?犬飼先生一臉無奈但理解的表情回答,他們也不是不想交,但是的確有越來越多男性,更愛自己一個人的時間,寧願花時間在培養興趣,或是把感情投注在虛擬偶像上,因為和真人「談戀愛」實在太麻煩了呀!

在離婚率高漲的年代,「逃」劇裡每週只能擁抱一次的契約結婚關係,使每次親密接觸都讓人期待又珍惜,如同第七集女主角美栗的疑問,「結婚這件事,是不是先不要談戀愛比較好?」婚姻如果沒有放這麼多感情的話,公事公辦一點,是不是就可以放棄很多堅持,避免摩擦?少了爭吵只擷取愛情甜蜜的另類婚姻公式,或許就是這部片火紅的原因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陳韻竹』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