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遺產潛力點」被塗鴉,淡水重建街怎麼了?

「世界遺產潛力點」被塗鴉,淡水重建街怎麼了?
Photo Credit:黃瑞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遺產」本來應該是全球人共同珍愛的瑰寶,可是台灣的「世界遺產潛力點」在行政處理上,卻讓人感覺未必是那麼一回事,無獨有偶的是在今年發生了兩件「世界遺產潛力點」在沒有仔細評估與居民公開討論下,便以彩繪做新裝,地點分別發生在淡水重建街與馬祖東引聚落,此事件引起了文化界質疑跟撻伐。

文:蕭文杰(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台灣不是聯合國的一員,受限於國際處境,至今並沒有「世界遺產」,不知是國家政策上真的想與國際同步,吸收正確文化保存觀念,還是欺騙國人,自我阿Q式安慰, 2002文化部(原文建會)在徵詢專家後,台灣隨即通過了18個「世界遺產潛力點」。

「世界遺產」本來應該是全球人共同珍愛的瑰寶,可是台灣的「世界遺產潛力點」在行政處理上,卻讓人感覺未必是那麼一回事,無獨有偶的是在今年發生了兩件「世界遺產潛力點」在沒有仔細評估與居民公開討論下,便以彩繪做新裝,地點分別發生在淡水重建街與馬祖東引聚落,此事件引起了文化界質疑跟撻伐。

就案例分析,並非所有的文化資產都不能彩繪塗鴉,知名的案例像是義大利的世界遺產,Cinque Terre五漁村空間色彩配色頗具特色,甚至還能吸引觀光,所以到底要如何拿捏,中央政府(文化部)與地方政府(文化局)應該有一套管理機制,顯然現在台灣文資管理是失控了。

被忽略的場所精神 彩繪抹除的是無形的文化財

筆者認為大多數的文化資產是不宜塗鴉的,有形文資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場所精神」,是一種無形的文化財,一種由心智和感覺所建構而成的意象,這是在地風格的延續,是生活內涵。所以用這樣的標準來看,Cinque Terre五漁村的彩繪是當地的傳統,居民長久以來本來就會在牆抹上各種顏色灰泥裝飾,也就是這是持續已久,被居民認可的文化行為,可是重建街近期的彩繪則忽略了這塊。

位於崎仔頂的重建街,是傳統的漢人文化路徑,聯絡淡水碼頭和北淡水廣大農村聚落,早期就連三芝、石門等地的民眾也依靠此街道對外聯繫,這條重建街見證了淡水港埠山城的歷史,被稱為「淡水絲路」和「淡水第一街」,山城味道,觀音山石、紅磚、蜿蜒小徑才是這個街道應該有的「場所感」,它的色調是樸實的。

可是即使是文化部的「世界遺產潛力點」,重建街在中央與地方政府聯手不作為與缺乏保存決心下,命運卻如此多舛。2010年12月7日周錫瑋在卸任縣長前18天以擴寬道路為由,強制拆除了清朝嘉慶年間至今的重建街局部,因為文史學者與在地居民數次抗議,發起「站滿重建街」運動,這條街道殘跡才勉強保存。

而2008年重建街就被居民提報「聚落」類文化資產,可是竟然審查拖到了2016年底還沒有結論,其原因只有「怠惰」兩個字可以形容。重建街被塗鴉主因是「福佑宮古蹟修復」,順便以「美化環境」之名,所做的工程,官方單位淡水區公所,甚至主動推薦彩繪師傅,進行文化資產破壞。

15271186_1436747619676211_2041746143_o
Photo Credit:黃瑞茂

彩繪很美 但是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在台灣,提出地區彩繪的經常是由農村再生計畫、社區營造輔導計畫來執行,有的社區被塗了山寨版的卡通,既沒有著作權常識,也非在地元素文創,顯然社區營造規劃師缺乏歷史與文資底蘊。這種結果讓出資的社區、文化資產維護人也宛如啞巴吃黃蓮,政府當然要負責任,因為社區營造也是文化部政策之一。

翻閱文資法,重建街的彩繪會引起民眾議論紛紛,正好說明主管機關失職,首先既然重建街已經是進入「聚落」類文資審議流程,依據文資法20條,進入審議程序者,為「暫定古蹟」,也就是重建街依法必須視同古蹟;其審議期間以六個月為限,得延長一次,主管機關應於期限內完成審議。一個文資提報案新北市文化局耗時8年無法完成程序,中央政府也沒有依照文資法110條代行處理,顯然中央、地方政府都失守了。

文資法24條也規範古蹟應保存原有形貌,沒有考究的塗鴉當然是破壞文化資產價值優先原則,依法就是要原有形貌修復。另淡水福佑宮既然是法定古蹟,文化局本來就有義務與責任提供其專業諮詢,依照文資法16條,應建立古蹟調查、研究、保存、維護、修復及再利用之完整個案資料,由福佑宮案例來分析,如果做足古蹟的調查與研究,目前這樣的彩繪形式應該就不會發生。

15271636_1436747739676199_319245597_o
Photo Credit:黃瑞茂
未畫上彩繪的重建老街,黃瑞茂教授於臉書上感嘆,保存運動做了二十年,只做了一段手扶欄杆,然而這樣的努力,卻抵不住一筆荒謬。

此外,再依據文資法37條:為維護古蹟並保全其環境景觀,主管機關應會同有關機關訂定古蹟保存計畫,據以公告實施。文資法38條也規範:古蹟定著土地之周邊公私營建工程或其他開發行為之申請,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於都市設計之審議時,應會同主管機關就公共開放空間系統配置與其綠化、建築量體配置、高度、造型、色彩及風格等影響古蹟風貌保存之事項進行審查。當然最重要的是文資法39條,根據這條法令: 主管機關得就第三十七條古蹟保存計畫內容,依區域計畫法、都市計畫法或國家公園法等有關規定,編定、劃定或變更為古蹟保存用地或保存區、其他使用用地或分區,並依本法相關規定予以保存維護。

可是2016年急急忙忙匆促上路的新版文資法其實也充滿了缺失,立法委員急就章地想送給鄭部長上任禮物,火速通過新版的文資法,還開心大喊「我看到連祖先都在笑」,事實上留下文化財的祖先們可能正在嚎啕大哭,因為新版文資法39條依然沒有強制性。從1982年文資法制定至今,根本鮮有地方政府願意提出大尺度的區域計畫法,當然連針對「世界遺產潛力」的管理與被破壞的特別罰則法令也都闕如。

所以當訂立法案的立委,在修定文資法缺乏前瞻性,與官方雙重怠忽職守下,文化的保存只能靠被抹黑為「文化恐怖分子」的良知人士,一直發出呼喚,請政府以憲法166條精神,保護有關文化資產,落實相關法令,避免悲劇一再發生。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