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我跪的不是護家盟,是跪求人們找回人性與良心

那一晚,我跪的不是護家盟,是跪求人們找回人性與良心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很抱歉自己的行為傷害LGBT的尊嚴,但,我跪的不是護家盟,而是跪求人們找回自己的人性與良心,跪求他們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可以想一想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並且喚醒他們身為人父人母的慈悲。

1994年,北一女學生林青慧和石濟雅在宜蘭蘇澳的一間旅館燒碳自殺。在遺書中他們提到:

......當人是很辛苦的,使我們覺得困難的,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挫折或壓力,而是在社會生存的本質就不適合我們,每日在生活上,都覺得不容易,而經常陷入無法自拔的自暴自棄的境地。我們的生命是這麼地微不足道,在世界上消失應該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2000年,屏東縣高樹國中葉永鋕因為性別氣質陰柔,長久以來飽受霸凌。為了不要在下課的時候去廁所被同學「驗明證身」,他常常在下課前5分鐘和老師說要去上廁所,但那一次他再也沒有回到教室,最後被人發現倒臥在廁所的血泊之中,送醫不治。這件事使得《兩性平等教育法》修改為《性別平等教育法》,教育政策也從兩性教育延伸轉化成為性別多元教育。但這樣的代價真的好大。

2010年,屏東縣某高職呂同學和方同學在屏東縣車城鄉的一間民宿燒碳自殺。在遺書中她們提到:

......我們是很談得來的朋友,但無法忍受別人的異樣眼光,決定一起走......

2010年,嘉義縣南華大學邱同學在租屋處燒碳自殺。跨性別的身份讓他承受巨大的社會壓力,最後遺書寫滿了兩張A4正反面:

......老天爺為何給我男生的身體,但我比較喜歡使用女性的物品。...

2011年,鷺江國中楊允承,剛升上國中一年級,個性內向、個頭較小的楊同學在學校被同學嘲笑「娘娘腔」。當年的同志大遊行隔天(10月30日)跳樓自殺,震撼同運團體。遺書的內容提到:

......我試圖找方法抒壓,但無論看小說、動漫、聽音樂、畫畫,都不被認同,最後演變成消極自殘或睡覺,更加封閉自我,最後甚至放棄一切選擇消失。

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

2016年,台灣大學畢安生教授跳樓自殺。交往35年的伴侶曾敬超在2015年癌症復發,生前交代家人要讓畢安生可以繼續住在他們兩個人的家,並且留下足夠的錢,讓畢安生的餘生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但在現行民法的規定下,房產最後依法過戶給曾敬超的哥哥。生前伴侶無法參與醫療決定,死後又是遺族的無限折磨。畢安生最後的遺願是:

骨灰要與男友的混在一起,灑到海裡。

他們不是妖魔鬼怪,也不是什麼邪惡的存在,他們都曾經是和我們在這片土地上生長的同胞,他們都曾經是有血有肉、會哭會笑、有朋友有家人的「人」。我節錄了那些曾經上過新聞報紙的名字,但那些沒沒無名,最後死了也不被大眾知道的LGBT悲劇又還有多少,我不敢想。

幾十年過去了,悲劇卻一再重演。幾十年前同性戀在陰暗的角落乞求社會的諒解,呼籲人們停止歧視,幾十年後我們終於可以稍微勇敢的站起來,大聲為自己的權益發聲,「我們沒有做錯事」,我們爭取的不是什麼特權,只是基本的、平等的權利,如此而已。

而這麼卑微的請求,可以平等的結婚這麼簡單的訴求,在護家盟的眼裡卻是「同性戀霸權」「彩虹恐怖」「一夫一妻會被歧視」「多P、人獸交、和摩天輪結婚也要平權」「荼毒下一代」「人類會滅亡」;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以沉默的大多數為名壓迫同志族群最基本不可剝奪的權利。

「要跪回家跪吧」「髒東西」「死玻璃」「褲子脫下來讓我看看」「你們才是殺死下一代的兇手」「墮落」「有夠噁心」......,一整天下來除了這些言語暴力,包圍、推擠、碰撞、架拐子、吐口水這些肢體碰觸也沒有少。害怕嗎?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是想到葉永鋕,想到鷺江的楊同學,以及其他因為歧視而受傷害、殞落的所有人,想到這樣的痛苦和他們的比起來微不足道,也就沒什麼好畏懼的了。

我知道同溫層對我的不諒解甚至批評,「我們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下跪」「站起來說話」「跪著就是讓護家盟更欺負同性戀!」......,我很抱歉自己的行為傷害LGBT的尊嚴,也傷了許多人的心;但,朋友們,我跪的不是護家盟,而是跪求人們找回自己的人性與良心,跪求他們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可以想一想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並且喚醒他們身為人父人母的慈悲。

一位基督徒撕下她手中「婚姻家庭,全民決定」標語的一個小角,寫了這句話送給我。

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媽媽牽著女兒,一邊流淚一邊告訴我「不要跪,你爸媽看到你這樣會很難過」、「神是愛你的」。

謝謝你們的關愛。

15325396_1182903361799327_77901849046017
Photo Credit: 楊智超

成長的路上我比其他人幸運太多了,真的幸運太多太多了。至少我還活著,至少我的肋骨沒有被踢斷,至少我國、高中的學生生活平安度過;但其他人呢?那些沒出櫃的同志、那些非主流的性別特質、那些在班上被狠狠羞辱的同學、那些來不及長大的生命、那些得不到法律保障的家庭與伴侶......如果這麼幸運的我不出來發聲,我不曉得還有誰能為那些脆弱的靈魂說話。

歧視會殺人,不要再當殺人兇手

最後,我想懇求異性戀朋友們,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請勇敢站上凱達格蘭大道,「結婚」只不過是個再平凡不過的請求,為你們的同志家人、好友站出來、為你們的下一代站出來、為葉永鋕、林青慧、石濟雅、楊允承、畢安生、曾敬超...以及所有被不公平對待的人們站出來。還給同志族群應有的幸福與法律上的保障,謝謝你們。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