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奧地利總統大選、義大利修憲公投相繼出爐,歐盟未來怎麼走?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奧地利總統大選、義大利修憲公投相繼出爐,歐盟未來怎麼走?
倫齊(Matteo Renzi)|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2月4日接力上演的兩齣政治大戲,選前都對歐洲區域統合的不確定性增添風險,雖然兩者的結果令人喜憂參半,卻都反映一項共同的政治現象,就是反體制力量已在歐洲成為一股不可低估的力量。

今年全球各地掀起反體制浪潮,雖然各自的成因不盡相同,卻都走向相同的結果。從英國脫歐(Brexit)到川普(Donald Trump)當選,反對全球化與政治正確的力量正在改變國際政治版圖。12月4日,歐洲迎來兩場極為重要的大選,分別是奧地利總統決選,以及義大利憲法改革公投。選舉結果都已出爐,奧地利的霍費爾(Norbert Hofer)最終沒有成為二戰後歐洲首位極右翼總統,不過義大利憲改公投一如預期以失敗收場,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宣布辭職下臺。

這兩場選舉的規模或是議題,並不會對國際局勢產生立即性的影響,卻是今年這場反體制革命的重要指標,連帶影響明年登場的荷蘭、法國與德國大選。

奧地利傳統政治板塊重組,難民議題讓極右派有機可趁

奧地利在國際舞台並不是舉足輕重的大國,但這次的總統大選卻引來各方高度關注,最重要的原因是出在兩位候選人身上。候選人分別是前任綠黨(Die Grünen)黨魁、無黨籍的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以及極右派、奧地利自由黨(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的霍費爾。

奧地利總統選舉與法國相同,都是採行二輪投票的絕對多數制,在今年4月24日第一輪投票中最值得留意的現象,是二戰後長期共組聯合政府的奧地利社會民主黨(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 Österreichs)、奧地利人民黨(Österreichische Volkspartei),這傳統的左右兩大黨不但全都出局,得票甚至還落後給獨立參選的前奧地利最高法院院長葛瑞絲(Irmgard Griss)。再以各地投票行為來看,奧地利全國共有九個州,霍費爾除了在首都維也納州(Vienna)落後給范德貝倫,橫掃其餘八州的勝利。

2013年奧地利國會選舉的結果,社會民主黨與人民黨各取得四州的勝利,自由黨則拿下史泰爾馬克州(Steiermark)。在今年總統選舉的第一輪投票可發現,各州的投票行為幾乎都轉向,且社會民主黨與人民黨的選票總和還輸給霍費爾,左右兩大黨被狠狠重擊倒地,由立場更趨向極端的自由黨與綠黨人選勝出。

造成奧地利政治板塊在短短三年內劇烈變化的主因,就是2015年開始湧入歐洲的難民潮。這股難民潮已經讓許多歐洲領導人付出代價,霍費爾所屬的自由黨即高張反難民大旗,加上左右共治的聯合內閣經濟表現不佳、效率低落,讓傳統政治勢力重新洗牌。

選前民調依然膠著,霍費爾最終敗在「脫歐」

今年5月22日的第二輪決選,雖然因通訊投票的計票有嚴重瑕疵而作廢,但其數據仍有相當的參考價值。霍費爾在邊境州表現最好,尤其是東部最前線的布根蘭州(Burgenland)與南部的克恩頓州(Kärnten),范德貝倫則是在維也納與西部的州勝出。霍費爾在鄉村與郊區的大幅優勢,與川普在美國勝選的區塊相當類似,先前也有民調顯示,高達53%的奧地利選民,認為川普的勝利對霍費爾的正面影響較多,讓這場在美國大選後的選舉更令人難以預測。

霍費爾與范德貝倫在封關民調中,仍然呈現相當膠著的狀態,但各方條件都顯示霍費爾較佔優勢。最終開票結果,范德貝倫意外以51.68%的選票擊敗被認為較有贏面的霍費爾,雙方獲勝的區域與5月22日時相同,最大的差異就是霍費爾在各地的得票全部下降,尤其在薩爾斯堡州(Salzburg)的降幅最多。霍費爾之所以敗下陣來,很大的原因與「脫歐」議題有關。

霍費爾與范德貝倫在11月28日進行一場激烈的電視辯論會,范德貝倫在歐盟議題上質疑霍費爾與自由黨的主張,霍費爾在11月24日接受BBC的訪問時,曾脫口說出當選後要讓奧地利舉行脫歐公投,前提是土耳其加入歐盟,以及歐盟在英國脫歐後變得更加集權。

奧地利人口僅約850萬,卻接收高達10萬名難民,導致奧地利財政負擔極為沉重,讓自由黨的主張受到不少支持;不過奧地利社會對難民的態度並沒有反映在歐盟議題上,奧地利選民雖不滿難民政策,但對於霍費爾泛日耳曼主義(Pan-Germanicism)的疑慮更深,這點就讓范德貝倫有施展手腳的空間。縱使霍費爾不斷解釋「脫歐」有兩項前提,且拋出脫歐議題是希望能讓歐盟變得更好,但最終還是成為許多奧地利選民對霍費爾卻步的原因。

AP_163397640596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

義大利政局紊亂,北中南三樣情

歐盟領袖並未因奧地利總統大選的結果而高興太久,就在奧地利開票後約六小時,義大利修憲公投也展開計票作業。這場義大利修憲公投何以發展成對歐盟未來的生死之戰?其關鍵就在總理倫齊,先前將自己的去留與公投結果綁在一起,就讓在野各黨將公投塑造為倫齊內閣的信任投票。

此次公投的左右黨派之別不高,橫跨雙方陣營。支持方以倫齊主導的義大利民主黨(Partito Democratico)為首,反對勢力主要有格里羅(Beppe Grillo)的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前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領導的義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以及長期在義大利北部倡議分離主義的北方聯盟(Lega Nord)。倫齊幾乎以一人一黨之姿迎戰主要的反對黨,從過往義大利的政治勢力分布,即可看出倫齊要打贏這場選戰的難度有多高。

義大利的政治版圖,大致上可以切成北、中、南三塊,羅馬(Rome)、佛羅倫斯(Florence)為首的中部,是民主黨較強勢的地區;南方的西西里島(Sicily)、那不勒斯(Naples)是貝魯斯柯尼等保守派的天下;米蘭(Milan)、威尼斯(Venice)等北方地帶,則受到北方聯盟的影響。因此左右各黨能否執政,端看何方能在北部取得較佳成績,或是能夠與北方聯盟達成政治結盟。

五星運動在2013年國會大選當中崛起,幾乎沖散原先的政治生態,其中以保守右派受到的影響較大,貝魯斯柯尼率領的中右派聯盟就比上一屆大選少了17%的選票;2016年的義大利市政選舉,五星運動從民主黨手上拿下羅馬、杜林(Turin)與卡波尼亞(Carbonia)的市長寶座。五星運動的選票橫跨義大利南北,尤其在都市地區的號召力頗大,顯示五星運動對左右兩派都形成衝擊。

政治豪賭將付出慘痛代價,除了總理大位還有歐元區的未來

公投主要是針對義大利參議院提出改革,將席次降低、權力收縮,目的是集中立法權在眾議院,提高國會立法效率。公投最初有高達七成以上的支持度,且義大利朝野各黨也明白這項改革對國家政局有正面幫助,但仍舊不敵經濟現實與政治算計,讓這場看似立意良善的公投,把倫齊從總理大位上轟下臺。

根據義大利《共和報》(La Repubblica)所統計的開票結果,反對派囊括將近六成選票,南方反對的情況最為明顯;各大城市僅倫齊的故鄉佛羅倫斯由贊成者居多,那不勒斯更以高達七成的選票否決。總計在全國110個省,只有12省投票支持修憲,多集中在民主黨較優勢的義大利中部,但比2013年國會大選的選舉板塊萎縮許多。

保守勢力居多的南方反對修憲在預期之內,但北方也投下反對票的原因何在?除了北方聯盟反對修憲之外,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經濟。義大利是在種族、宗教上具有高度一致性的國家,但北方卻一直有獨立的聲浪,原因就在北方工商發達,稅收卻要投入南方較貧困的農村;在國家經濟表現不佳的狀況下,這股情緒在北方更是明顯,這也能解釋為何北部的公投投票率極高,就是對現有體制表達不滿。

倫齊在這場公投跌得灰頭土臉,在大勢底定後隨即宣布辭職,如此一來,義大利局勢就值得後續的觀察。眼下,義大利有兩種可能,其一是由國會多數的民主黨繼續組閣到2018年國會改選,但在公投結果的影響下,在野黨勢必會於國會牽制民主黨;再者是於2017年擇期解散國會,重新選舉。如果倫齊的繼任者選擇這個方案,只想組織數個月的過渡政府舉辦大選,此次義大利公投的國際隱憂將正式浮上檯面,而現階段也是以這個方案的可能性最大。

義大利憲改公投與英國脫歐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國會結構與選舉結果,這兩項因素讓義大利解散國會勢在必行。英國國會結構單純,執政的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只需面對工黨(Labour Party)與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但義大利國會小黨林立,遍地戰場的結果,很難讓執政黨集中火力在單一議題的攻防。而英國脫歐的贊成者只有51.89%,義大利反對修憲的民意卻高達近六成,如此明顯的反對力量,讓義大利民主黨難以像英國保守黨換人當黨魁就能暫緩情緒,明年迎來國會改選的機會非常大。

以目前的民調來說,五星運動極有可能在國會改選上成為最大贏家,而五星運動領導人格里羅,很有可能會就義大利是否續用歐元提起公投。在先前的電視專訪中,格里羅認為,要給義大利人一次選擇的機會,並措辭含糊地說自己「反對單一貨幣,但是支持共同貨幣」。格里羅沒有進一步說明對「單一」與「共同」的定義有何不同,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義大利未來有非常高的機會舉行「脫歐元公投」。

RTSTFSP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格里羅(Beppe Grillo)

反體制用選票證明「我投故我在」,歐盟前景仍難樂觀

在12月4日接力上演的兩齣政治大戲,選前都對歐洲區域統合的不確定性增添風險,雖然兩者的結果令人喜憂參半,卻都反映一項共同的政治現象,就是反體制力量已在歐洲成為一股不可低估的力量。無論霍費爾當選與否,他所屬的自由黨改變奧地利政治結構是不爭的事實,從今年三次的總統投票中,都展現自由黨的政治能量已非等閒之輩。

義大利公投影響更為深遠,倫齊的垮台導致可預期的未來內,義大利政局將重回效率低落、更迭頻仍的僵局,除了廣受歡迎的五星運動蓄勢待發,還有老謀深算的貝魯斯柯尼在暗處打政治算盤。無論如何,倫齊這一賭,不但賭掉總理大位,還把歐元區的穩定也一起陪葬,最大的輸家仍然是致力維護歐洲區域統合成果的歐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