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校園需要性解放教育?因為它可能幫了你的孩子

為什麼校園需要性解放教育?因為它可能幫了你的孩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志教育和性解放教育不會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相反,它會教你如何教小孩——其實就是四個字而已:尊重選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周芷萱

昨天在凱道上不停看到「性解放教材退出校園」「多元性別意識活動退出校園」,其實這些日子來發生的一切,證明了最需要這兩個東西的人,是這些已經成年的父母。

揚名國際的口交姨讓我們看到什麼叫做用性羞辱人,出沒在臉書的反同人士說明了什麼叫做對性解放的無知跟誤解,陳科那類「同性戀會禁止異性戀結婚」的發言,告訴我們多元性別意識的重要性。他們的行為也反映了,為什麼子女教育只有父母可以決定的時候,可能會出現的問題。因為如此一來,父母的偏見和誤解跟無知,就會複製到小孩身上,父母已經或正在造成的傷害,也會複製到小孩身上。

如果沒有教育,我不會有能力知道今天知道的一切。我的父母給我的教育是盡可能地去從別人身上學我本來不知道的事情,而不是自滿地認為我只要和父母他們一樣就夠了。

想想父母決定子女的教育其實是很自滿的一句話呢,覺得自己做了父母,判斷力就比別人都好、所知都比別人多,孩子一定要照我的方法行事,不是嗎?

我們需要性解放教育來告訴孩子、也告訴大人(因為很多大人顯然也不會),不管你身邊的人選擇了怎樣的性生活,守貞的、不守貞的,濫交的、不濫交的,多元的、不多元的,你都需要尊重他的選擇,而他的性生活選擇也不代表他的人格高低。並不是蕩婦就人人可以約人人可以上,蕩婦也有選擇權。把性氾濫看成一件不好的事情,並且冠以蕩婦污名,就是在助長強暴文化的一部分。

性解放教育,其實也是在讓下一個世代被用「在性上不合規矩」這個標籤來騷擾辱罵的人少一點而已。

Photo Credit:周芷萱 臉書
同志教育在幫的,也許是你不能接納的孩子

我是個無聊的異女,沒有身為同志在成長過程的情慾探索中被壓迫的經驗,我身處的學校也相對友善,但我還是可以聽到跟理解很多這樣的故事。

老師在課堂上公然說我們班應該沒有同性戀吧?是的舉手;同學們對娘娘腔死GAY的嘲弄;不夠MAN的男孩和不夠溫柔的女孩被同學排擠和驗身。這些校園裡面的不友善殺死過很多孩子的青春,他們的青春是充滿校園霸凌(然後某些人很有臉講自己被網路霸凌,你們被霸凌個屁)和不快的。

有些人的青春自此停在這一刻,沒有然後了。

反同人士說自己被同志教育霸凌,我很想問,有任何一個孩子會因為課堂上有了同志教育,告訴他世界上有很多不同性傾向的人,然後他就感覺到自己被社會排除而去自殺嗎?還是你們只是在乎自己的價值觀能不能被完整複製到小孩身上?

我對死亡的看法並不負面,但我想最愛說不能自殺的應該就是保守派人士吧?那你們到底在幹嘛?逼死更多不知所措的孩子嗎?

同志教育是在救人,我必須這麼煽情地說。救那些在成長過程中不知所措的孩子,讓他們知道自己不孤單不變態不異常不羞恥,讓他們知道即使家人像你們一樣無法接納他們,外面的世界還是有人在那裡,他只要撐過接下來幾步就好。

我到今天還認識很多沒有出櫃過的同志,從臉書私訊、從日常生活中。他們小心翼翼地活著,深怕別人知道,就是因為這個社會至今還認為他們孤單變態異常羞恥。這個小心翼翼就是反同的人造成的。也因為這樣,同志黑數很多,你們就可以繼續說同志是少數、同志比例很低不需要全民都花時間在他們身上,黑數就是你們造成的。

同志教育在拉一把的,可能就是你的孩子。你不能接納的孩子。

校園性解放教育也很重要,為什麼?

至於我個人比較有心得跟共感的是性解放的部分。因為性解放也同樣是在告訴孩子,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人,有人濫交有人守貞(我就真的沒看過哪個版本的性解放教育會說一定要濫交,只有守貞教育說一定要守貞),這些人都不奇怪不變態,都是人。還教孩子如何保護自己和別人。

最近有個新聞是男童跟女童拿著性解放小冊子實作,家長團體嚇死了,頻頻說那冊子有問題,性解放教育要退出校園。喔拜託,你們以為沒有那本,小孩就不會取得嗎?你們以為中華電信色情守門員守得住嗎?我們小學就有A漫A片私下傳遞,國中更是公然傳遞,你以為我們社會還缺乏教材讓小孩模仿嗎?一點都不缺。

有一堆大人要初經人事才知道,哇!原來身體長這樣!有一堆女人衛生棉條塞不進陰道因為他們跟自己陰道不熟;有一堆男人不知道亞洲人普遍包皮較長如果不翻開洗很臭又會讓對方感染;有一堆男男女女都不知道保險套要戴全程不然還是會中獎;有一堆男男女女還在擔心衛生棉條塞進陰道後,處女膜破了怎麼辦。

RTS6JV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性無法除魅,學校裡就會存在殘酷的性羞辱

性解放教育除了安全性行為跟提供小孩正確性知識之外,還有除魅的功能。什麼叫除魅?就是不要大驚小怪啦。

性沒辦法除魅,學校裡就會存在非常殘酷的性羞辱。跟男同學走得近一點的女生,就容易被說不檢點。大人通常有一點羞恥心,過度殘酷的話未必當面說得出口,小孩的社群可以非常殘酷地把這些話都當面說出來。甚至寫在對方的網路空間、寫在對方的生活裡、寫進當事人的人生裡。

我念的的國中已經是桃園秩序非常好的國中,也發生過某個校花級的女生被傳已經被老大男友上過,然後在校園裡被公然襲胸的故事。我到今天還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其實不重要。但是這樣的「傳言」和惡意對很多女孩的生命是一種傷害,也有人的青春因此就停止了。

那不只是說說閒話,不要理就好了。當你是一個社群裡面公認的婊子,既然婊子是一個「公認不好的事情」,很多事情別人就認為可以對你做。因為他們認為:「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既然婊子先自侮了,那我們也可以侮辱他」。人際排擠算是小case,言語騷擾或是輕蔑、傳不實的性謠言。更甚者,眾人鼓勵之下的趁勢性交,或是約某某出去下藥迷姦就是這樣發生的。

單純的守貞教育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反之,守貞教育是在鞏固蕩婦污名。把性的規矩單一化成只有一種樣子,而且必須要是那個樣子。那會不會所有人都乖乖守貞就好了?不會,人類社會永遠有階序、有排除,如果人人都守貞了,接下來就會比誰守的最好最合規矩。尊重選擇跟不同才是解方。

不合規矩的孩子,需要生存空間

什麼年紀要教什麼、安排什麼課程,我覺得有討論的空間,大家可以好好談好好討論。但是這些教育絕對需要,而且應該是基本教育,在國教範圍之內就要完成。同志教育不等於性解放教育,這兩個內涵不同,但都很重要。都是在教尊重不一樣選擇的人。

沒有性別教育和性教育,只是讓不合規矩的孩子,和過去一樣繼續暴露在殘酷的社會排除風險中,他們只能靠著自己的運氣努力活下去。如果連活下去都需要運氣,這個社會怎麼能期待未來會更好?

這些教育不會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因為他會教你怎麼教小孩,其實就是四個字而已:尊重選擇。這麼簡單的四個字,很可惜的是,就是有人做不到。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第一篇第二篇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