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在永安:洪秀全提到了天兄耶穌所說的「越受苦,越威風」

《太平天國》在永安:洪秀全提到了天兄耶穌所說的「越受苦,越威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絕對不可能是人間天堂,但固守永安確有其意義,讓太平天國有時間加強紀律,制定道德訓條。天王洪秀全尚未宣布已實現太平天國的最終目標,故而軍事訓練和道德教誨雙管齊下,更加強組織規範,並化為簡要的規定。

文:史景遷

洪秀全頒此詔令,意在向信徒保證,他們艱苦創業和自我犧牲必將獲得回報。而蕭朝貴楊秀清兩人則賦予太平軍現下正在進行的戰鬥以合理說法,不過他們是以「太平天國」的「總參謀長」身分,而非天父上帝和天兄耶穌的代言人來發言。楊秀清和蕭朝貴告訴信徒,他們現在所經歷的乃是天父皇上帝第四次顯聖:

第一次顯聖是全知全能全在的聖靈之父,天父皇上帝用六天時間創造了天地萬物,卻又用四十天洪水滅世;第二次是祂「降凡救以色列出麥西國(即埃及)」;第三次是祂「遣救世主耶穌降生猶太國,替世人贖罪受苦矣」;第四次則是天父皇上帝遣「天使接天王升天,命誅妖,差天王作主救人。」

皇上帝和耶穌為了助洪秀全完成艱巨重任,先後「降凡,顯出無數權能,誅盡幾多魔鬼」,這些妖魔的首領乃是新登基的「胡奴之後滿妖咸豐」及其盟友老蛇妖,此兩妖及其爪牙迷惑了諸多漢人;同屬洪門的三合會和天地會初時雖「同心同力,立下了堅決消滅滿清的契約」,但也降於清妖。

楊蕭兩人為了籠絡太平軍中原為會黨成員者,坦言拜上帝會會眾已不如最初那麼純潔。他們還暗指他們知道內部有變妖者,的確,兩人的威望大部分來自他們以天父天兄的身分識破並懲罰那些為朝廷效命或打算投向官軍陣營的叛徒。

至少在半年之前就有這些陰謀,其中牽連到幾百人精心策劃,兩邊效忠,如今這些人冒稱一心支持太平天國,逃出官軍,要進永安為天王「效命」云云。以往有幾次,涉嫌叛變者都遭處決或重刑鞭打——即使在進攻永安打得最艱苦時也是如此——現在又有新的事例被發現,連永安城內也不例外。

永安雖然地方較大,但它是不是比桂平一帶更牢固,還在未定之天。約有兩萬名太平軍守著永安城,其謹慎的程度勝過以往駐守其他基地——太平軍在城牆外一哩處設置防禦工事,在更遠的鄉下設立第二道防線,並在附近的江派船隻四下巡邏,以木建成高塔作為望哨或架設弓箭。

官軍不給太平軍一絲喘息的機會,部隊不斷湧來,在永安城西南紮下大營,又在西北紮下小營,加上當地官府、團練及叛離太平軍的匪幫的支援,到了一八五一年底,官軍總數超過了四萬六千人。但連官軍也不是都那麼可靠——有的官軍私下與太平軍以物易物,在薄暮和煙霧的掩護下,交換著魚、肉、泡菜——但每隔一陣,官軍會對太平軍發動大規模進攻,以切斷太平軍的南北交通線,或是進攻防線外緣的村落。

一八五一年十二月十日,官軍在廣州副督統烏蘭泰的率領下,對永安城發動了一次最猛烈的反攻。烏蘭泰與太平軍交手已逾一年,毫無斬獲,如今也學了乖,將目標集中在坐落於太平軍週邊防禦防線最南端的水竇村,它是太平軍在驞江上的前哨陣地和糧草貯藏地,也是太平軍陸上部隊和羅大綱水軍船隊聯繫的關節點。

官軍至少有五營進攻水竇村,太平軍立即兵分兩路,一支從永安城出發,另一支從第一道防線派出,欲救回這個糧草貯藏地,但都被官軍擋回。結果要塞被毀,糧草焚燒一空。此戰之後,烏蘭泰為了謹慎起見,率軍撤回大營。

在水竇村一役,三年以來一直代天兄傳諭的西王蕭朝貴負了重傷。天兄傳諭見於太平天國一份機密文獻:

辛天元年十月十八日(西曆一八五一年十二月十日)天兄勞心下凡,時在永安。天兄因西王誅妖,受些小傷,不甚要緊,欲安天王及眾等心,爰降聖旨諭眾小曰:「爾眾小,安慰爾二哥寬心安福。貴妹夫受些苦難,不妨也。」

當時東王楊秀清、南王馮雲山、翼王石達開都圍在蕭朝貴身邊聽諭,蕭朝貴也要他們放心。但三人的應答卻露出心中的憂慮和不安:

遵命。我們眾小弟沾的天兄從前代贖罪功勞甚大,今朝貴妹夫八千歲又代世人如此受苦,小弟求天父天兄格外看顧早愈,同頂起天父天兄綱常也。

天兄答以,要他們「合軍眾兵將,各自俱要寬心」,此事並無大礙。眾兵將要「踴躍放膽向前,同心同力,殺滅妖魔」。

兩天之後,即十二月十二日,蕭朝貴不但未見好轉,反而病情轉糟,西王「傷痕未盡痊可」。天兄再次下凡,詔北王韋昌輝到前聽話。韋昌輝在十二月十日的傳諭中不在場。韋昌輝一如其他諸王,跪拜在天兄腳下,求天兄耶穌解蕭朝貴離「重苦」,早些康復。韋昌輝也以「八千歲」尊號稱呼蕭朝貴。

但天兄耶穌對韋昌輝說的話卻讓人想不透:「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越受苦,越威風。爾放草、寬草。凡有那些妖魔,任他一面飛,一面變,總不能走得朕天父天兄手下過也。」但在太平天國的文獻記載中,天兄除了五個月之後又有一次鼓勵太平軍將士「各放膽寬草」外,再也沒有回天下凡,他的聲音沉寂了。

令人不解的是,根據現存的太平天國材料記載,蕭朝貴是在九個月之後,即一八五二年九月太平軍攻取長沙時才戰死。期間文獻還記載他接受王封,指揮作戰。在一八五二年天王洪秀全頒布的一篇重要檄文《頒行詔書》中,洪秀全提到了天兄耶穌所說的「越受苦,越威風」,但他卻並未把這句話特別與蕭朝貴的傷病及病逝相聯。

蕭朝貴是不是在永安之戰中受傷極重,以至於不得不隔離起來,以免影響太平軍士氣或讓人以為天父天兄放棄了太平軍?是不是因為如此,天兄耶穌才不像過去那樣發布讓人鎮定的消息或訓詞,或參與制定太平天國的策略?

蕭朝貴在紫荊山的近鄰楊秀清(他和蕭朝貴都是出身最貧窮、讀最少書的太平天國首領)在久病之後,代天父傳言、揭露叛徒更為自信,他是否因此更有權力?蕭朝貴之所以陷於緘默,會不會是因為太平天國內部的政變,而非出於官軍的刀劍槍炮?

如果發生了權力爭鬥的話,那麼贏家就是楊秀清了。十二月十七日,在蕭朝貴受傷七日之後,洪秀全發佈詔令,正式敕封五王,包括封蕭朝貴為「西王」,詔令中完全沒提到蕭朝貴的健康狀況。在詔令的最後,洪秀全授楊秀清以全權,「所封各王,俱歸東王節制」,楊秀清的地位顯然淩駕於眾人之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