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喜歡愛國,其實愛國和民族主義來自「西方」 中國文化最重視「家族」

中國人喜歡愛國,其實愛國和民族主義來自「西方」 中國文化最重視「家族」
Photo Credit: Jon Wo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以歷史角度,分享中國文化最重視「家族」,民族主義源自西方近代歐洲,然後清末以後被中國人借來團結社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代的民族主義不是靠神話,而是靠經過「剪裁」的歷史觀

民族主義情緒基本原理早前經已解釋,接著回到歷史分析。古代社會維繫民族主義可以倚靠神話傳說,但是到了近現代社會,創作神話傳說根本難以令人信服,於是那些政客或領袖透過剪裁歷史,創作一套煽情的民族論述,製造群眾的向心力。這些論述相似之處,往往是標榜自身民族在歷史上如何偉大,成就過多少輝煌事蹟,並過著長時間安穩快樂的日子;像民國時期北洋軍閥吳佩孚,他作了一首《滿江紅 登蓬萊閣》:

北望滿洲,渤海中風浪大作!

想當年,吉江遼人民安樂。

長白山前設藩籬,黑龍江畔列城郭。

到而今,倭寇任縱橫,風雲惡。

甲午役,土地削;

甲辰役,主權墮,

江山如故,夷族錯落。

何日奉命提銳旅,一戰恢複舊山河!

卻歸來,永作蓬山遊,今彌陀。

當中不外乎高舉民族如何光榮安樂,「但是」現在受到外人的迫害,那些人正摧毀「我們民族」原本安樂繁榮的日子。強調此刻最重要的是團結一致,無懼犧牲,重振昔日偉大的民族國家,若失去了國家「我們甚麼也不是」。即使民族文化各有不同,但這些鼓動民族主義情緒的「元素」非常相似。由中世紀到近代,西方帝國鼓吹愛國主義也常叫人民:fight for King and Country,這段時期願意效忠國家都是「自己人」,政權才是一切,可以兼容不同民族文化背景的人。到了17至18世紀,興起所謂民族主義,而第一個民族主義國家就是葡萄牙。

其後,西班牙也有民族主義興起,因為他們要對付信奉穆斯林的摩爾人(Moors),這場漫長的戰鬥之中,西班牙政治領袖把語言與天主教信仰,塑造了他們的民族主義,同樣運用了面對外來侵略要作出反抗,回復昔日的生活。

民族主義為何成為近代世界潮流之一?

民族主義跟愛國主義的關鍵分別,在於凝聚種族、語言、宗教最接近的人,只有少數例外,這樣做從來也比較容易,如果借經濟學比喻,因為人與人之間共享同一套文化、價值,容易互信,所謂「交易成本大減」(管治成本低)。而一些國家成功凝聚民族主義之後,團結導致戰鬥力提升,實際戰爭打勝仗的機會確實提高不少。是故,在百年之內,先有葡萄牙及西班牙,後有荷蘭、英國、法國等民族主義國家。法國在18世紀末法國大革命之後成為民族主義國家,之前兼容眾多語言和文化的民族,拿破崙挾民族帝國與軍事優勢,幾乎把整個歐洲打了下來,直至滑鐵戰役被打敗,勢力才遭遏止;至於英國,她們在19世紀初稱霸成為日不落帝國(大英帝國)。此後,德意志、意大利聯邦也在19世紀中之後統一為民族主義國家,這是因為法國大革命震撼整個歐洲,其他國家部分領袖見勢跟從。

亦由於民族主義成為增強國家戰鬥力的利器,有利採取擴張政策,再加上工業革命的助力,使民族主義潮流變得天經地義,令全歐洲響應。反而,中國「自古以來」大致上是泛文化主義,並不特別強調一個民族,更強調是否認同儒家文化,如果你決意選擇夷狄文化,就視之為野蠻人,不大理會你是否漢族出身。直至清末,中國經歷清中葉後在英法乃至八國聯軍節節敗陣,喪失不少國家權益,中國人才開始高舉民族主義抵抗外國入侵,所以「漢奸」一詞在清末時期首次出現。

孫中山也會用民族主義,但中國「自古以來」卻不講求民族主義

那麼,中國現在常常強調「中國人強大、大家要愛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從清末、民初到共產黨建立新中國至今,發展達百年,並不是「自古以來」理所當然的一套觀念。其實,孫中山原初說「驅逐韃虜,恢復中華」,也是借高舉漢族本位的民族主義情緒凝聚革命力量,到了革命派得勢成立中華民國,又打出「五族共和」的政治口號,完全不理別人想不想跟你「共和」,無非是要接收最多人口和經濟成果。可見,民族主義亦給孫中山根據實際情況加以利用,有助初期團結革命勢力。

本質上,近代以來中國那種民族主義是「大漢民族主義」,這種觀念一直以來蒙古族、藏族、維吾爾族也未曾認同過,是當權者或政治領袖自己高舉而已。我們常常留意傳媒報導一些中港衝突,中國旅客質問對方「你是否中國人,為甚麼不多認識中國歷史?」說到底,如果全面如實認識中國歷史,大漢民族主義根本站不住腳,他們不過也是被一套剪裁過的歷史觀念感染,來來去去說近代百年如何受外國入侵,蒙受屈辱。這就是中國政權透過簡化歷史,製造類似宗教能援以團結社會的一套片面思想。

本質上,民族主義就是「劃圈子」的觀念 中國文化最重視的是「家族」觀念

不過話說回來,我小時候也深受中國文學作品影響,那時也是民族主義者,長大後抽離反思之下,發覺這類民族主義思想,不外乎是人類社會 「劃圈子」的一種觀念,不斷區分個人身分。譬如,我可以由近至遠這樣不斷劃圈:我姓蕭,是河南人,即為河南蕭氏家族的一分子,其後我又住在灣仔區,是生活在灣仔社區的人,而灣仔區又是香港的一部分,我當然也是香港人。於是,香港是廣東省的一部分,而廣東省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是亞洲的一部分⋯⋯

意思就是,你總可以這樣一層層劃圈,問題在於,為甚麼中國人這個身分比我其他所有身分都重要呢?為何我必須為中國人這個身分而犧牲呢?近代經過政權剪裁之下的中國歷史,就是告訴我們要為國家民族犧牲,可以開槍射殺外人,可以為國家民族犧牲一切。即使有段時期中國被外國軍事入侵,也不過就是那段時期我們需要這種情緒,可是,為何當沒有人侵略的時候,我們日常生活時時刻刻也要懷抱這種情緒?

說到底,國家至上的觀念源自17世紀的歐洲

然而,讀過中國文化的朋友應有印象,柏楊曾說過,傳統中國人很大程度視「家族」為最重要。中國歷朝歷代以來徵兵打仗,人們都是被迫不會自願熱血當兵,家族男丁經常躲避當兵,要政府派人抓拿充數,因為他們不願意為國與國之間的戰爭犧牲。反而,當一件事牽涉家族被迫害,或重大的榮辱猶關,跟另一條村生死相搏,這就完全不同了,全部同一族姓的人都可以拿起武器「死過」。柏楊更舉抗戰時期的例子,國民黨在重慶徵兵,重慶人知道國家要打日本仔,逃跑得很快,他們認為打日本仔不見得很重要。如果你跟他們說把長江以南的地方打下來,可能有很多重慶人參戰。中國人向來是地域觀念重於國家民族觀念。由是觀之,我們近年留意到中國民族主義興盛,不過是延續近代百年的一種思潮,它沒有深厚的中國歷史文化基礎,是政權「加鹽加醋」、剪裁歷史再強化的思想。

中國數千年歷史不同朝代、不同時期,強調重視甚麼身分和圈子差異十分之大,今日政權認為相當重要、天經地義的觀念,並不是中國「從來」都是天經地義的。即使西方世界,歐洲列國也是在17世紀,各國簽訂「西發利亞條約」(Westphalian Treaty)才正式使國家主觀至上的觀念,主導國際之間的關係。歐洲歷史向來四分五裂,沒甚麼大一統國家至上觀念,常見地方武力分薄了帝國的權力,也有地方法院,通通納入封建制度之內。是故,這麼強調民族主義、國家至上,以歷史源流來看十分西方、西化。明白了上述各點,我們為今日中國的民族主義更感怪誕離奇,中國民族主義甚至被誇大至一般道德層面,任何有中國公民身分的人,口頭上也會熱誠地指要愛國,即使國家要出兵攻打台灣,他們也會支持。

有趣的是,這些人生活有機會移民美國,或送子女到外國留學,他們也會這樣做,認為跟他們的愛國觀念沒有矛盾。情況一如你問那些中國人,孝這種觀念是否重要?應否孝順父母?他們一定會說應該孝順父母,「只不過」實際情況認為父母「太衰」,待他們不好,也是可以打父母的。這反映甚麼?就是中國民族情緒最基本是大家都要口號認同的觀念,像宗教教義一樣,要變成一種信仰,至於實際有落差,不符合原則和理論,他們就認為這屬於「兩件事」了。

責任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