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平權、另立專法」這個美麗口號下,隱藏的真正毒藥

「同性平權、另立專法」這個美麗口號下,隱藏的真正毒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推出草案,到修改相關的法律條文,快則四、五年,慢則十年以上,而縱使立法完成,你所得到的可能還不是同性的「婚姻權」,而只是一個曖昧不明的「伴侶權」,也就是說,台灣爭取同性婚姻權這件事,將可能被無限期的擱置。

最近台灣社會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就是性別平權,其中對於同性婚姻的修法,已經來到最關鍵的時刻,但就在此時,部分「宣稱」自己也是支持同志的人士,拋出「另立專法」保障同志權利的議題,以「中庸之道」「各退一步」「先求有再求好」等話術,來混淆原本已經進入實質程序的民法第972條修法,表面上是對同志友善,希望用較無爭議的方式來保障同志權利,但骨子裡卻是充滿虛假、偽造的訴求,本質是阻止同志追求自己的權利。

「婚姻平權事緩則圓,有爭議的話就再等等吧!」這樣的說法有什麼問題?

對於另立專法的說帖,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立專法是保護」,事實是立專法本身即是一種歧視,如果專法的名稱是「同性伴侶法」,那表示承認同志婚姻是個假議題,因為他們想要的是法律上的「婚姻權」,而不僅是一個可以訂定法律契約的「伴侶」,如果名稱是「同性婚姻法」,婚姻本來就在民法的規定之中,根本不需另立專法。

二、「歐洲很多國家都是用專法」,事實是歐洲許多在十幾年前訂立專法的國家,大多已經將同性婚姻改為列在一般民法當中,例如英、法等國均已完成修法,而德國這幾年來同樣面對專法許多問題,包括涉及歧視,以及龐大的法律訴訟及釋憲。而原本以修改民法賦予同志婚姻權的國家,並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改為以專法保障,顯示修改民法才是最正確的作法,部分歐洲國家在十幾年前修法時犯下的錯誤,我們沒有必要重覆。

而第三點,也是部分支持同性婚姻人士最容易被誤導的,那就是「立專法比修民法影響層面小」「立專法更快速更容易」。事實上,目前台灣的各項法律中,幾乎都是用「配偶」做為婚姻雙方的法定名詞,而非「夫妻」,因此只要修改民法972條上對於婚約雙方的定義,將原本「婚約,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改為「婚約,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大部分法律均可迎刃而解,不需要更改其他法律的條文。

跟大家日常生活最有切身關係的法律,如勞基法、公司法、保險法、所得稅法、全民健保法,甚至大家的身分證,上面的法律名詞全部都是「配偶」而非夫妻,如果我們另立了「同性伴侶法」,那麼所有的法律條文都必須改成「配偶及同性伴侶」,必須修定的法條將會有上千條,一旦掛一漏萬,將會涉及龐大的訴訟及法律解釋問題,這正是現在德國聯邦法院面臨的窘境。

大家可以反思一個問題,這些拋出「保障同志、另想辦法」的人,在過去這十幾年來,是否曾經為同性婚姻平權的問題做出過努力?既然「另立專法」這麼迅速有效,為何沒有推出過任何的草案在立法院闖關,一直到了同運團體在修改民法的戰場上奮鬥十多年,終於即將叩關之際,這些人卻幡然醒悟:「原來」修專法這麼好。那為什麼你從來都不提出呢?

前面所談的立法問題與歐洲國家遭遇到的法律扞格,正是這個問題最好的解釋,主張「另立專法」的人,正是深深的明白「訂立專法比修改民法更困難更複雜」這件事情,從推出草案,到修改相關的法律條文,快則四、五年,慢則十年以上,而縱使立法完成,你所得到的可能還不是同性的「婚姻權」,而只是一個曖昧不明的「伴侶權」,也就是說,台灣爭取同性婚姻權這件事,將可能被無限期的擱置。

從1990年開始,世界各國開始陸續出現保障同性婚姻的聲音,包括台灣在內,過去確實有主張立專法的同運人士,但是經過25年的演進,現在幾乎都朝著直接修改民法的方向前進,有趣的是,一些原本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士,現在倒是出來高聲疾呼另立專法,拉攏部分同情同性婚姻的族群,試圖混淆立法方向,讓整個立法程序繼續拖延,以善意之名卻心懷不軌,或許這才是「同性平權、另立專法」這個美麗口號下,隱藏的真正毒藥。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