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對「自己」太冷漠 三個方法消除你的「都市冷漠症」

別對「自己」太冷漠 三個方法消除你的「都市冷漠症」
Photo Credit: Ed Yourdon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Ed Yourdon CC BY SA 2.0

常常或聽到有人認為都市的生活人與人關係疏遠,大家對待彼此相當的冷漠、漠不關心,好像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事、物都不是很重要。對於來自澎湖,這一年來在柬埔寨、台灣來回奔波的我來說,對此說法又更有感覺。然而一段偶然的插曲發生後,我重新思考得到一個很有趣的觀點:「到底都市人是對他人冷漠,還是對自己冷漠?」

幾個星期前在公館捷運站附近的十字路口,我看到一位阿婆在路上和人要錢,當她第一次跟我要錢時,我直覺地伸出了雙手,擺出回絕的姿勢,但那一瞬間一個念頭重擊我的腦袋:「為什麼我不假思索地做出了這個動作,是因為我直覺性地覺得自己給她錢,並沒有真正在幫助她嗎?」但是這個想法其實相當的可怕,因為我不經思考,甚至沒有嘗試過要了解。如果我們都對身旁的人、事、物抱持著這樣的態度,那這個世界上發生的很多事情,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了解吧!

「雖然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一些什麼,但是我希望自己可以做點不一樣的事(make a difference),至少不要理所當然覺得自己應該怎麼做;或是在還沒有努力以前,覺得事情一定就是會怎樣發展,不會有其他可能性……」抱持著這樣的心態,我站在路邊,試著觀察路人與阿婆的互動,也試著找尋一些不一樣的可能性。鮮少有人像我一樣停下來思考,大部分的人都是不假思索地行動,可以分成三種人:

  1. 和我原本一樣,覺得自己給她錢也不會有什麼改變,所以拒絕給錢
  2. 覺得她很煩,意思意思丟個兩三塊便快步離去
  3. 覺得她很可憐,特地停下來給她一筆錢

我覺得自己可能沒有能力真正幫助她,也沒有能力在當下理解或解決整個社會系統性所造成的問題。但是站在一個「公民」的角度,我覺得自己有權利知道更多,我想要知道她為什麼在路上要錢?為什麼是她,不是別人或我?我想要不帶預設立場的與她互動,試著做出以上三個選項外,沒有人想過的「第四個選項」。

我想到了一個奇招,我脫掉自己的鞋子,盤坐在路邊,跟阿婆說:「阿婆,我可以和妳做朋友嗎?」在忽略路人異樣的眼光下,我透過對話瞭解她的遭遇。原來她原本做資源回收,出車禍後沒有辦法繼續那粗重的工作,加上子女早就不知跑去哪裡,所以她只能在路上想辦法尋求協助過生活。我回家裝了一壺水後,再送給他半顆家裡冰箱剩的香瓜,她則用一包別人送她的肉乾和我交換,我們就這樣在街上建立了一段特別的友誼。

關於我的這段遭遇,我的體會並不是在我到底可以如何為這位阿婆解決她所面對的問題,畢竟複雜的問題背後需要仰賴更多專業人士,還有各界共同的努力。但是這段遭遇真正教我,並且促使我反思的是:

「做為這個城市的『生活者』,難道大家都不好奇周遭很多事情為什麼發生嗎?又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大家對這些事物一點好奇心也沒有?」

姑且不論空間上的因素,從很多人直覺地對這個事件產生「理所當然」的反應,就不難推論,都市裡的人在忙碌的生活與緊湊的步調底下,將自己生活的定義侷限在某一個小區塊裡。可能在路上仍然想著繁重的工作、緊湊的行程或是要前往的目的地,直線式地前進,目標是完成自己既有的安排,因此忽略了周遭的一切。

本來具有對話意義的「公共空間」,也僅變成了一種「私人空間的延伸」,當每一個人都用這樣的態度過生活的時候,自然而然讓彼此產生了疏離的冷漠感,而造成這些感覺的真正禍首其實是自己。

我覺得好可惜,大家其實並不是在對他人冷漠,而是在「對自己冷漠」。因為我們把生活設定成線性的運作,排斥擁抱所有計畫以外的事情,自然無法讓自己的生活中充滿更多不可預期的驚喜。久而久之這樣的行為模式也讓我們「疏離自己」,覺得生活變得枯燥乏味。但是我還是要提醒,這些其實都是自己造成的,只有我們心態改變,學習對城市街道裡,或生活中所經歷的人、事、物更有好奇心,學習去擁抱它們、和它們對話,我們的生活自然可以有更多元的色彩,更多不一樣的可能性!

提供大家幾個小方法:

  1. 每天寫下一件今天在城市生活裡體驗到最美好的人事物?並試著說說為什麼美好?
  2. 試著每週和3個路上的陌生人對話。
  3. 試著每天描述一件自己在城市的生活範圍裡面,覺得可以「變得更好」的事情,並描述這件事情怎麼影響其他人的生活?

方法不計其數,最重要的是心態的改變,消除都市冷漠症,讓我們一起從重新定義自己的生活態度開始吧。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茄子皮』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