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藝如何不死?經濟很神奇,會把老產業「保育」下來

手工藝如何不死?經濟很神奇,會把老產業「保育」下來
Photo Credit: Mstyslav Chernov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社會有多少能力保存舊技術或舊商品,端視它結合新商品、新服務或新用途的能力。但,這是如何發生的?

文:珍・雅各(Jane Jacobs)

話說回來,就算某種商品或技藝因為新競爭產業的出現而變得落伍,它們往往還是會被保留下來,換個方式繼續蓬勃。例如帆船業,看看今天美國的帆船總數,極可能比「帆船時代」的美國還要多。小時候,大人叫我要好好看看鐵匠怎麼幫馬匹打上馬蹄鐵,因為大家都預期這類工作就快要消失了。可是,到了一九六○年,懂得打馬蹄鐵的人卻比一九二○年代還要多,不同之處在於:這些會打馬蹄鐵的人不再是什麼鐵匠,而是熱愛騎馬的人,馬術學校會教他們打馬蹄鐵的方法。

為舊產品和服務找到新用途,或許該稱為一個經濟體裡的「保育」行為。有時候,我們還會把新技術「向後」應用到本該過時的商品或服務。留聲機就是一個例子,留聲機曾經被認為是注定消失的過時產品,也的確一度式微,但最終並沒有完全被淘汰。這是因為留聲機不只引入收音機的某些技術而改頭換面,還反過來改變了收音機的面貌。它被保育了下來,活出了第二春。

還有日本的和服也是。隨著西式女裝在日本大為風行,和服的消失曾被認為指日可待。但和服不只沒有消失,還成了日本時尚女性的高級禮服。《紐約時報》一篇報導指出:「新式的簡化設計、引入人工纖維和其他新材料,以及使用拉鍊和預先繫好的寬腰帶」,讓和服變得容易穿脫、更舒適和更好保存,因此再次在年輕的日本女性之間流行起來。換言之,和服受到了保育,活出了第二春。

雖然以上所舉的都是小眾產業,但它們代表的經濟行為卻一點都不容小看。正是這一類行為,讓許許多多手工藝——手織布、細玻璃製作和吉他製作等,能夠保存下來。

不過,這種保存舊商品與舊服務的傾向,在老舊、停滯的經濟體裡反而不容易出現。例如,阿帕拉契聚落(Appalachian settlement)在白糖變得容易取得之後,傳統以甜高粱榨汁的舊工作便被棄置了。當尼龍魚網傳入南亞的漁村時,古老的織網技術也從此失傳。一旦原始部落接觸到外界引入的商品、服務和工作以後,他們原有的文化和經濟面貌往往會被破壞殆盡。

一個社會有多少能力保存舊技術或舊商品,端視它結合新商品、新服務或新用途的能力。但,這是如何發生的?

我舉個小例子。我有幾位藝術家朋友曾為反對紐約市計畫興建的一條鐵路線而進行抗爭,抗爭手段之一,是畫一面巨大的街頭橫幅布條。但要如何讓這面布條在大風中挺住,不致扯離竿子,卻煞費思量。幾經嘗試之後,他們發現那是不可能的任務。然後,其中一位藝術家想起有個製造老式船帆的工匠就住在附近,雖然該工匠從未製作過抗議布條,但他答應嘗試,而且最後也成功了。

在這個故事裡,一種舊工作透過一個由他人倡議的新用途而活了起來。可惜這位工匠從頭到尾就做了這麼一條,所以他的新工作只算是曇花一現,但其實這類工作是可以持續經營下去的。我的朋友亞倫.布洛克(Allen Block)在紐約市產銷涼鞋,生意做得非常成功。一開始,他只懂得設計涼鞋,不知道要怎樣把設計落實為成品。沒多久他了解到,這表示他其實不算懂得設計涼鞋。為此,他找來了一位年老的補鞋匠,自薦為學徒。

他們的工作空間設計得很別致,堪稱是透過新工作把舊工作保存下來的典範。從街道看,兩人的工作空間儼然是兩家不同的店:左邊是補鞋匠的店,有自己的店門和招牌;右邊是賣涼鞋的店面,也有自己的店門和招牌。但走進去裡面,你會發現兩家店是相通的(拆掉隔牆),看起來就是一家店。那位補鞋匠已經過世,但他「過時」的技藝卻被保存了下來,開啟了第二春。

人類先有農村,後有城市?Think again.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與珍雅各邊走邊聊城市經濟學:城市,是經濟發展的溫床》,早安財經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珍・雅各(Jane Jacobs)

珍・雅各之所以令參與者們懷念,不僅是因為她是當代最有影響力的城市規畫研究者,是最早砲轟都更政策的社運領袖,更重要的,是她獨樹一格的說故事風格。例如她於1961年所出版的《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中,就以淺白有趣的文字,揭開許多都更政策看似堂皇,實際上完全無視居住者需求的真相。也因為這部令人驚豔的經典,珍・雅各一直被奉為平民城市規畫大師。

但珍・雅各自己,對這樣的封號並不滿意。在她看來,城市經濟學才是自己最拿手的強項。「若要說我是本世紀最重要的學者,」有一次她接受雜誌訪問時說:「我最大的貢獻,就是為城市的經濟擴張,提出了我的論點。」這本《與珍雅各邊走邊聊城市經濟學》,就是她最得意的代表作。跟隨她書中的步伐,你將會發現她敏銳的觀察與洞見,一一顛覆了我們對「城市」與「經濟」的理解。

書封圖:與珍雅各邊走邊聊城市經濟學
Photo Credit: 早安財經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