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該嘲諷張守一,但也不必因為這是「私事」就不談

我們不該嘲諷張守一,但也不必因為這是「私事」就不談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必須追問:在護家盟當中,有很多人的伴侶關係並不符合他們訴諸的傳統婚家價值,但為什麼他們比一般社會大眾更狂熱捍衛這些他們自己都達不到的標準?同時,又一再把矛頭對準同志,批評他們的性和婚家?

日前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以下簡稱「護家盟」,或網路用語「萌萌」)秘書張守一被媒體爆料外遇生女,這個新聞引起熱議,因為護家盟的口號是「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他們主張特定的傳統家庭價值,也認為「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家庭是兒童權益,所以堅決反對同志婚姻合法化。然而,諷刺的是,經常代表護家盟發言的萌萌一哥,卻完全違反了這些原則,對不起自己婚內和婚外的家。

張守一的新聞讓人想起去年在美國肯塔基州(Kentucky),有一位地方官員金・戴維斯(Kim Davis)以宗教為理由,拒絕依法給予同性伴侶結婚證。在新聞爆發後,她也被迅速爆料有過四段婚姻,離婚三次。為何連他們自己都不完全遵守的、具有宗教色彩的「傳統家庭價值」,卻要同志跟著同意奉行?

任何伴侶關係的不完滿,都有人們各自的複雜故事,我不認為結幾次婚或有婚外情就應該被瞧不起或嘲笑。在張守一外遇的新聞被報導之後,我有許多支持婚姻平權運動的朋友,也在臉書上提醒不該藉此嘲諷,他們也擔憂婚姻平權運動變成另一種極保守的護家盟,強化狹隘的「忠貞伴侶」、「家庭價值」等道德律令,而不是伴侶間共同討論產生的倫理互動。

我完全同意這些提醒,這些反思,也讓我期待婚姻平權運動並不是追求異性戀正典價值的同志複刻版而已;在學術理論上,我們也不該預設婚姻平權運動只是單純翻版複製異性戀的婚家意識形態,而不是讓我們回到更人性的層面,思考性別和婚家議題。

有些人主張,張守一的家務事是他自己的私德私事,所以不應該被拿來批評。儘管這個建議的動機完全出於善意體諒,但這個論點恐怕是因為牽涉到「性」和「婚姻家庭」,所以把這整個八卦事件私人化,看成公共無關的家務事。然而,我認為,整個婚姻平權的辯論,本來就是一個性和婚姻家庭的公共對話。當萌萌的異性戀不斷強調自己的性和婚家才是唯一正常、自然的版本,張守一和Kim Davis的故事卻告訴我們另外一個圖像。

換句話說,因為護家盟對於同志婚姻議題的立場,他們的故事還是值得討論,而且應該被繼續討論。我們不該嘲諷,但也不必因為這是「私事」就不談,因為整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辯論,本來就是一個「私事」的公共辯論。更進一步來說,我認為應該把這事件看成一個異性戀的性政治問題,我們必須追問:在護家盟當中,有很多人的伴侶關係並不符合他們訴諸的傳統婚家價值,但為什麼他們比一般社會大眾更狂熱捍衛這些他們自己都達不到的標準?同時,又一再把矛頭對準同志,批評他們的性和婚家?

我在此提供一個觀察分析。我發現,萌萌的異性戀總是把異性戀的各種問題(尤其是性的問題),外部化到同志、或性少數的「性偏差」,所以萌萌總是砲火亂射,把各種與同志婚姻合法化不相干的問題,都拿來怪罪給同性戀,反對他們結婚成家。

舉例來說,萌萌經常選擇性地討論同志的行為,例如刻意強調同志的裸露、性病、性混亂,確認自己是「正常的」異性戀。但事實上,色情、性病也發生在異性戀之間。同樣的,萌萌的異性戀經常用高離婚率、少子化、性混亂、父母親職失能等問題,反對同志結婚成家;但他們指出的問題,其實都是在異性戀合法化的當下,在異性戀之中已經發生的事,他們只是把這些問題通通歸咎給同志。

萌萌創造了一個異性戀的正常幻象,這個幻象建立在到處指稱同志的「不正常」,或把所有他們所認定的「不正常」,通通劃出異性戀的範疇之外。這個幻象不但使同志繼續被污名、被排擠,更讓萌萌的異性戀看不見自身的問題,也無法嚴肅面對已經存在於異性戀之中的性和婚家問題。換句話說,異性戀群體也是這個幻象的受害者。

最後,真正的問題從來就不是想結婚成家的同志,而是那些萌萌的異性戀;該問題化的也不是婚姻平權運動,而是萌萌所主張的性和婚家幻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