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金融創新跟不上,台灣不需要這麼多落後的公股行庫

區塊鏈?金融創新跟不上,台灣不需要這麼多落後的公股行庫
Photo Credit: Blockch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目前國內金融機構家數過多,產生了業務互相重疊、各家銀行為了爭取客戶而恣意放款,導致不良債權增加的情形,實則亟需政府帶頭進行金融整併、重整金融秩序。

文:陳俊秀(台大政研所研究生)

最近區塊鏈(Blockchain)炒得火熱,我國除了中信金控動作最快加入國際最大的金融區塊鏈R3聯盟,央行直到上月才姍姍來遲,成立本土的區塊鏈平台。但即使有所行動,相應的法規卻還沒鬆綁,而鼓勵金融創新的「監理沙盒」直至今天(8日)才提出金管會版本,而其版本卻像違章建築般增訂在「金融消費者保護法」,顯現出我國政府官員永遠都是挖東牆補西牆的思維,不僅無法跟上趨勢,更連審度整體局勢的能力都不足。

而這些官員在任時不僅無法跟上金融趨勢、鼓勵創新,再加上許多財政部、金管會官員退休後先到公股銀行擔任董座,對他們來說,公股銀行董監事席次只是來過水,待三年「旋轉門」一過,馬上到了私營機構任職,薪水更是倍數增長。結果留下來的爛攤子不少,過去公股銀行靠著資本雄厚、傳統客戶多,看起來擁有相當程度的獲利,但實際分析,公股銀行的獲利能力卻差了私人金融機構一截,若以去年的稅前總盈餘(ROE)來看,私人金融機構還有13.7%,而公股銀行平均只有9.7%,資本跟獲利比更形差距。

公股銀行的內部問題一籮筐

除了獲利能力不佳以外,公股銀行亦爆出許多內部金融監理的問題。前一陣子,兆豐金控旗下的兆豐銀行,因涉及洗錢遭美國重罰57億、華南銀行離譜超貸,還有震驚全國的第一銀行ATM盜領案以外,最近亦爆出我國銀行赴中國投資,存放比高達2.9倍(本國銀行僅0.73倍),其中十間有八間都是公股行庫,更向本國母行拆借,等同於把台灣資金搬到中國應急,變相將對外國的投資的問題轉嫁到本國的金融風險上。

儘管如此,我國的卸任官員退休後仍不斷地擔任公股行庫的董監事,對於大大小小的出包事件,多數官員拍拍屁股走人,僅少受到後續的咎責,這亦反映了卸任官員轉任公銀董監事的問題,在任的官員為卸任官員的學弟妹,基於過去的人情連結,官官相護已成常態。

公股銀行面臨的外在挑戰更形嚴峻

八家公股銀行規模目前約佔市場的五成左右,龐大的分行結構更像是沈重的身軀,不僅難以轉向跟上國際金融趨勢,更遑論帶領台灣的金融發展。由於公股銀行缺乏發展的誘因,多數卸任官員也多無大膽的改革思維,只求任內安穩,而使得如同「區塊鏈」這種所需跨部會(如資策會與金管會)共同合作的創新概念,往往因為各部會的「本位主義」而歷經波折,並喪失先機。面對金融創新的時代,公股銀行的傳統儲匯業務將面臨因技術進步,所帶來的低手續費、多元支付的交易形式,勢必侵蝕傳統公股銀行的利基,而更須改革。

台灣不需要這麼多的公股銀行

過去雖在第一次金改,將壞帳大幅減少,逾放比也從8%降低到2%左右,達到「除弊」的效果。二次金改,為了要「興利」而減少市場上的金融機構家數,然而不僅此一目標沒有達成,更惹來二次金改的惡名,導致當時推動的金融整併案延宕多年,甚至現今還有台新控告財政部違反當初約定,變成官民對抗的情況。

對於目前國內金融機構家數過多,產生了業務互相重疊、各家銀行為了爭取客戶而恣意放款,導致不良債權增加的情形,實則亟需政府帶頭進行金融整併、重整金融秩序。現有的公股銀行內部亦須淘汰冗員、並且縮減分行規模,來提升營運的效能。此外,公股的資本規模更毋須保持在我國市場的半數左右,解決方法不僅可以透過釋股的方式讓民營認購,更應進一步分開經營權與所有權,將經營權交給專業經理人所控制,而非退任官員兼任,此為公股改革的關鍵,一旦經營者必須對自己的經營成敗負責,才會有更有計畫性、長遠的經營規劃。

政府必須要有改革的勇氣

目前,林全內閣經歷了二次金改的教訓之後,反倒在金融改革的態度上過度謹慎,與馬英九政府時期閉口不談金改一樣。然而局勢的變化越發快速,老舊的官僚思維、擔心出錯的心態更必須改變,面對新的金融秩序,政府應該帶頭整頓好國內的金融環境、減少銀行過度競爭,我們才有機會把我們的金融機構推出去打亞洲盃、世界盃!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