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繼承阿公休耕十年的鳳梨田,我的初衷是想要為台灣的土地做些美好的事

返鄉繼承阿公休耕十年的鳳梨田,我的初衷是想要為台灣的土地做些美好的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傻嗎?簡直白癡至極,冒著一個月賺不到2萬塊的風險;我們聰明嗎?天才至極,年紀輕輕就清楚、了解自己,很勇敢地踏上這條人跡罕至的路。

「該堅持的不是做什麼事,而是做這件事情的初衷。」

當年因為一篇〈親愛的英九,聽我說說話,好嗎?〉以詼諧語調帶出對台灣農業的憂心忡忡,在網路上一砲而紅,被網友封為「鳳梨王子」的楊宇帆,今天他一改平日搞笑風格,認真地對我說出這句話。

他讀過成大與台藝大兩所大學,也曾去澳洲打工旅行。才華橫溢的他,回台後婉拒朋友共同為新事業打拼的邀約,選擇回到家鄉——台南,將阿公過世後就荒廢的鳳梨田,重新打造記憶中甜美的鳳梨王國…

(以下為楊宇帆親自口述)

從小就對離鄉有種憧憬,於是我被成大退學後再考上台藝大

從我有記憶以來,爸媽都忙於工作,在台南新光村,是關廟地區的第二大村,阿公三分大(約900坪)的田地,都拿來種鳳梨,印象中只要有時間,我就會跑到田裡玩耍。

或許是因為太過獨立的性格,在國三那年我便搬出去自己住。大學以前,我的生活範圍都沒離開過台南,台南一中畢業後考上成功大學經濟系,大一上學期就被「二一」,大二被退學。

因為以前同學都考上不錯的學校,在準備重考那年,我都覺得自己與他們格格不入,即便朋友會來關心,但我仍一個人獨來獨往,家人們則是很淡定,沒有多說甚麼。也因為高中同學們有不少離鄉唸書,對於一直待在台南的我來說,離鄉反而是種憧憬。

後來重考上了台灣藝術大學圖傳系,終於如願北上過著無拘束的生活。

我變身成勇於嘗試的「打工達人」,在一次次的嘗試中更加了解自己!

為了應付生活開銷,我四處打工,曾經做過時薪只有60塊的工作,接下來人體模特兒、上山下海的野外研究助理都試過,甚至是大家都覺得很可怕的藥物試驗,我也沒缺席。

這些經驗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很多人說這樣很不持久,工作一直換環境,沒辦法很專心去做一件事情。我承認自己是個自我意識蠻強的人,不喜歡一成不變的事,對我來說人生就是要不斷去嘗試,現在回想這些嘗試的過程,都讓我更了解自己、更認清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不會強迫自己去做。

比如說我曾經做過一份年糕工廠的工作,發現自己沒辦法像機器人一樣一直做重複的事,嘗試過後,至少我知道自己未來絕對不能去做這種生產線的工作。

至於課業,每次期中期末繳交作品,都覺得只是交差了事,就也沒念完了,於是台藝大肄業。或許在一般社會價值觀念下,退學、肄業這看似不負責任的選擇很令人擔心,但我單純相信每個選擇都是註定的。

在2010年夏天,我上山做野外調查,摔落溪谷20公尺,我的隊友看著我消失在他們眼前,當時空氣一片安靜,突然間「磅」的一聲響徹雲霄,時間就好像經過了一世紀這麼久,我睜開眼睛,看到一片藍天與綠樹,心想:地獄原來有這麼美?結果事實證明我是大難不死。

經歷危險山難後我有了巨大的勇氣,一個人到澳洲打工、攔車旅行,也讓我更思念家鄉…

經過這次的山難,我得到了一個很大的動力,不僅讓我謙虛地重返山林,也給了我一個人出去的勇氣。

於是我一個人到了澳洲,打工度假、攔車旅行,回想起來最有趣的是,我曾發誓絕對不要去農場工作,因為覺得太辛苦、太勞累了,於是在龍蝦工廠、螃蟹工廠打工,也當導遊。

有個我的老師曾說:年輕時候的流浪,是一輩子的養分。我非常認同這句話,那是一段非常寂寞的過程,但卻也發現到一個人的力量很強大。人在澳洲時,旅程即將告一段落回台灣,我坐在大堡礁看著風景,右邊山、左邊大海,覺得有點像台灣的蘇花公路,一瞬間便鄉愁大起。

後來在火車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夢到台灣許多熟悉的人事物,其中有一段是夢到小時候和阿公去鳳梨園的畫面。我受一本書影響很深,叫做《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書裡寫著:老天爺都會給你一些徵兆,你要去解讀它。對我來說夢境是一個潛意識,想說老天爺傳達這個徵兆,是代表什麼呢?

我覺得這是老天爺在告訴我:他要我回到家鄉的土地。於是我就這樣子回家了。

婉拒朋友們的打拼邀約,我站在阿公那休耕10年的鳳梨田前,下定決心要種鳳梨

回台灣之後,我先告訴爸爸想種鳳梨的念頭,沒想到他嗤之以鼻,可能是我從小三分鐘熱度的性格,他覺得我對這件事情只是說說而已。

而這時剛好有位朋友找上我,他們家是開公司的,想找我一起打拼。我動搖了,陷入一個掙扎裡,我心想:這是社會認定很不錯的路,但若選擇了,一定會後悔當初沒有做自己想做的事。

於是我便婉拒了朋友的好意,但我也很感謝他,若是沒有他,我不會知道自己的心意如此堅決。雖然身旁更多人都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看我可以撐到甚麼時候,但這也讓我更加堅定。

回到家鄉台南,我看著阿公那塊休耕將近10年的鳳梨田,不禁苦惱了起來:這些東西完全沒有概念,連鳳梨要長多久都不知道。像個無頭蒼蠅的我,除了利用網路,在鄉間田野一看到老人家就問,才知道鳳梨的生長期竟然是18個月,整整一年半之久!

至於耕種方法,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說法,土地特性不同、每個農夫個性也不一樣,甚至鳳梨是要加工還是直接吃,方法也都不同!

但我知道理論學術與實際上有落差,學術是死的,所以我還是會自己操作,來獲得更多經驗。

用著在澳洲打工存的錢,開始種植有機鳳梨,當年阿公在周圍種­的竹林,正好當綠籬,避免了鄰田污染的問題,適合做有機栽種的基地。

有機的標準非常嚴苛,除了相關單位會來看水質與土壤以外,耕作時絕對不可以用農藥與化學肥料,於是我用最天然的鳳梨酵素做液肥,因為在種植的過程中,會和土地產生很強烈的連結,想要盡量利用這個土地上或是附近的東西,可以減少碳里程,找出自己的一套種田方法。

因為知道自己想要做這件事情,身邊沒有跟我類似的人,所以一開始有點怕怕的,朋友都是走在所謂那種主流的社會裡面,一路上也遇到很多疑問和困難。但這些日子這樣慢慢做下來之後,感覺有受到大家肯定、重視,自己的心態上也會越來越有信心。

雖然1個月賺不到17k,但堅持到底的我終於得到爸爸的支持

當然也有很多人問,收入怎麼樣?我的通路很簡單,就是臉書(Facebook)和電話,去年第一次收成,賺了30萬,乍聽好像很多,但是要除以鳳梨生長期18個月,還要扣除成本,其實仔細算下來,大家心照不宣。

在求學階段中我們總是學到許多分析,我的結論是:若要做分析,沒人會想種鳳梨。但我還是要去做,我認為活在這世上,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如果每個人都能盡量的發現自己、找到自己,每人都是一件很獨一無二的作品,發現到這世上有這麼多形形色色不同的人,才有更大的同理心去了解其他人在做甚麼。

我把種鳳梨視為自己人生的過程之一,想把這個過程做得很好很漂亮、把它呈現出來。

我思考的是:要怎麼去創造我的價值,而不是我的價格。我相信我的價值創造出來,就會伴隨著收入進來,即使我的收入不好,我也不覺得我的未來會不好,把這些交給時間去證明,對自己要有一個信念。

長輩常告訴小孩要去做甚麼,但沒人去教你為什麼,一直到現在,爸爸已經從不以為意漸漸轉為支持我,甚至在他閒暇之餘還會下田來幫我,當你知道你為什麼而活,就會知道怎麼去活,我相信在任何一個領域做到極致,就會發光發熱。

與其口口聲聲喊著國際化,不如先腳踏實地做好在地化。為台灣的環境和土地做些美好的事,就是我的初衷!

我有個朋友到美國念書,在留學生之夜裡,因為不知道有甚麼能夠代表台灣特色,只好硬著頭皮跳原住民舞蹈,他回來之後跟我說:「但我在台灣跟原住民根本沒有接觸啊!」

我覺得這是教育的本質問題,當大人們口口聲聲喊著國際化的同時,更應該要先做好在地化,否則現在的孩子們,吃到真正的水果時沒有感覺,一定要到便利商店喝到甜甜的果汁,以為那才是真正的水果,這種情形的效應是非常可怕的。

很多長輩問我:「這麼年輕沒有定性,會不會一下子就不種?」

對我來說,該堅持的不是做什麼事,而是做這件事情的初衷,種鳳梨只是工具和媒介讓我去執行這個初衷,而我的初衷就是想要對台灣的環境和土地做些美好的事,也想重現記憶中阿公的古早味,對這個社會有啟發與思考,更了解土地、教育、青年返鄉的問題,我相信只要這個環境好,不用怕沒有人回來。

但你說,「我們傻嗎?簡直白癡至極,冒著一個月賺不到2萬塊的風險;我們聰明嗎?天才至極,年紀輕輕就清楚、了解自己,很勇敢地踏上這條人跡罕至的路。因為這是我們想做的事情,勇於做夢、築夢,並且踏實,我們年輕,我們相信『未來』」。

後記

這個年紀輕輕就照著自己想法走的大男孩,過著看似非常瘋狂、毫無章法的人生,但他單純地相信每個選擇都是註定的。直到現在,他勇敢地選擇了一條人跡罕至的路,並決定要在這個領域做到發光發熱!

讓我們來複習一下,楊宇帆送給大家的這段話:「該堅持的不是做什麼事,而是做這件事情的初衷; 當你知道你為什麼而活,就會知道怎麼去活。」當你感到疲累時,是否可以抬起頭,想想當初自己的初衷呢?

最後,讓我們給這位勇敢又有衝勁的大男孩楊宇帆,用力地按個讚吧!
也歡迎分享文章,給親朋好友補充正面能量喔!

本文獲CMoney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S. CMoney小編開了一個網誌主題,命名為『我的人生,我的選擇』,想採訪報導身旁的素人敢勇於不同的故事(不論成功或跌倒,我們都感興趣)。若您或親友也有人生的故事願意與我們大家分享,歡迎來信投稿,或留下聯絡方式,小編會盡快與您聯絡:lele@cmoney.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