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菜」夠辣嗎?美國自由派媒體與專家的各種崩潰,以及對台灣的啟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自由派們還無法體會到:把川普當成一個笨蛋來對付,只會讓自己變成笨蛋;把川普當成聰明絕頂的商人來對付,才是真正能夠提出夠力論述的方式。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蔡英文總統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的一通電話,掀起了巨大的反應。台灣輿論和朝野絕大部份都肯定這通電話帶來的重要意義(除了一開始突槌的聯合報,以及少數信以為真的人)。

本文主要是想從美國的「風向」,告訴大家這通電話的意義。對台灣來說,這件事帶來的效應,在風險方面,可能不會是許多人擔心的、來自中國的威脅和懲罰措施。畢竟中國天天在打壓台灣,例如蔡總統上台後減少陸客數量等等,台灣人面對打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真正帶來的巨大不確定性,以及我們該好好面對的,可能會是美國「自由派」媒體和菁英的反應。

在進入討論前必須先了解的是,所謂「自由派」與「保守派」並無優劣之分,而是意識型態光譜兩端的名稱,在美國,通常大家都會用這樣的區分來自我歸類。「自由派」大體上來說,通常會主張政府應積極介入處理貧富差距,認同應對富人增稅、加強社會福利、支持同性婚姻、支持墮胎合法化、希望對槍枝做管制、支持朝向廢除死刑修法、認為現在地球暖化是人為造成、環保很重要,以及對移民的態度較友善;保守派則是較強調秩序、權威以及傳統價值,在以上的議題立場與自由派相反。

一般來說,民主黨較偏向自由派,共和黨則是保守派。然而,在亞太外交政策方面,共和黨長期以來具有反共的傳統思維,因此偏向採取對中國強硬的政策;民主黨反之。

「川蔡通話」與自由派的崩潰

主流自由派媒體和學者專家們,在12月2日《金融時報》率先披露消息之後,開始一面倒地批評這通電話,認為這會激怒中國,並同聲譴責川普不懂外交常規,打破既有的默契。從講電話的消息放出開始,當天就登上了《CNN》晚間熱門時段的評論節目,整整一小時黃金時段都在談台灣;接著,幾乎整個週末,媒體上都是對這件事負面的報導和評論,在中國還沒正式回應之前,就開始講說此舉將觸怒中國、帶來相當大的風險,華府的許多智庫也立刻發表評論文章,譴責川普及其團隊。

後來,有不少離譜的報導紛紛出爐,例如Max Fischer在根本沒有訪問到任何台灣方面說法的情形下,就逕自解讀是台灣方面對這件事情全力推動,還說「將蔡英文看作一個主權國家領導人,會傳達這樣一個信號,即美國認為台灣獨立於大陸;然而,連台灣自身都不會持這種立場。」甚至有脫口秀主持人將台灣和獨裁國家並列,認為台灣是帶給美國麻煩的「流氓國家」。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自由派媒體正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雙重標準來面對台灣議題。通常,這些媒體們在西藏與香港議題上面,都是堅定地站在民主一方,也會高度讚賞像是美國總統邀請達賴喇嘛造訪白宮這類事情,這些事情當然都嚴重地「傷害中國人民的情感」。然而,每次一講到台灣的時候,這些自由派媒體反而卻把「不要惹怒中國」當成最高價值。

這當然是值得台灣人們注意的事情。因為華府地區是個重要的國際戰場,這裡的智庫要角們都很容易進入政府單位任職。而這些主流菁英們看的報紙、發出的評論,以及所有的智庫們,都是會實際影響政策的。如果輿論一面倒地批評川普,對台灣的形象和國際地位來說,會有很大的影響。

AP_47917893608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自由派媒體正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雙重標準來面對台灣議題。通常,這些媒體們在西藏與香港議題上面,都是堅定地站在民主一方。然而,每次講到台灣,卻反而會把「不要惹怒中國」當成最高價值。圖為今年1月27日美國國務卿凱瑞與中國外長王毅在北京會面一景。
自由派的崩潰來自對川普的厭惡

川普在競選過程中引發的爭議,實在是巨大無比,也確實分裂了美國。正如《時代雜誌》剛選出的年度風雲人物,標題是:President of the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美利堅合眾國變成了「分眾國」。自由派實在太痛恨川普了,所以普遍有種「不管川普做什麼,都是錯誤的」思考方式,以致於把台灣議題當做打擊川普的一環,而忘了自己所主張的那些民主與自由價值。

筆者在華府參加的一些座談會(例如這場),在會前、會後與人聊天交流的結果,也都能感受到對川普的怨念和厭惡。大部份人都覺得川普根本不懂外交關係,還沒上任就在亂搞;非常多人受到媒體影響,認為他只想要在台灣投資旅館;有人認為都是他的幕僚在搞鬼,川普什麼都不懂,只是拿了電話就講。

這些論點其實不一定能站得住腳(例如:美國總統基本上可以對台灣做任何事、下任何要求,川普想要來投資,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好嗎?或說,就算先前撇開總統候選人的身份,以川普的財力和投資實力,在台灣這樣對資方友善的地方,有需要這樣冒著風險惹中共不開心嗎?又如,川普可能不懂外交政策,但他背後的團隊不可能不懂啊!)現在自由派們還無法體會到:把川普當成一個笨蛋來對付,只會讓自己變成笨蛋;把川普當成聰明絕頂的商人來對付,才是真正能夠提出夠力論述的方式。

不過話說回來,這幾天已經開始陸續出現一些檢討長時間以來維持「一個中國政策」的聲音(例一例二例三;以台灣角度出發例一例二例三),國會裡面的亞洲政策公聽會,會中也出現許多對台灣友好的言論。這算是好現象,但還不知道自由派們能夠願意傾聽的程度為何。

台灣的反應和後續

「川蔡熱線」發生之後,其實國內真的沒什麼好高興的,或說高興一下有這麼個打破台灣長期不能發聲的慣例機會,就好了,後續的挑戰還有很多很多,尤其是要面對那些至今還在崩潰的自由派。

蔡總統從頭到尾都保持低調,一直到五天之後(12月7日)才回應記者,強調只是「表達對美國選舉的尊重、祝賀川普當選的一種方式」、「不意味著美國政策的轉變」。我們的國安團隊看起來算是應對得宜,知道這事不需要張揚;而中國方面的反應也尚稱平和,只有外交部長王毅出來講了些過去就重複過很多次的外交辭令,其中原因應是中國也還在觀察,川普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

當然,我們看到部份政治人物和名嘴們喜不自勝,這也是可以預期的反應。這幾天,隨著內幕消息愈來愈多,我觀察到台灣的一些政論節目和評論,都已經開始有不少「認清事實」的分析。例如去討論接下來有可能的亞太局勢變局,而不再強調這是什麼外交勝利之類的事情,這是很好的現象。

但也還是有些腦補的報導或評論,就跟《紐約時報》一樣犯下了嚴重的錯誤。例如《聯合報》社論:「從民進黨第一時間的喜不自勝,到蔡英文後來轉為低調,可以窺知看不見的外交壓力已經泉湧而至。」像這類的編故事報導,實在都是誤導。我們的官方反應一直都是非常低調,是川普自己在推特上面高調跟中國鄉民開戰,然後許多人跟著瞎攪和。但這跟我們執政團隊的行為,並沒有直接關聯。不過,川普的行為模式,也是需要被重視的事,因為他的非典型作風,正在困擾全世界的外交體系(以及記者們。對台灣來說,可能還有那些依賴「自動翻譯」,然後不斷想著要蔡總統團隊出糗的記者們,也許困擾最大)。

對台灣來說,後續極為重要的議程是:告訴更多人,台灣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我們跟民主、自由與人權價值站在一起,而且也很想要達到區域和平的目標;我們有能力、而且也極度渴望參與國際社會,我們不想要再被遺忘,或被假裝不存在。但在此同時,我們也必須表達,這不代表我們就絕對支持川普的行為或政策,畢竟,他就是那個對民主與人權價值帶來最大不確定性的人。顯然,台灣也不是因為這些重要價值而被重新重視,而只是因為地緣政治以及戰略上的需要

前線外交人員的辛苦

最後要來談談外交人員。美國大選過後,台灣有許多批評外交部的聲音,尤其來自在野黨、前朝國安官員,認為外交部沒有經營共和黨。趁「川蔡通話」事件也可以讓大家了解,我們的外交根本是不分藍綠的,各種替國家交朋友的工作,更是不可能因政黨輪替而有所改變。以華府的狀況來說,外交人員當中,有人負責國會議員,有人負責智庫、和學者們接觸,有人負責新聞媒體,也有人負責像是僑胞社團的聯繫等等。各種工作絕對都不分共和或民主兩大黨,而且也都持續無間斷地在運作。

其實,各國的狀況都是如此,不可能有什麼押寶的事(更何況,這些出來開記者會的前朝國安團隊好像都沒想到,在2016年5月之前,都是自己在負責外交事宜,批評外交部沒經營共和黨如果屬實,不就是在批評自己失職嗎?)。川普當選,的確是讓所有人跌破眼鏡,對所有國家來說都是如此。但預測和預期勝選機率,跟「押寶」(資源投注)哪個陣營,是完全不相干的。外交人員很辛苦,而且常常出了什麼事,都是最前線的人們出來背黑鍋;立委、名嘴們也很愛把外交部拿出來罵。然而,「一致對外」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啊!

希望政黨輪替之後,大家可以趁機多了解這點,外交人員做的事情,有很大部份是跟藍綠之分無關的。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國外媒體揭露我們外交部固定付錢給公關公司,以求與官員或議員的對話機會,有些國內媒體開始講說這是多麼巨大的花費云云。事實上,政治遊說在美國就是一門巨大的生意,不管是各國政府,或者私人企業,都要花錢請公關、顧問公司來打理各種溝通交流管道,完全都是合法、而且常見的手段。

再說,根據公開的申報金額(外交部付給杜爾公司半年14萬美元),跟別的國家相比,或說跟中國花的錢相比,絕對是一筆相當微不足道的數字。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現在任何批評川普的觀點,通常都會獲得很大的迴響,而政治菁英圈先前就曾爭論過外國政府遊說花費的事情。台灣在此時捲進了這個爭議,還是必須要小心應對。

AP_58464285119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於今年3月,在親以色列遊說團體「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會議上致詞情景。當日,時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川普也在同個場合上發表演說。AIPAC向來被視為華府最有力的遊說團體之一,影響美、以關係甚深。
小結

有人會說「弱(小)國無外交」,事實上,對小國來說,外交絕對是在國際社會生存的重中之重。川普的當選,讓華府的所有人──包括智庫、各國大使館、記者們,當然還有民眾(希拉蕊在此區獲得超過九成選票),全都震驚了,現在也還沒有從震驚當中恢復過來,這也是為什麼「川菜」讓菁英們覺得辣到難以下嚥。

在台灣的人們,可能距離較遠,無法體會到這種地動山搖的震驚是怎麼回事(畢竟中共每天都在恐嚇要讓台灣地動山搖,國內也有超多政治人物每天在說中華民國要滅亡了,我們對於「震驚」這種感受好像不強),有些媒體或政治人物,也總是要把此類重大事件操作成藍綠二分法的加分或減分議題,無法從更大的框架來看,甚為可惜。

我相當贊同黎蜗藤說的:這會是「打破悶局」的空間。而我們必須準備好面對華府自由派菁英們的敵意(何其諷刺),並仔細觀察美國政局中自由派與保守派的鬥爭;而在台灣本身來說,一通電話不代表什麼,最重要的是如同甫來台的川普顧問葉望輝所說:「川普未來與所有國家的對外貿易談判,應會採取相當強硬的立場,台灣應該就這方面有所準備。」是的,「川菜」肯定會愈來愈辣,但我們準備好了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方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