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菲律賓歷經腥風血雨後:貧窮才是毒品的根源,但「毒品戰爭」只會惡化貧窮

當菲律賓歷經腥風血雨後:貧窮才是毒品的根源,但「毒品戰爭」只會惡化貧窮
Photo Credit:Kadamay - Kalipunan ng Damayang Mahihira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毒品濫用的現象並非真空存在,而是跟社會、政策和經濟條件有關。如今,被殺害的都是最窮困、最被邊緣化的菲律賓市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endy Chang

12月份,千名群眾在都市貧民組織Kadamay動員下,從都市邊陲區域來到繁榮的馬尼拉奎松市,將烈陽下的聯邦大道染成了鮮紅色。

菲律賓是近年亞洲經濟成長最快速的國家,但仍有67%的人民活在貧窮線以下,平均每日只賺進61披索。許多農民從鄉村搬遷至都市,從事收入低廉的三輪車司機、臨時建築工、小攤商等工作,因付不起租屋而聚居在貧民窟中,被政府視為非法占用土地,而時時處於暴力迫遷的危機中,許多人則流落街頭,或者搬至偏遠的安置區而失去生計。

這場「窮人的遊行」代表了生活在馬尼拉底層的400萬名都市貧民,除了抗議杜特蒂上任五個多月以來無聲無息的住房計畫,更對其掃毒手段強烈表示不滿。若干老弱婦孺在國家住宅局前高舉著「要住房與工作,不要棺材」的看板,一群人則以黃色膠帶纏繞面部,如無數個死者被發現時遭到殘忍報復的模樣,抗議這場惡化貧窮的戰爭。

15403704_1651151021849112_28236955265848
Photo Credit:Kadamay - Kalipunan ng Damayang Mahihirap
毒品與貧窮的惡性循環

早在菲律賓70年代的反毒運動中,染毒者在一份主教的聯合聲明稿被形容為「身心無可救藥,值得最重的懲罰」,杜特蒂在發言中也曾表示吸毒者都是強姦者、小偷,會破壞社會安定而必須剷除,而毒品戰爭之所以在一開始便獲得大多數人支持,是因一般民眾認為這能改善地方治安,便將腥風血雨的掃毒手段視為「必要之惡」。

甫於坎城影展得獎的《私法拘留》(Ma' Rosa),便是以馬尼拉的貧民社區為背景,深入毒品問題背後常人看不到的角落。一名雜貨店老闆娘為了養活四個孩子,鋌而走險販毒,最後為昂貴的贖金陷入更大的麻煩。

根據危險藥物委員會(PDEA)資料顯示,毒品使用者之中有67%的人失業,平均薪資為一天340披索,即便面臨威脅仍有人為了生存而販毒,俗稱「冰毒」(shabu)的甲基安非他命會以300披索的價格零售給貧民,貧民為了逃避生活的困境,免於生理上的飢餓及口渴而容易被集體引誘。

當一名研究者進入貧民社區,發現他們吸毒後仍會連夜工作,因為那能讓人長時間保持清醒,而大部分人的犯罪紀錄僅有吸毒一項。

今年截至12月24號,菲律賓全國已有超過6,000人在毒品戰爭中死亡,其中有三分之二屬於法外處決。無辜兒童遭到波及、自首後被不明人士在家中殺害的新聞時有所見,卻難以在現行的司法體制中得到公道,尤其當案例發生於在社會上備受歧視的貧民。

「照顧窮人應該是政府的第一要務,但當政府將健康、教育和房屋等服務被私有化,沒有足夠經濟能力的窮人在毒品交易中十分脆弱,幾近被剝削一空。」貧民組織UPRCP的執行長表示,毒品濫用的現象並非憑空出現,而是跟社會、政策和經濟條件有關。「政府不該為此採取便捷的手法,並感到滿意。」

ANL_3124
Photo Credit:Analeigh Yao
8f月份於貧民組織於警察局面前進行抗議,標語上寫著「以人道主義打擊毒品」。
殯葬業、監獄與戒治中心

杜特蒂曾放話要殯葬業者作好準備,預言這一行業將在毒品戰爭中獲利不少,但實際上殯葬業者卻向記者抱怨,平均一天收到五個屍體,卻等不到家屬來認領,最後只好自己吸收成本,將屍體葬在公墓。

「你怎麼從這些窮人身上賺錢?」有業者無奈地表示,沒有被認領的屍體,部分是因家人不知情或害怕受到牽連,更多則是因貧窮。一個低廉的棺材就相當於貧困家庭四個月的收入,而毒品戰爭的死者屬於謀殺案,從屍檢、防腐保存、棺材、墓地到開立死亡證明等零零總總的花費,便是一般的兩倍之多。

據當地新聞報導,一名三輪車司機死亡之後,他的家人必須為他籌措總額900美元的喪禮費用,相當於該名司機三年的收入。當死者又是這個家庭的經濟支柱時,貧民家庭根本支付不起這樣的高價。

為了籌錢,會見到死者家屬在葬禮期間違法賭博賺得少許零錢,他們也會直接向殯葬業者要求免費的棺材及墓地。 「我們非常吃虧,因為看他們很可憐,所以我們都會開最低的價格。」

毒犯倘若免於一死,仍會對家庭造成沉重的負擔。付不出保釋金的毒犯會待在監獄中,菲律賓奎松市的監獄如今被形容是「全世界最擁擠的監獄」,狹小的空間擠滿了原先可容納的五倍人數,引發惡劣的環境危機,並導致霍亂。有監獄長就曾向法院申請,停止將犯人再送進來。

Kadamay主席呼籲,與其殺死毒癮者,不如建造更多戒治中心。「毒癮是可以治療的,這些人可以重新回歸社會。」他還表示若要從更根源的方式去處理問題,是給窮人一份穩定的工作。

自杜特蒂全面掃毒之後,已有將近100萬人自首,然而菲律賓全國目前只有41間戒治中心,總共只可容納3,100人,數量極為缺乏。議員Rodel Batocabe所負責的區域就跨越六個省份,共有400萬個居民,但戒治中心總共只能容納200人,且不含女性。該名議員表示,窮人是毒品戰爭最大的受害者,但治療也是一項超出他們可以負擔的選擇。全國41家戒治中心只有18為公立,一個月花費100美元,私立的收費更是七倍之多。

「如果政府沒有提供資金協助,窮人們依舊會是那樣。」人權觀察(HRW)亞洲地區副主席說,被殺害的許多都是最窮困、最被邊緣化的菲律賓市民。

「在這種缺乏資源的情況下,我們要怎麼幫助不停冒出來的毒犯?他們只會不斷地回到老地方重複毒癮,直到他們再次被逮捕,或者哪天被殺。」

儘管反對的輿論力量漸漸擴大,死者攀升的速度從未慢下。估計今年有15,000名孩童在這場戰爭中失去雙親其中一方。聖誕夜之際,國家警察總局局長Bato向失去父母的孩童發下禮物以作為「補償」,而無法達成六個月內「掃除毒品」政見的杜特蒂,則預言這場戰爭將持續到他下台那一天為止。

P1011977
Photo Credit:Wendy Chang
8月份貧民組織於警察局面前進行抗議,並於柏油路面噴漆「停止殺戮」。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Philippine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