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不是刺青,而是人們對刺青的刻板印象

Photo Credit:謬誌茗
唸給你聽

提到刺青,仍然有許多人會不自覺將刺青連結到叛逆、犯罪,甚至是找工作時會因此觀感不佳等等。雖然現代已經不像從前的刻板印象那麼嚴重,人們對這個文化的想像仍然是過於片面。由於刺青是屬於永久性的印記,因此在做下決定的瞬間,每個人所考量的都不相同,背後也都有不同的淵源。其複雜度絕非幾個膚淺的標籤可一概而論。

刻板印象中,常將刺青與黑社會或是犯罪組織連結,這樣以身份表徵為目的的刺青至今亦存在,然而近年來也有許多人,可能為了藝術,為了生活風格,也有的人是為了紀念,或是做為人生態度而將宣言刺在身上;刺青漸漸成為一種文化,人們各種各樣的原因,沒有孰好孰壞,只有人們如何互相看待、尊重。以下為謬誌茗節錄刺青愛好者Wednesday之受訪內容:

009
Photo Credit:謬誌茗

常會有朋友問說:第一次刺青要注意什麼?我都是這樣回答:我覺得刺青分二種,個別是「可以輕易用衣服遮住的部位」和「很難遮住的部位」。前者如腰部和背部,大部分時間只有自己看的到;後者如下手臂、脖子或胸口,是很容易露出來的部位。

「選什麼圖?」、「要找哪個刺青師?」、「刺青價格?」等等問題都比不上先決定「要刺在哪裡?」來得重要。

在我不到20歲時我就有了一些刺青,多半是比較隱密的地方,幾乎只有洗澡才能看到 ,直至約四、五年前才開始刺在短袖遮不住的地方。還記得當時第一次刺在下手臂,一刺完就覺得怎麼和以前感覺完全不同?它就在那麼明顯的位置,這才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樣貌被改變了。接著無論是自己還是別人,都會發現你的手臂長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想那種感覺就跟整型完是一樣的吧!(雖然我沒整型過)  

012
Photo Credit:謬誌茗
受訪者Wednesday,手臂上刺青為Wednesday本人畫作。

再補充,像我刺在背上的刺青,因為自己太難注意到了!只有剛刺完時會用很困難的姿勢照鏡子之外,過一陣子就不太會特別去照鏡子了,甚至到現在還會忘了它的存在。所以我覺得部位比刺什麼圖還需要優先考慮,即使你刺了醜圖,但是沒人看得到,加上你自己也不容易注意的話,時間一久就會慢慢淡忘,也不會有大家最擔心的「刺青會不會後悔?」這類的問題了。

如同多數人一樣,開始刺青的動機是「為當下的人生留下紀念」,在第三個之後,紀念性已經降為刺青的附屬價值,因為我決定讓身體成為一張畫布,讓藝術作品遍佈的自由之地——我可以刺上自己的繪圖、也可以蒐集各刺青師或插畫家的風格作品,所以我更傾向用許多小圖慢慢連成大幅畫,人生那麼長,誰知道靈感會不會一直湧現到九十歲?何況我想蒐集的畫也還有很多,可不能一次就把珍貴的皮膚給用完了吧?

與多數人又不太一樣的是,我不追求「刺青被看到」這件事,身上有圖案並不能代表你特別酷,就像我的穿著風格一樣,每天細心裝扮也許不過是去上個班,追求造型的獨特性也不是為了搶甚麼鋒頭,只有打從心底喜歡的時候,這些在身上的藝術才能由內而外延伸出來,成為你的一部分,才能真正地為現實生活解毒。

008
Photo Credit:謬誌茗
受訪者Wednesday,胸口的山脈與貝殼是Wednesday繪畫作品。刺青師共有Mick Gore、Larisa Green、Chris Liang 、東區入墨阿本、及部份為米蘭刺青師作品。

 

刺青藝術之美,來自於每個人不同的生活感受。背後有許多不同的、或輕或重的故事和理由,唯一共同點是選擇了同一種方式呈現;除了身份、紀念,也可以是自身美感的表現。每個人都握有自己身體的自主權,身為新世代的人類,該抱持著開放的心胸,無論喜歡與否都該互相欣賞、尊重每個人的差異性,並了解差異即是世界美好之處。

 

延伸閱讀: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如何述說台灣電子音樂和派對文化?
人體畫布的漫長歷史,刺青歷史比想像中的更悠久

 

本文經謬誌茗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謬誌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