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織路(二):上下游互不相認的台灣時尚業,出路在哪裡?

《織路》系列報導第一部影片中,我們介紹了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台灣紡織工業。按理來說,紡織業這麼厲害,台灣的時尚設計師應該也能利用這些布料,設計出風靡全球的服飾吧?但弔詭的是,你說的出幾個全球知名的台灣服飾品牌呢?

我們的時尚產業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台灣布料厲害,但台灣設計師用不到

首先,我們來看看年輕設計師都去哪兒買布料。住在台北的設計師李嘉泉說,跟大多數窮哈哈的設計師一樣,他都去迪化街的永樂商市場和三重的碧華街,因為布料種類多,而且便宜。但是,也由於大家買的地方都一樣,作品看起來也就差不多,品牌辨識度很低。住台南的OqLiq設計師洪琪則說,除了台南當地布店,他們也會全台追著布料跑,聽到哪邊有好布料就立馬殺過去全部買下來,有時還會到日本採買。有一次看到一塊布料,在遇水時會出現一朵美麗的花,卻因為價格實在太高,只能留著口水離去。不論這些設計師如何採買,他們遇到的共同問題,都是沒有新穎的布料可買,以及沒有錢買好的布料。

那為什麼他們不能去厲害的台灣紡織廠買布呢?可以的,但是,紡織廠做的都是國際級大品牌,每一季他們都會跟工廠簽訂保密協定,保證他們研發的布料不會流出到市面,不論是紗線,設計和織布,全都是國際品牌的版權,不用說台灣設計師了,連紡織廠自己都不能使用。那麼,紡織廠總有些不要的碎布可買吧?有的,但是由於紡織廠作業量很大,一季忙完忙下一季,這些碎布凌亂的被放在倉庫,讓設計師找起來很費力。那...那為什麼不整理呢?因為賣出這些碎布對紡織廠並沒有效益,反倒要用更多的成本去雇人來管理。

那如果是設計師跟工廠下單設計自己的布料呢?很抱歉,台灣品牌賣的都是國內,需求量很小,工廠一開機就是3000碼起跳,連在時尚業30年、台灣第一代的設計師潘黛麗都無法用到500碼,年輕設計師也就只有剪碎布的份。

聽起來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並非無解。不少紡織廠同業也希望能夠盡一己之力,讓年輕設計師運用到台灣好布料,讓好的東西能夠根留台灣,一代一代傳承下去,讓台灣的時尚業能夠叱吒全球。FFIA台灣流行時尚產業聯盟理事長李桂林指出,紡織廠是有意願與年輕設計師合作的,但是希望設計師能夠勇於敲門,讓他們知道這些設計師的存在。

打版師、樣品師,收入可能不輸設計師,卻沒人要做

紡織廠目前遇到的困境之一,是缺乏年輕人的投入。紡織業「夕陽產業」的刻板印象依然存在,讓年輕人感覺沒有未來。時尚相關科系出生的學生,也因為學用落差,在工作後感覺無法發揮創意而轉業。這樣的結果,導致紡織廠沒有工人,在產業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打版師和樣品師也後繼無人。年輕設計師遇到的困境之一,則是找不到可用的版師與樣師。功力高深的版師和樣師通常案子量非常多,無法幫時程趕的設計師處理緊急狀況。再者,設計師在時尚業中是最光鮮亮麗的角色,沒有人想做在背後默默耕耘的版師和樣師,殊不知厲害的版師樣師,賺得錢甚至比設計師更多。

銷售通路受限,難以生存

年輕設計師通常名氣比較小,百貨公司等大型通路不會大量採購鋪貨,他們只能以寄賣方式在小店家賣出,然而商品若沒有賣出,設計師便沒有經濟來源,也就沒有辦法進行下一季的設計。oqLiq的設計師洪琪說,他們每一季完成後都不知道能不能繼續撐到下一季,必須要接其他平面設計的案子才能勉強支撐下去。最近才被收錄在LOUIS VUITTON City Guide Taipei,以鮮豔色彩讓人印象深刻的CHENG PAI CHENG設計師鄭百成則說,由於台灣人穿衣普遍性保守,不喜歡突顯個性,所以他的客戶來源主要來自中國大陸,澳門,日本和歐洲。

台灣時尚產業雖然包含強勢的紡織業,但在林林總總的原因下,年輕設計師卻難以生存。隨著東南亞和中國的紡織業急起直追,台灣時尚產業的優勢正在消失,上中下游若無法攜手合作,終究難以為繼。

文字/影音:程兆芸
核稿編輯:李漢威

喜歡我們的影片嗎?您可以用以下連結獲得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