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新祕書長是何方神聖?美俄都能接受的政治新明星——古特雷斯

聯合國新祕書長是何方神聖?美俄都能接受的政治新明星——古特雷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合國祕書長的產生,一直處於美俄雙方「互相否決」的狀態,而古特雷斯為何能成為歷史上美俄及各方都能認同並獲得最大共識的人選?

文:廖怡景|財訊雙週刊 第515期

聯合國於10月6日宣布,來自葡萄牙的前總理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以13票鼓勵,2票無意見的漂亮成績單,成為第九屆聯合國祕書長。這一場在外界眼中看似和平的選戰,在成局之前,其實也上演了一場美俄的角力大戰,而古特雷斯卻是在美俄角力下被各方都能接受的人選。

參與政治 一段意外人生

這位可以讓15個理事國全都買帳的古特雷斯,究竟是何方神聖?原來的古特雷斯,是一位和國際政治沾不上邊的助理教授。原本以為自己會一直與科學研究為伍,一輩子從事學術工作的他,沒想到會因為1974年一場葡萄牙的軍人政變,讓他開始思考人生,同時下定決心結束自1971年開始的四年學術生涯以及科學夢,參與組織葡萄牙社會黨,並在1995年帶領社會黨贏得大選,出任葡萄牙總理。

2001年,社會黨地方選舉大敗,古特雷斯辭去總理職務。雖然此後他的名字一直出現在葡萄牙大選的可能名單,但他卻失去了興趣,並從葡萄牙政治逐漸抽身隱退。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政治工作已經不再是他的興趣,他也不再喜歡這樣的工作方式,「我喜歡行動,喜歡可以長期介入,而產生影響力的工作。」這解釋了他之後在2005年,擔任聯合國難民事務總署(UNHCR)高級專員,主管難民救助工作長達十年之久的原因。

然而,也正是在這十年之內,讓古特雷斯在聯合國理事國眼前,樹立了敢做敢言的形象。例如,在管理工作上的雷厲風行;他大砍聯合國難民總署在日內瓦總部20%的人力,再將這20%的人力派往一線難民區,把人力用在刀口上;不僅如此,對於大事件,他也頗為直言不諱,例如,2015年在全球難民問題被吵得沸沸揚揚之際,他更是把炮口直接對準西方富裕大國,呼籲他們要承擔責任外,也不諱言地指責富裕國家,不應再躲在緊閉的大門後,讓戰爭和暴力蔓延,讓難民流離失所。

他形容自己在聯合國難民總署的工作,很像是「護理師」與「病人」的關係。當護理師給病人阿斯匹靈,它並不會將病症根除,但它至少會讓病人得到心理上的撫慰,減少病人的痛苦和憂慮。他在競選祕書長期間,則直指聯合國問題的核心,「我們都應該了解,我們召集了太多的人,開了太多的會,但我們卻很少有決議。所以,當前最重要的問題,即在提高聯合國工作效率的問題。」

古特雷斯在難民總署展現的積極和效率,成為他在聯合國祕書長選戰中一舉勝出的原因。《時代》(Time)雜誌分析,古特雷斯之所以成為聯合國祕書長的重要原因,是他被認為和已擔任十年聯合國祕書長的潘基文,有完全不一樣的個性。在潘基文任內,聯合國被認為是在伊拉克戰爭開始後,失去主導世界趨勢的組織,原因就出在潘基文沒有領導能力,潘基文甚至因他說話輕聲細語的人格特質而被批評。

在報導中,聯合國資深專員Richard Gowan直接說道,「潘基文並沒有一個明確概念,去主導聯合國在合作促進和平一事。」Gowan甚至告訴《時代》雜誌,「每到了聯合國要處理事情時,潘基文總是很不情願才下重大的決定;相較之下,古特雷斯就顯得獨立果斷許多。古特雷斯對處理人類災難有十年的經驗,但潘基文對中東問題以及南非衝突,一點背景都沒有。」《時代》雜誌分析,對聯合國的現況來說,古特雷斯的特質,正是可以讓世界重拾對聯合國組織信心的關鍵能力。

作風柔軟 精通多國語言

據歷屆選舉結果分析,聯合國祕書長的人選,一直都處於美俄雙方「互相否決」的狀態,此次,古特雷斯出線之前,情況也不例外。據了解,原來俄羅斯主張祕書長人選必須遵守區域輪換的傳統,因此俄羅斯力挺來自保加利亞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總幹事伊蓮娜.博科娃(Irina Bokova)。美國由於先前曾拖欠聯合國會費,而被博科娃停權,再加上一直都「慣例」地否決俄羅斯的支持人選,當然更不可能支持俄羅斯提出的人選博科娃。非但如此,美國也同樣地否決了俄羅斯青睞的另一人選——塞爾維亞前外長、聯合國大會前主席武克.耶雷米其(Vuk Jeremić)。而古特雷斯是歷史上美俄及各方都能認同並獲得最大共識的人選。

顯然,要能買到俄羅斯老大哥的心,也不是一件易事。身為聯合國難民事務前高級專員的古特雷斯自有其高明之處。一位擔任聯合國難民總署駐莫斯科辦事處官員,指出其關鍵之處,即是古特雷斯在細節處展現的高明外交技巧。例如,他和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見面的第一天,就很技巧也極有耐心地一點都不談公事,而是天南地北的東扯西聊,讓外長對他產生親切和信任感,一切的公事第二天再談。如此一來,在距離拉近之後,事情自然會順利很多。

當然,古特雷斯自身的條件,也讓他的說服力加分不少, 例如,流利地以英語、西班牙語和法語溝通的語言能力,在祕書長候選人的面試場合上,特別在應答上,他根據提問人的國家語言,「無縫接軌」地切換頻道與提問人溝通,這自然也替自己加分不少。

未來挑戰 折衝國際衝突

除了古特雷斯的特質以及在聯合國難民總署的成績單,成就了他可以更上一層樓成為聯合國領導全球議題、解決國際事務的靈魂人物。葡萄牙政治體系的訓練,也被認為是古特雷斯可以成功的原因,例如,在葡萄牙的政治生態裡,從不鼓勵政治人物淡出公眾視線,而是正面迎戰。葡萄牙總理每星期都得接受議會質詢,各政黨的代表,在媒體前針鋒相對是習以為常的事。葡萄牙甚至被認為是對政治人物辯論口才的要求,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

很明顯地,古特雷斯在接受祕書長候選人面試時,就展現了其突出的語言口才能力。他本身也常以在任職葡萄牙總理期間,接受各方公眾的挑戰和各式的歷練,作為自己有能力解決國際衝突的條件之一。

看來,古特雷斯在政治舞台上的自信以及反應口才的能力,已獲得聯合國成員的肯定,接下來的十年,古特雷斯要被觀察和檢驗的顯然不僅如此。除了世界難民事務外,古特雷斯的能力,「做的」是不是能和「說的」一樣好,甚至更好,已是世界目光焦點之所在;因為 ,再好的說辭口才,也不敵實際的成績單有力,已有葡萄牙總理歷練的古特雷斯,應比任何政治人物都了解這一點。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