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無需商議」,希望台灣婚姻平權不會變成政治角力下犧牲品

「平等無需商議」,希望台灣婚姻平權不會變成政治角力下犧牲品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州長安德魯(Daniel Andrews)甚至寫了一封公開信,呼籲騰博直接通過婚姻平權,他寫道:平等無需商議。

文:George Hong(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博士生)

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坦白說,有多少人真的留意過這個日子呢?過往幾年,或許會在臉書的塗鴉牆看到相關的議題,偶爾會有媒體有個專題報導,但這一天,對我而言從來沒有這麼特別......一直到2016年,我難以忘記2016年12月10日。

2013年秋季,民進黨籍尤美女立委夥同民進黨黨內相同理念的立委鄭麗君,以及關注同志議題以久的蕭美琴委員等人,提出了多元成家三法案:婚姻平權草案、伴侶制度草案、家屬制度。除了婚姻平權外,更提出了異性戀者也能受惠的伴侶制,其精神是「相互扶持」,在不預設性別,也不必然是出於愛情的結合,只要兩人願意承諾彼此照顧,就能夠在法律上共組家庭。進一步希望讓家庭制由家屬制度修改為登記制,破除過去對家庭的觀念,不以血親關係或姻親為限,而以實際的生活照顧,感情聯繫、分享生活為主。

當然,當年提出的制度也附上但書:「如果你已經在一段婚姻關係或已與其他人締結伴侶關係,是不能再重複締結伴侶關係的。」當時,這項多元成家三法案使得輿論沸沸揚揚,以宗教為首的各派反對人馬一一集結,公聽會上,任秀妍律師說了:「有血緣關係的孩子才有可能愛他,收養的小孩不可能愛他」,反對團體的集會文宣上大大地寫著:「家是由一個爸爸一個媽媽所組成的」,集會現場更出現了:「我反對同志,而納粹也是反同志的,所以我穿這樣(納粹軍裝)上街」等荒謬不堪的景象。

這場集會目標是與國民黨團(當年的國會多數黨)會面,時任國民黨黨鞭的費鴻泰接見反對團體時表示:「放心,我們是一夥的。」這項多元成家三法案的推動,就在保守陣營與反對者團體沆瀣一氣下停止了。

直到2015年起,才在2012年總統大選敗選,宣示準備最後一哩路的蔡英文,出馬宣布角逐總統大位後,她的競選團隊在競選階段大膽地表達對婚姻平權的支持。不但在同年同志大遊行之際,透過官方臉書發布支持婚姻平權的影片,隨後更與知名設計師聶永真合作,推出了彩虹募款小物,從包裝、文案,到商品本身都設計感十足的平權悠遊卡/一卡通。在在抓住了渴望婚姻平權同志們的心,當時大家心裡想的是:

也許這一次真的就過了吧。

我是在2015年9月前去澳洲墨爾本求學,當年總統競選活動如火如荼的時候,蔡英文競選團隊發起海外台灣人拍照聲援的活動,活動主軸是邀請海外台灣人聚集在一塊兒,手持標語拍照、上傳、打卡,競選團隊成員說將贈送透明小豬撲滿【1】,給予所有拍照上傳的海外參與者。

由於對當時執政當局的不滿,與對於台灣未來的期待,這股蔡英文的綠色炫風就這樣從北美、歐洲、亞洲襲捲至大洋洲。我膽怯地接下承辦墨爾本活動的主辦工作,聯繫墨爾本志同道合的台灣人,印出手寫牌,聚集30多人,拍照表示支持。我當初的手寫牌,寫的是:「我希望生活在婚姻平權&幸福的台灣」當時朋友們在底下留言鼓勵著:「一定會實現的。」

image1
Photo Credit:George Hong
2016年12月10日,作者於墨爾本串連聲援台灣的婚姻平權集會。

事實上,當年大家都這樣想,我們深信著願意主動做出宣示的候選人,肯定會信守承諾。在當時鼓吹返鄉投票的宣傳策略下,我和在澳洲的朋友們紛紛飛回台灣投票,看著開票的直播,一路從僵持不下到大獲全勝,我們都覺得台灣真的會不一樣了,儘管誰都知道這條路漫長,但似乎有改變的契機,萬不欣喜。

蔡英文政府上任後,鄭麗君委員入閣當起了文化部部長;蕭美琴則順利在花蓮打下一片陣地,進了國會和尤美女委員並肩奮戰。2016年10月,畢安生老師自殺過世,原因是其相伴多年的同性伴侶罹癌,由於現行法規規定,非得是「親屬」才能參與醫療決定,同時遺產問題也讓同性伴侶往往陷入各種財產官司。在這些壓力之下,畢老師的過世,使得婚姻平權的議題再度浮上檯面。

這個悲痛的故事,喚起人們對於婚姻平權的思考,尤美女委員在其他同伴堅持下,總算在年底提出修改民法972的草案,這次的對修法的討論比起3年前更為細緻,不只是民進黨的版本,同時前任TedxTaipei執行長、現任國民黨立法委員許毓仁也提出相應版本,時代力量黨團也提出自己的版本,不管是何者都不脫主軸:婚姻平權。隨著公聽會一場場的開,畢安生老師的照片也曾出現在公聽會場上,人權豈能再等下去?

然後故事如何,我們都知道了。

AP_1633830401759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6年12月3日,在國際人權日前一週,由宗教團體為首的數個組織,也發起一場遊行,反對同性婚姻修法。當時的口號是:「子女教育,父母決定;婚姻家庭,全民決定」

仍舊是以宗教團體為主的反對群體一個個跳出來,高喊著越發荒謬的台詞:「修法後就再也不能叫爸爸、媽媽」、「民法972是給一夫一妻具生殖能力用的」,甚至有人拿澳洲人來舉例說:「如果婚姻平權通過了,澳洲有人要跟摩天輪結婚,我們能讓他跟摩天輪結婚嗎?」

面對這些莫名其妙的言論,再一次讓修法的車輪停滯,執政黨黨鞭柯建銘改口要轉立「專法」。暫且不論立專法涉及的歧視問題,立一套專法要花費多少成本?耗費的社會成本會有多大?

以現行反對方最常提的德國為例,社民黨籍同志運動者呂欣潔日前撰文提及

今年七月至德國訪察,特與德國的社會家庭部門長官見面,德國在立定同性伴侶法之後,司法機關因此多聘請了十幾人,為了查詢比對哪些法條與「夫妻」相關,以及要重新討論如何納入「同性伴侶」,非常耗費社會成本與資源。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大法官也曾明白表示:德國的伴侶法不是一個好的立法範例。我不禁想起,當初那個以「婚姻平權」作為競選策略的蔡英文總統,為何無法像是面對「砍假」議題時,如此強勢的態度,也做出果斷地宣示,要求同黨委員支持修法。

12月10日集會的消息傳出後,遠在澳洲的我和友人們礙於現實因素,無法回到台灣與眾人齊肩,只能再一次跨海聲援。我再一次接下墨爾本場的主辦工作,串聯其他國家關心婚姻平權議題的台灣人,連線號召在10日,同步集會拍照,上傳打卡,秀出我們的支持。

主辦這場活動比起上回來說顯得無奈、苦惱,對比當時我拿的標語:「我希望生活在婚姻平權&幸福的台灣」,一年後,我必須得為了同一個目標聚集,再一次聚集起來,許多海外參與者也發出抱怨的聲音,理由是:不願一而再、再而三地為了「同一個」議題聚集,應該要花時間在其他的事務上才對,紐約場的影像裡,更挑明說了:「我們一年前也聚集在一起,但這次蔡英文並沒有維持她對婚姻平權的承諾,所以我們今天才又再具結,表示我們的立場。」

15391129_1247083975328087_14108722780166
Photo Credit:Cullen Saturn‎分享於1210讓生命不再逝去,為婚姻平權站出來 音樂會
2016年12月10日,支持婚姻平權的集會遊行,湧進超過20萬名支持者到場聲援。

回過頭來說那個和摩天輪結婚的笑話,澳洲並沒有實質通過婚姻平權法案,2015年澳洲大選,原任總理的麥肯騰博(Malcolm Turnbull)有驚無險地連任。他曾經推動公投試圖解決婚姻平權的問題,結果遭到在野黨聯合封殺,當時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州長安德魯(Daniel Andrews)甚至寫了一封公開信,呼籲騰博直接通過婚姻平權,他寫道:

平等無需商議。

Equality is not negotiable.

騰博的公投提案遭封殺後,也有了態度的轉變,他表示短期內不會再提婚姻平權相關議題,一直到解決疑慮為止。現行澳洲的伴侶制,在法律上給予同性伴侶以民事結合的保障,然而制度並不完善,各個地區對於同性伴侶制的法律保障:從財產分配、社會福利,乃至撫養小孩等仍舊莫衷一是,缺乏統一、整體的規範。

8月份時,我曾與一位從伯斯(Perth)搬到墨爾本的新朋友見面,我問了他:為什麼會一個人想從長居的伯斯搬來墨爾本展開新生活?他看著我回答說:「我跟我伴侶在一起13年了,我們是當地第一對登記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彼此也共同擁有一些房產與其他資產。但他過世了,我面對他家人的爭產,在沒有明確法律保障財產分配的狀態下,深陷訴訟,還有那些共同擁有的回憶......我放棄了,決定過來這裡重新開始。」

目前澳洲婚姻平權之路仍迢迢無盡,這次的海外串連活動,我也寄信給澳洲當地團體尋求支持,他們回信裡提及:「Australia is also quite slow to jo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equality. 」澳洲GetUp!組織曾經在2011年拍攝一支《It’s time. End the Marriage discrimination》的宣傳影片,5年過去了,婚姻平權對澳洲人而言成為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停滯不前。台灣的婚姻平權也會變成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嗎?難道現在不是支持婚姻平權的民進黨完全執政的時代嗎?

最後,當年參與蔡英文競選活動時,競選團隊曾說要贈送作為紀念的、那隻象徵著像民間募款的小豬撲滿,直到現在,我們始終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希望台灣的婚姻平權,不會像那個紀念品的承諾一樣,消失不見,我在墨爾本和所有台灣人一起等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