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特朗普的人事布局與對中態度判斷,他想效法的是尼克遜

從特朗普的人事布局與對中態度判斷,他想效法的是尼克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非典型」共和黨政府上台後,很可能表現得像是小布殊政府初期的樣子,卻又像尼克遜政府一樣喜歡放煙霧彈故弄玄虛,而且與俄羅斯在仇視伊斯蘭這點上氣味相投,只不過這一次特朗普突然現身破冰的地點,將不再是北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特朗普(Donald Trump)入主白宮邁入倒數計時,提名人選洞見觀瞻,繼國防部長(Secretary of Defense)之後,全世界都眼睜睜盯著掌理對外方針的國務卿(Secretary of State),究竟會獎落誰家。國務卿的任命向來具有指標性的意義,代表了美國整體的大戰略,將著眼於何處,也能夠預見未來可能的戰略支點,將是以哪個區域為優先。

共和黨向來被認為,對中國的立場較民主黨來得更強硬,不過更精準的說法是,共和黨對於全球大戰略,比較有自己一套系統性的看法,對於推動局勢改變,也傾向採取主動態勢。

上任共和黨籍的美國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上台初期,也曾改變民主黨籍克林頓(Bill Clinton)政府視中國為「戰略夥伴」(strategic partner)的觀點,轉而視其為「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例如處理2001年美中EP-3偵察機擦撞事件,就對中國採取強硬的立場,並公開表示將盡其所能協助防禦台灣,及批准多項先進武器軍售案;惟後來九一一事件,導致風向改變,將重點再次轉向中東、對中採取合作路線。

日前傳出,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密切往來、反對經濟制裁俄羅斯的美國石油巨擘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執行長狄勒森(Rex Tillerson),可望成為國務卿,而傾向台美關係正常化的美國前任駐聯合國大使波頓(John Bolton)則出任副國務卿。

狄勒森擁有豐富的國際商業談判經驗,埃克森美孚在全球50多國皆有業務,並於2011年與俄羅斯能源最大國營企業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簽署聯合探勘和生產石油協議、成立十家合資事業,布局俄羅斯。

波頓則是和特朗普的顧問納瓦洛(Peter Navarro)都屬於對中強硬派,可能藉由「打台灣牌」施壓中國,增加美方在亞太戰略上的籌碼。波頓更是長久以來就相當關注於台美關係,無論是在美國企業研究所智庫(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擔任資深副院長、 軍控、反擴散及裁軍事務的國務次卿(Under Secretary of State for Arms Control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一直到駐聯合國,都沒有改變這樣子的立場。

特朗普提名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是前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長佛林(Michael T. Flynn),他是中東專家,對伊斯蘭的敵意高到自由派人士連聽他說話都覺得是在散播歧視跟仇恨,他對於伊斯蘭極端主義份子可能會採取以暴制暴的立場。

狄勒森、波頓、佛林,儘管他們專注領域各有不同,不過三人的共通點,都是認為「美國還有比俄羅斯更重要的敵人應該優先處理」,換句話說,如果是這個組合,特朗普效法尼克遜(Richard Nixon)的意圖就相當明顯。

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政治經濟研究員艾伯斯達特(Nicholas Eberstadt)認為:「尼克遜暗中盤算著,想利用他奉行的『狂人理論』(madman theory),讓外國領袖認為他不可預測且缺乏理性,藉此影響國際事務。相較於尼克遜,特朗普處在更有利位置,得以盡情操作狂人理論。」

既然俄羅斯不是頭號目標,與俄羅斯合作就是為了緩解美國在中東的壓力。那麼,美國打算要把自己的力氣花在哪裡呢?我們或許能夠從北京近期的冷處理喬出端倪。

北京十分清楚,共和黨鷹派喜歡硬碰硬,傾向於踩中國的痛點,哪一點反應最激烈,未來就可能成為美方的施力點。

姑且不論特朗普與蔡英文通話,究竟是短線操作還是長期布局,光是看特朗普策士們的立場,就不難看出,除非再來一次九一一,否則這個「非典型」共和黨政府上台後,很可能表現得像是小布殊政府初期的樣子,卻又像尼克遜政府一樣喜歡放煙霧彈故弄玄虛,而且與俄羅斯在仇視伊斯蘭這點上氣味相投,只不過這一次特朗普突然現身破冰的地點,將不再是北京。

另一個值得台灣觀察的重點是,除了最近訪台的葉望輝(Stephen Yates)以外,特朗普陣營還有另一個在台渡過青春的摩門傳教士,也一度被列為國務卿人選,那就是擁有台灣經驗、曾任美國駐中、駐新加坡大使經驗的洪博培(Jon Huntsman Jr.)。

少數擁有台星中三國經驗的他,隨著南海議題越來越重要、中星關係逐漸出現矛盾的時候,勢必成為特朗普陣營的一位重要策士。

洪博培在2009年8月至2011年4月間出使中國期間,正是美國「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政策成型的時期。洪博培2012年總統大選前,曾投入共和黨黨內初選,在第三場南卡羅萊納州的辯論會上,一度透露過,網路自由才是對付中國共產黨最好的武器。

即便不是國務卿,洪博培未來若有機會在特朗普政府佔有一席之地,從2006年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一直到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國務卿時期大力建制的「全球網路自由特殊部隊」(Global Internet Freedom Task Force, GIFT),將可望進一步獲得發展空間。

從中國內部「和平演變」、遍地開花的對中戰略,很可能為其所延續,未來美中之間「網路人權」與「網路主權」的國際論述之爭,也會快速浮上檯面,成為國際角力主要的議題。

雖然特朗普的人事布局,乍看之下對台灣似乎是利多,但是千萬別忘了,這些「友台」立場的前題,都必須符合美國利益。也因此,該如何降低美國挺台灣的成本、或是提高美國不挺台灣的利益損失,才是決定台灣究竟能在特朗普政府任內,獲得多少實質進展的關鍵所在,此類機遇少見,希望台灣不會再錯失良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