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韻腳的終結之作,柯恩〈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馬世芳:韻腳的終結之作,柯恩〈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ohen的歌詞,往往不能單從字面的意思理解。他經常織進聖經、古典文學、哲學、歷史的典故,Cohen的猶太背景,更是理解許多作品的關鍵。此曲乍看可以解讀成情歌,內情卻不單純。

文:馬世芳

11月初,加拿大詩人歌手Leonard Cohen辭世,享年82歲。老先生死前兩個多星期才發表精采絕倫的專輯《You Want It Darker》,之前出面接受公開訪談,靈光慧黠一如往昔。他曾說:「我已經準備好要死了,但願不至於太不舒服」嚇壞了全世界的歌迷,以為他不久人世。沒多久他笑著闢謠,還說要活到120歲。誰知道,他在半夜摔了一跤,不久便在睡夢中過世了。

他的經紀人說:「他的死來得突然,非常意外,但是他走得很安詳。」是的,他終究是在睡夢中舒舒服服上路的,多少滿足了他的願望。

這幾天,〈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不斷在腦中重播-這首歌來自他1984年的專輯《Various Positions》,歷來翻唱無數,早已上升到類似「標準曲」的地位。這首歌借用了希臘民族舞曲Hasapiko的形式,Cohen早年曾在愛琴海的小島住過好些年,過著波希米亞式的放浪人生,不難想像,他肯定有很深的「希臘情結」。

Cohen的歌詞,往往不能單從字面的意思理解。他經常織進聖經、古典文學、哲學、歷史的典故,Cohen的猶太背景,更是理解許多作品的關鍵。此曲乍看可以解讀成情歌,內情卻不單純:

帶我舞向你的美麗,伴一支燃燒的小提琴
帶我舞過恐慌,直到我安頓身心

Dance me to your beauty with a burning violin
Dance me through the panic 'til I'm gathered safely in

它的靈感,竟來自慘絕人寰的納粹大屠殺。Cohen曾經透露:「在死亡集中營,就在焚屍爐的旁邊,有一組弦樂四重奏被強迫演奏音樂,就在那些恐怖的事情不斷進行的時候。那些音樂家的命運也是註定恐怖的,他們得在牢友被殺死、被燒掉的時候演奏古典音樂⋯⋯那是存在的終結,還有毀滅生命的激情。」

有了這樣的理解,再讀歌詞,當有別樣的體會了。「愛的盡頭」是什麼呢?是浪漫的天長地久,還是不可避免的死亡與毀滅?

把我像橄欖枝那樣舉起,作那引我回家的白鴿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Lift me like an olive branch and be my homeward dove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這是《聖經》典故:毀滅世界的大雨終於停了,諾亞方舟送出的白鴿銜回橄欖枝,於是眾多生靈終於可以回到陸地,繁衍生息。我們還注意到另一件事:Leonard Cohen的用韻。英文的Love這個字,儘管在流行歌裡出現過千百萬次,卻不常放在句尾。原來整個英語詞庫能和Love押韻的字,只有區區4個半:Dove(鴿子)、Above(在⋯⋯上面)、Glove(手套)、Shove(猛推),和介系詞Of。所以英文情歌有一大堆「我愛比天高」「我愛好比天上星星」(這是Above),或者讚美愛人就跟小斑鳩(Turtle dove)一樣可愛,都已成為陳腔濫調。Cohen卻用聖經典故,把那隻白鴿化為至高無上的救贖。

容我目睹你的美麗,當見證者都離開
容我感受你的一舉一動,就像巴比倫的子民
慢慢為我揭示那侷限著我的一切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Oh let me see your beauty when the witnesses are gone
Let me feel you moving like they do in Babylon
Show me slowly what I only know the limits of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聖經》裡的巴比倫,是墮落邪惡的象徵。和下句並讀,就有了肉慾的伏流。第三句Cohen用虛詞(of)押尾韻,卻一點兒不見勉強。

帶我舞向婚禮,帶我不停地舞
帶我溫柔地舞,舞到天長地久
我倆在愛裡沉落,在愛裡高升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Dance me to the wedding now, dance me on and on
Dance me very tenderly and dance me very long
We're both of us beneath our love, we're both of us above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同樣是第三句,早已用爛了的Above這個字,Cohen竟在這裡用Beneath和它對仗,寫出了一組排比的意象,漂亮極了。

帶我舞向期待降生的孩子
帶我舞過我倆吻穿的簾幕
支起遮風蔽雨的帳棚,儘管每條繩線都已殘舊⋯⋯
觸碰我,以你赤裸的手,或是戴上手套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Dance me to the children who are asking to be born
Dance me through the curtains that our kisses have outworn
Raise a tent of shelter now, though every thread is torn
Touch me with your naked hand or touch me with your glove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手套(glove)通常成雙成對,單獨一隻是很難入歌的。Cohen卻讓它變得合情合理-你馬上看見情人緩緩伸出一隻手,輕輕觸碰對方。而這隻手套,彷彿帶著情慾暗示。

除了Shove,這首歌把其他3個半可以和Love押韻的字都用上了,可以管窺Leonard Cohen造句煉詞的功力。後人要再用同樣的韻寫歌,幾乎不可能超越。這首歌,或許便是這組韻腳的終結之作呢。

本文獲小日子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