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箱化的現代農食系統:多國綜合企業對農業、糧食、種子的支配

黑箱化的現代農食系統:多國綜合企業對農業、糧食、種子的支配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農業綜合企業介入政治很深,甚至有「食物政治學」(Food Politics)這樣的專門用語。一般所謂政治特別是國際政治,指的是為了維護、爭取國家利益而在國際間進行的各種權力鬥爭,國際政治學界認為國際經濟也從屬於國際政治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久野秀二

農產品貿易在統計上反映了國與國的關係,WTO(世界貿易組織)農業協定與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等與農業有關的貿易自由化談判,也是各國你爭我奪的一部分。畢竟農產品是構成國民經濟與國際經濟不可或缺的區塊,然而,只剩下少數國家和農產品項目還是採取由政府統一進行管理的方式,大部分已變成民間企業在承攬經營全球農產品貿易,跨越國境進行交易者也很多,其中,彼此對峙的並非A國農民與B國農民與糧食消費者,而是把農產品當作商品處理的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

只是大多數農產品在國際貿易過程中並不會出現貿易商名字,因此人們食用進口蔬果之際,不一定會聯想到背後控制的那隻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的手。但事實上如後述,很多穀物與油料作物種子幾乎都由嘉吉(Cargill)這種大企業一手操控。

農業綜合企業

所謂「農業綜合企業」,原本指一個企業經營各種農業與糧食相關產業,不過,實務上大多指特定超大型國際農業與糧食企業。農業與糧食相關產業從農業生產到糧食消費過程中,透過商品價值鏈而形成非常複雜的運作,而且每個環節運作邏輯都不相同,具體而言有以下五大類:

  1. 種子、農藥、肥料、農業機械、飼料等農業資材部門;
  2. 農產品集散、貯藏、製粉、碾碎等初級加工及負責流通與販賣的農產品交易部門;
  3. 加工食品、冷凍食品製造之加工部門;
  4. 餐廳等提供餐飲服務的食品服務部門;
  5. 直接面對最終消費者的食品零售部門(圖2-1)。
[p54]圖2-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這些不同產業部門透過水平整合現在已經出現全球寡佔化現象,大企業運用商品價值鏈概念進行相關企業垂直整合與策略運作,更有能力衍生不同面貌的新事業群。

本章主要探討多國籍農業企業。多國籍企業和一般企業主要差別在於設立海外子公司,透過資產操作在海外直接進行事業活動。事業活動在多國之間進行,因此稱為多國籍企業,以在多個國家進行活動這點而言可稱為多國籍(multinational),但以其在跨越國境進行活動這特點來看,也是經營跨越國境的「跨國籍」(transnational)。有些大型多國籍農業企業在全球市場中擁有壓倒性影響力,甚至也有能力介入各國農業與農產品貿易政策之形成,扮演政治主體之重要角色。  

看不見的巨人——嘉吉(Cargill)  

2010年5月19日英國《金融時報》做了一篇專題報導,搭配典型英式早餐照片的是以下文章:「紅豬肉到鹽、砂糖、可可、棉布等等,這家美國企業所供給的產品,已經把我們餐桌上所有東西全包了」。嘉吉其實就是全球最大的非上市企業,該公司是全球第三大食肉加工企業,也生產製造培根、香腸與煎蛋等蛋料理的原料。該公司更是全球最大穀物貿易商,掌握全球非常大部分用來製造麵包的小麥,以及製造乳瑪琳等的油料作物,全球玉米貿易同樣由該公司掌控。

嘉吉旗下有全球第二大家畜飼料品牌,如果失去該公司提供的穀物、飼料與油料作物,恐怕全球的酪農業都要停擺。不僅如此,該公司旗下化學肥料子公司「美盛」(The Mosaic Company)排名全球第三大,專門提供番茄與香菇等栽培所需之化肥。就連餐桌上使用的調味料與鹽,嘉吉產品也充斥市場。再來,身為巴西最大柳橙果汁加工與出口企業,乃至於製造塑膠杯的工廠,其原料大豆與玉米,都是由嘉吉一手包辦;該公司還是可可與巧克力的原料可可豆及砂糖的全球最大貿易與加工企業。難以想像,就連餐桌上的杯墊與餐巾原料棉,嘉吉同樣掌握全球第二大交易量。

貿易上所謂「寡佔」,是指前四家公司的某些產品市佔率合計超過40%~50%,在此狀態下很容易阻礙市場自由競爭與公平貿易。我們將各主要品項的市場佔有率整理為圖表,如表2-1所示,包括嘉吉在內大型的多國籍農業綜合企業,他們在國際農產品市場的寡佔程度已高得嚇人,這些企業包括嘉吉(Cargill)、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美國)、路易達孚(LDC, Louis Dreyfus Commodities,荷蘭)、邦吉(Bunge,美國)等巨大穀物貿易商,這四家所謂的「穀物巨人」經常根據其英文字被稱為「ABCD」。

其中,嘉吉被稱為「看不見的巨人」,與LDC一樣未上市,經營實態外界難以得知。這兩家企業之所以有如神隱,乃是因為他們生產、販售的產品並非最終消費商品,一般消費者不會在超市或超商陳列產品包裝上看到這兩家企業的名稱或品牌,因此所謂「看不見的巨人」並不只是說該公司未上市,而是說明這兩家大企業的手深深探進人們日常各種食品與飲食相關用品,消費者卻毫無察覺。總之,我們大部分人都在不知不覺之中早已成為這兩家超巨大穀物商與農糧複合企業的「忠實客戶」。

[p57]表2-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1865年成立的嘉吉,目前在全世界65國有業務,全球員工合計14萬人,2013年度營業額高達1367億美元,主要業務內容為穀物與油料作物交易,以及這些產品的加工、飼料生產、畜產、肉品加工、營業用加工食品等垂直性擴大的事業,再加上掌控柳橙、棉花、砂糖、可可等水平式擴大的事業。

除此之外,該公司使用這些農產品原料進行澱粉、糖化製品(葡萄糖、高果糖玉米糖漿等)、乳脂製品(卵磷脂等)、合成樹脂(聚乳酸)、乙醇等商品開發,更加垂直擴大其事業觸角,提供給農業生產者與零售商、餐廳各種服務與解決方案,甚至還運用其國際商品貿易經驗與技巧,將事業部門拓展到能源、運輸企業與金融、保險企業等,做水平與垂直的全面擴張,提升各部門的市場佔有率。

雖然農產品貿易毛利不高,只能薄利多銷,但像嘉吉這樣超大型穀物貿易商因寡佔整個相關產品國際貿易市場,而且不只進行農產品貿易,還掌控生產農作物的肥料以及生產加工食品使用的各種原料,因此得以發展下游的高附加價值產業。

更何況該公司在國際農業市場幾乎「獨佔」相關交易情報,所以該公司不只能直接整合各項事業,更具有對各領域主要企業子公司擬訂最有利的全球事業策略,具備應變狀況的柔軟性;且該公司非常重視金融與風險管理,這方面累積無人能出其右的經驗與操作技術,因此,業務整體保持穩定,版圖持續擴大。例如,近年來全球農產品市場經常出現劇烈波動(價格忽高忽低),該公司不僅未受影響,反而能善用局勢,在亂局中賺到巨額利潤。  

這類超大型多國籍穀物貿易商因為購入大量原料並販賣材料,形成超高市佔率以及上下游事業垂直整合,故得以掌控農產品價格,甚至連小盤商、加工企業與農業生產者都必須看其臉色。特別是嘉吉,同時擁有超大型食品加工事業以及家畜飼料事業、生產者服務事業等,加總起來的影響力更是難以估計。

政治影響力  

農業綜合企業介入政治很深,甚至有「食物政治學」(Food Politics)這樣的專門用語。一般所謂政治特別是國際政治,指的是為了維護、爭取國家利益而在國際間進行的各種權力鬥爭,國際政治學界認為國際經濟也從屬於國際政治學。

然而近年來的發展趨勢與此背道而馳,國際間經濟與貿易互動量愈來愈大,相互依存關係愈來愈深,因此,影響國際政治的主要因素不再只是國家與政府組織,各種非政府組織乃至於多國籍企業也取得很大的影響力。全球化愈來愈深刻的今天,國際規則與規範形成的場域已經遠離國家。

許多巨大多國籍企業規模甚至已超過某些國家的GDP,因此,身為經濟主體的這些多國籍企業實質上已經成為某種程度上的政治主體,可影響某些國家甚至國際相關政策形成;他們同時對於新市場環境與政策對策保持著高度的應對能力,顯示出強大的存在感,這尤其在農業與糧食領域更顯突出。他們能細膩地介入農業與糧食領域,調整市場制度與價格,主導形成或影響某些政策,這便是「食物政治學」或「糧食政治學」之定義。  

多國籍企業影響甚至操縱政治的方法,首先是提供大量政治獻金進行國會遊說,聘請政府相關官員來其企業任職,或者反向操作讓企業幹部進入政府擔任官員,這就是所謂的「旋轉門」,例如雷根時代代表美國參加GATT烏拉圭回合(GATT Uruguay Round)談判農業事務並起草美國提案的阿姆斯圖茲(Daniel Amstutz),在那之前就是嘉吉副總經理。阿姆斯圖茲於1960年~1970年擔任嘉吉副總經理之後,出任美國農業部國際談判副代表,1980年代後半進入商業部,被任命為GATT烏拉圭回合農業談判的主談官員,任務結束後又成為食品與糧食業者的國會遊說代表以及國際穀物理事會秘書長,同時擔任嘉吉企業的顧問。 

第二,積極地與國會公聽會或政府機構成立的各種專家諮詢委員會產生關係,公開表明企業與業界的利益並希望反應在政策與法案上。2011年12月美國眾議院聯邦預算委員會貿易小委員會召開TPP相關公聽會,沃爾瑪總經理和嘉吉國際事業部負責人同時擔任民間部門代表,而在公聽會上發表主張。

嘉吉經常在農業與糧食諮詢委員會中擔任正式成員,在美國的貿易政策上扮演極為重要位置的眾議院貿易諮詢委員會的農業政策會議中,該公司副總經理每次都會出席。該公司不只單獨行動,還積極介入各種產業公會,擔任北美製粉業協會、玉米精製業協會、美國飼料產業協會、美國食肉協會、食品原料製造協會等組織理事長,也出任「為實現TPP的美國企業聯合會」以及「促進美國APEC利益之友會」等業界壟斷產業團體的共同議長或理事,企圖運用其產業影響力主導相關政策形成。  

第三,不只直接或間接影響政策形成,這些大型農業綜合企業會為了規避法律拘束力或政府管制,率先參加或建立自主管理制度,諸如規格、認證、標示方式等等,甚至直接主導也不是稀有的事。例如,特別是經營香蕉、咖啡、紅茶等加工業務的農業綜合企業,旗下大型農場勞動條件惡劣,使用過度農藥造成污染,鎮壓工會或嚴重剝削契作農家;他們透過影響政策與法案而制訂有利於他們的社會與環境法規,沒有自我改進就可取得各種公平貿易認證。奇基塔與星巴克惡名昭彰。  

近年來棕櫚油全球需求量大增,東南亞大幅擴建棕櫚樹農園導致森林生態系被破壞,威脅民眾改變傳統土地利用方式,相關企業與國際NGO因此於2004年成立「永續經營棕櫚油圓桌會議」(RSPO),於隔年擬訂「基本方針」。原本該會議希望確立「棕櫚油生產透明性」、「友善環境、維護自然資源與生物多樣性」、「企業應對勞工與受影響村落進行補償」與「開發農園必須負起環保責任」,但最後變成毫無約束力的「自主規範」,實施效果大打折扣。

同理,巴西的亞馬遜地區與喜拉朵(Cerrado)地區種植大量黃豆摧毀當地重要的自然生態系引起批評,有關單位2005年成立「大豆生產需負更多責任圓桌會議」(RTRS),希望討論出國際標準與實施注意要項,這項圓桌會議出席者除了世界自然保護基金會(WWF)與樂施會(Oxfam)等等許多著名國際公民社會組織之外,也讓嘉吉與ADM等貿易公司以及雀巢等巨型食品加工企業、卡夫與好市多等零售業者出席,這個部分得到了很高的評價;然而相對地,公會聯合組織、小農與農場勞動者組織、原住民團體乃至於多國籍企業行動監督團體內部也有不少批判圓桌會議這種形式的聲音。

事實上,今天在各種社會的、環境的行動規範和規格認證導入已日漸普及化,但這些大型農業綜合企業仍繼續在其生產過程中破壞環境、生活,主宰全球糧食供給。

書籍介紹

《食農社會學:從生命與地方的角度出發》,開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桝潟俊子、谷口吉光、立川雅司等編著
譯者:蕭志強丶鍾怡婷丶林朝成丶王偉綱

隨著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的興起,公民退位為消費者;生產者與消費者、農村與都市的矛盾逐漸拉大。繼之二戰後由美國主導的發展主義與對環境、生態的不當掠奪,後果就是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糧食問題,甚至危及人類生存尊嚴。

本書集結日本食農專家的十四篇專論,探索食農議題的各個面向以及建構新倫理,讓讀者再度從消費者化身公民,奪回自主權。

食與農從人們對飲食認知出發,藉另類食物選擇(網絡)的呈現,擴及農業生產、品種改良、食品加工、廚藝呈現的統整並觸及各類的矛盾,甚或基因改造對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的衝擊;延伸人民生活在鄉村的種種可能,意味著地方社會的再認識,地方並非空間場域而是歸屬、記憶、認同、味覺、風土與習慣的形塑之處。

未命名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