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語的歷史:來自土耳其情書的含蓄傳情方式

花語的歷史:來自土耳其情書的含蓄傳情方式
Photo Credit: unsplash by Jeremy C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送花已經是現在常見的禮儀,我們會依不同對象、場合、目的,送出不同種類的花。因為,各種花都已經有慣常的代表意義,也稱之為花語。而花語由來已久,本文將為我們介紹過去花語的歷史,以及一些長期以來,不曾改變過的美麗花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史蒂芬・巴克曼

專屬愛花人的祕密語言

1890年的某個清晨,一名信差來到時髦的倫敦郊區。他敲敲一扇大門,留下什麼東西便迅速離去。一名年輕女子應門後,卻發現沒有人。她低頭一看,從門階上拾起一小束花。她把花束捧到面前,享受香堇菜、石竹與水仙的香氣,還露出燦爛的笑容。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女子頓時露出擔憂的表情。這束花會不會是閨中密友送來的訊息?可惜父母護女心切,不喜歡好友那英俊的哥哥。她的好友是不是扮起媒人,幫忙安排她和那名男子在今天稍晚偷偷約會?這束花不僅露出了端倪,還以花的形式與祕密語言傳達更多訊息—要是她能推斷出正確的意思就好了。

她把花拿進房裡,要查閱一本她所珍藏的書。那本書是西德里克.弗蘭德(Reverend Hilderic Friend,1852–1940)所寫的《花的學問》(Flowers and Flower Lore,1884)。來瞧瞧吧—裡面提到,堇菜的意思可能是謙虛、美德,也或許是愛慕者的情感。

自古以來,花是供人欣賞的裝飾品,其芬芳馥郁的香氣與美能增添生活情趣。到了十九世紀,尤其是英法兩國女性,深受花的形式文化(formalized culture)所吸引,因此常創作線條繁複的花朵畫作。有人說,花語是低調的通用語,有待人們研究與使用。

以花傳意源自於亞洲,透過英國孟塔古夫人(Lady Mary Wortley Montagu,1689–1762)的書信,才引進英法與其他國家。她是諷刺詩人亞歷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的知己與友人,1716年到1718年間,她持續從土耳其與波普魚雁往返。

她說,伊斯坦堡人會用一種神祕語言,以花來殷勤訴說高尚的愛情。

「土耳其情書」不需要墨與紙,而是用個小囊,裡頭裝幾樣東西,每樣東西代表不同的文字或句子。這囊中可能有一顆珍珠,搭配丁香、鬱金香,一塊香皂、一塊木炭與一根稻草。

從1803年拿破崙戰爭爆發,到1815年的尾聲,巴黎與法國其他城市開始出現探討花的象徵語言的文章、小冊子與書籍。在文學中,常提及花的文體類型包括繁複的詠花之詩,例如1844年查爾斯-路易.莫勒逢(Charles-Louis Mollevant)的情詩。他把花朵視為「迷人的信差」,是含蓄的小姐用來傳情的方式,讓她們悄悄和朋友或情人溝通,藉此避免父母過問。

把花當成密碼的作法中,最重要的應屬1819年,巴黎有個筆名為夏洛特.德.拉圖女士(Madame Charlotte de Latour)的作家寫了一本書。多數學者認為,作者本名是路易絲.柯東貝(Louise Cortambert,1775–1853),也就是地理學家歐仁.柯東貝(Eugène Cortambert)的妻子。

拉圖的《花語》(Le Langage des fleurs)按照季節依序列出花朵,說明每種花或綜合花束的意義,因此讀者可運用這些花語,傳達祕密訊息給朋友或情人。比方說,橘色花代表希望,萬壽菊代表絕望,向日葵的意思是堅定不移,玫瑰是美的化身。如果含苞玫瑰的莖有刺,但是葉子還完整,代表「我擔憂,但仍抱著希望」。無刺的玫瑰可能代表「一見鍾情」。當然,這種傳情方式很複雜,不容易靠直覺理解。

拉圖的著作在法國與其他歐洲國家頗受歡迎,但或許以花傳情總是風花雪月之事,總不免淪入淫穢的暗示。不過,她的讀者群很廣,這書也多次再版。這時期的其他作家也陶醉在以花來傳達象徵意義。

1898年的《新花語》(Le Nouveau Langage des fleurs)中,西理厄斯.德.馬西里(Sirius de Massilie)依據花的顏色與香氣,羅列花朵所代表的意義。在他的分類中,白花代表純潔、橘花代表童貞、紅花代表熱烈的愛、綠花代表希望、黃花代表婚姻、堇菜適合寡婦。各種色澤的玫瑰則共有二十一種不同意義。

尚.傑拉德(Jean Ignace Isidore Gérard,1803–47)是知名的巴黎漫畫家,常以筆名「葛宏德維」發表作品。他在一八四七年的大作《花樣女人》中(Les Fleurs Animées)展現了想像力,把諷刺詩搭配彩色的花朵插畫,讀起來趣味橫生。

畫中的花都變成了人類,這些擬人化的花就像女子們在頭上、身上穿戴或當裝飾的繽紛花朵,恰好反映出各女性的人生樣貌與個性。在其中一幅《薊》(Chardon)中,有個渾身是薊刺的女子,她站在原地不動,與她面對面的則是個服裝筆挺的驢子。

花-花樣女人-驢
Photo Credit: 攝影/史蒂芬.巴克曼 Stephen Buchmann,臉譜提供
擬人化的花朵:這張古老的薊圖,取自巴黎漫畫家葛宏德維1847年的作品《花樣女人》

拉圖的《花語》終於在1834年來到美國,以《花的語言與象徵》(The Language of Flowers, or Alphabet of Floral Emblems)這個書名在紐約出版。同主題的書籍也陸續問世,例如艾伯特.賈克馬(Albert Jacquemart,1808–75)就曾寫過這樣的書,而每個作者則各有各的忠誠讀者與擁護者。這段期間,由於彩色印刷(平版印刷)技術漸臻成熟,更普遍應用到書籍印刷上,遂促成花朵知識普及,民眾漸漸知道如何以花委婉溝通。

在不同的歷史與文化中,花的象徵意義並非一成不變或放諸四海皆準,在1800年代拉圖的諸多版本中,花的意義就未必一致。今天英美與法國讀者仍可讀到類似的書籍,這些廣受歡迎的書籍會簡述花朵的象徵與隱含意義。

不過,許多花已經失去過去的象徵意義,或意義出現變化。但有些仍完整保留下來,例如:

紫苑(紫苑屬(Aster)):
優雅與愛。

杜鵑(杜鵑花屬):
代表節制、熱情與女人味(在中國),還有脆弱與保重。

滿天星(霞草屬(Gypsophila)):
代表純潔的心、天真(因為是白色),以及基督教觀念,包括聖靈的氣息。

秋海棠(秋海棠屬):
代表多采多姿的個性,或是要謹慎、要對方提高警覺。

海芋(馬蹄蓮屬):
代表壯麗的美。墨西哥畫家迪亞哥.里維拉(Diego Rivera)與美國藝術家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Totto O’Keeffe)常將海芋入畫,以傳達其象徵意義。

山茶花(山茶屬):
代表崇拜、完美,可為男人帶來好運,也代表感激與高尚。

康乃馨(石竹屬):
代表幻想、衝動、奇想、喜悅、忠誠的愛,白色康乃馨則是代表鄙視與拒絕。有時男同性戀會佩戴綠色康乃馨。

菊花(菊屬):
特別是在中國,白菊代表豐盛、喜悅、財富、樂觀、真實;紅菊代表希望、休息、友誼與恆久之愛。

梔子花(梔子屬):
暗戀、純潔與高尚。

鳶尾(鳶尾屬):
紫黃色花朵代表信仰、智慧、珍惜的友誼、希望、英勇、愛的承諾、智慧。人類對這花的要求還真不少。

紫丁香(紫丁香屬):
代表愛、榮耀、年少純真與年輕。

萬壽菊(萬壽菊屬):
悲傷、絕望與哀戚。

蘭花(嘉德麗雅蘭屬、蕙蘭屬、雷麗亞蘭屬等等):
促成愛情、美麗、高尚、多子多孫、體貼與成熟。

玫瑰(薔薇屬):
象徵許多事物,最重要的是愛情。也用來紀念,有著熱情(紅玫瑰)、純潔(白玫瑰)、幸福(粉紅玫瑰)、不忠(黃玫瑰)與不為人知的美等意涵。真不知道綠玫瑰與藍玫瑰代表什麼意思?

鬱金香(鬱金香屬):
代表名聲與無瑕的愛。紅色鬱金香代表「相信我」,也是愛的宣示;雜色鬱金香代表「你的眼睛很美」;黃色鬱金香代表「你的笑容有如陽光」。奶油色鬱金香代表「我永遠愛你」。

香堇菜(堇菜屬):
節制。有人認為藍色堇菜代表「我永遠真心」。白色堇菜代表「讓我們試試看幸福的可能」。

百日草(百日草屬):
代表想念一個不在的朋友、雋永的情感、恆久、善良,以及天天想念至愛的人。

本文摘錄自《花,如何改變世界》,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臉譜12月_花如何改變世界_立體書封(1117)

書籍介紹:

假若世上的花都消失了,人類還能擁有當今的文明嗎?

花,如何成就這個花花世界?

  • 十七世紀的荷蘭鬱金香狂熱,竟引發了世界史上第一次泡沫經濟!
  • 花期鮮少超過一天的番紅花,為什麼花絲竟然和純金一樣昂貴?
  • 少了玫瑰花香,克麗奧佩卓七世可能無法奪回大權,成為聞名於世的埃及豔后。
  • 花授粉後化為肥碩的椰棗、小麥、大麥,孕育出兩河流域古文明。
  • 不起眼的花蜜,卻幫助了無數蜜蜂和傳粉生物族群得以延續,促進幾千年來的農業、園藝發展。
  • 達爾文的蘭花和孟德爾的豌豆花,徹底影響了近兩百年來演化論和生物基因研究的走向。
  • 西方喪禮和婚禮上常見的百合、鼠尾草、迷迭香,除了美觀及文化象徵外,更有消毒、除臭和療癒的效果。

原來,花與人的連結遠比我們以為的更緊密、複雜而驚奇……

作者簡介:

史蒂芬・巴克曼(Stephen Buchmann)

傳粉生態學家,現為亞利桑那大學昆蟲系與生態演化生物系合聘教授。他是倫敦林奈學會(Linnean Society)會員,發表過一百五十篇以上經同儕審閱的研究,也出版過十一本書,其中與蓋瑞・保羅・那伯漢(Gary Paul Nabhan)合著的《被遺忘的授粉者》(The Forgotten Pollinators)曾入圍《洛杉磯時報》好書獎(Los Angeles Times Book Prize)決選,並曾以其著作獲得美國獨立書商頒發的班傑明富蘭克林獎(IBPA Silver Ben Franklin Award)及NSTA美國科學教師協會推薦科學類好書(NSTA Outstanding Science Trade Book)。巴克曼與妻子凱伊・瑞克特(Kay Richter)律師目前住在土桑市索諾拉沙漠地區。

責任編輯:林奕甫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