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同志寫給尤美女的信〉的異見:一夫一妻制從悲劇演化而來,同婚也是

對〈同志寫給尤美女的信〉的異見:一夫一妻制從悲劇演化而來,同婚也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夫一妻並不是與生俱來的保障,要透過好多好多的生命悲劇,才有現在的基本權益。歷史的過程演化,造就成許多的壓迫,人們逐漸增加性別意識,進而修改過時的法案,這才是能讓每個人自由的行使義務權益,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是相同道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網路又再風傳台灣守護家庭聯盟(簡稱護家盟)2014年07月22日官網所刊登「一位男同志寫給尤美女的信:我從小就是男同,我反對同性婚」一文。其內容可質疑真實性外,裡頭提到:

「一男一女婚姻的保障不是巧合,不是同性戀走衰運,生在一個恰巧法律剛好訂為一男一女婚姻的社會,男女先天構造上的契合,以及生育繁衍的重大意義,並且也是以此產生出家庭,接著建構社會,有了國家,它有它珍貴而不可取代的意義,因此法理上這樣唯獨保障一男一女婚姻是有它的意義在。」

此段文章可見,筆者對於台灣民法的演進以及女性權益上的促進不甚了解。因此我好奇地翻出了舊民法(目前使用的民法,已經修訂或刪除)來對照此篇文章的論述。

1931年5月5日所頒布民法第987條規定「女子自婚姻關係消滅後,非逾六個月不得再行結婚。但於六個月內已分娩者,不在此限。」也就是說在當時一男一女的民法保障,只保障男性權益,對於離婚後的女性卻是阻礙重重。

我們對於家庭婚姻的定義來說,亞洲文化擁有嚴重的「傳男不傳女」。例如現在還有許多宮廟的官將守、八家將,依然還有男女傳承的差別。

根據西蒙.波娃著作《第二性》裡的性別歷史來看,不管是東方或西方都存在一種男性繼承的風氣。「嫁前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東方女性三從中可以看出,對於男性家族的依附、附屬。而男性家族可在女性嫁過去後,有權掌握女性嫁妝財產(印度女性出嫁需準備重聘嫁妝,才可嫁得出去)。而女性生產頭胎必須是生理男性小孩,才能在丈夫死後,順理的繼承夫家財產。

這一套父權公式,其實是在維護男性家族的財產不被外戚給佔據,因此聽到很多文化都是丈夫死了,老婆改嫁給小叔的狀況。所以對於女性離婚,舊民法的規定其實是對女性的規訓,嚴重的說,女性只是過繼財產。

近年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國民黨換柱事件。政治一直以來所為男性把持,而國民黨身為比較右派的組織,對於女性要掌權這百年老黨,黨內的男性出現了「權力焦慮」才展開換柱風暴,讓男性政治家重新掌握權力;另外南韓近來的朴槿惠下台案,我們可以長期觀察南韓女性在政治圈內的困境。

再來是同時間,當時民法第1051條規定:「兩願離婚後,關於子女之監護,由夫任之。但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

如上面所說女性為過繼財產,相對的子女親權無法擁有。電影《女權之聲》裡的主角問她老公已:「如果我們有一個女孩,他會過怎樣的日子」她老公回一句很重要的話:「就跟你一樣」。電影到中段,主角因參與女權運動被趕出家門,希望可以見一面他的小孩。

主角:小孩是屬於我的。
主角老公:在法律上他是我的,他屬於誰我說的算。這就是法律。

電影裡的主角因為看見自己的卑微,連小孩親權權益都沒有,再加上她老公先前說的,未來女孩都跟他一樣沒有任何權力,所以起身抗爭。這與台灣20年代的民法一樣,女性在家庭婚姻裡是從屬男人的、是當客體的。她無法擁有自己的相關財產、親權、繼承,都是由男人給把持住。

一夫一妻並不是與生俱來的保障,要透過好多好多的生命悲劇,才有現在的基本權益。歷史的過程演化,造就成許多的壓迫,人們逐漸增加性別意識,進而修改過時的法案,這才是能讓每個人自由的行使義務權益,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是相同道理。姑且護家盟這篇文章筆者是後同志,那難道對於與他進入婚姻的女性或男性,就是一種公平的對待?

在中國有同妻俱樂部(男同志進入異性戀婚姻裡的另一伴),這些女人就是在同性戀無法展現自己壓迫下的產物,她們互相取暖、擁抱,讓一些同妻們得到一種同儕情感支持,難道這就是我們所樂見的社會情況嗎?

後同志反同婚文章處處為破綻,不足以掛齒,只有讓兩個不分性別相愛的人能夠攜手在一起,這才是真正能消弭掉一切形式上的歧視。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中港潑辣寶貝』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