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人文學科只是個人的修養?放任人文學術萎縮,社會將付上沉重的代價

人文學科只是個人的修養?放任人文學術萎縮,社會將付上沉重的代價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提振人文學術,除了人文學者的努力外,體制的配合亦不可忽略。

文:鄭宗義(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在當今世界,人文學科(the humanities)的邊緣化已是不爭的事實。重視它的,常嚴辭辯護,認為不可忽略,但又大多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輕視它的,則覺得這只是學術內部的風向問題,加上人文學科對社會的經濟發展貢獻殊少,根本無關痛癢。殊不知人文學術的萎縮會對社會造成嚴重的影響,此即人們將逐漸失去對豐富多樣的意義和價值(meanings and values)的敏銳觸覺,整個社會益發趨向唯經濟(或金錢)價值是尚的單一化與平面化。除了來自外部嚴峻形勢的挑戰外,人文學術還得面對主政教育的官員機構以及大學的行政高層對它的管理方式所帶來的傷害,可以說是內外相煎、境況堪慮。

「畢業後做什麼?」

現代學術大體可分為四類。一是人文學科,包括歷史、文學、哲學、宗教、音樂、藝術等。曾有學者質疑「科學」(science)一詞本來的意思是系統的學問,故the humanities應譯為人文科學,但今人既已慣用科學一詞來指自然科學,則譯作人文學科以資區別,亦未算委屈。二是自然科學(natural sciences),包括物理、化學、生物等。這兩類學術歷史悠久,相比之下,主要發跡於十九世紀的社會科學(social sciences)便年輕得多,其中包括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心理學等。

最後是由前三類尤其是自然科學的應用而產生的技術學科(technologies),例如機械工程、電腦與網路、生物工程、商管會計等。後者由於特重應用,實效性強,乃易轉化為產品,開創商機,於是漸與市場經濟連成一體,引領風騷,發展的勢頭甚至早已超越自然科學、社會科學。

至於人文學科,則因在講求實用的大氣候下特別顯得「無用」,故門庭淡泊,斯人獨憔悴。如果有大學生跟人說道:「我在大學唸哲學。」他聽到的第一句回應多會是:「那畢業後做什麼?」必須知道,這是個全球性現象,過去十多年美國哈佛大學主修人文學科的人數跌了二十%;世界不少大學在面對財政困難時就首先向文科學系開刀,將之關門大吉。

人文學科只是個人的修養?

一般認為,人文學科即使有「用」也非實用,而充其量只是個人的修養、社會的點綴。一個人總不能只顧掙錢、滿足欲望,有時候得看看文學、聽聽音樂、想想哲學,才不顯俗氣。同樣,一個社會亦不能只顧經濟,否則成了文化沙漠,便不夠格躋身大都會的行列。不過切記,追求個人修養是吃飽飯之後的事情,若本末倒置,則隨時連飯都吃不飽;而社會利用文藝來裝點門面,亦得先把門面好好的建立起來。正因為有這種錯誤卻流行的觀點,如果我們只用近乎常識的理論證據來維護人文學科,例如說不能想像一個沒有孔子、老子,只有銀紙、期指的社會,就會顯得不夠力量。這裏我們需要的是對人文學科及其意義的恰當理解。

人文:人類心智創發的意義和價值

扼要來說,人文學科是人類運用其心智創發出的各種意義和價值,並以不同的形式、技巧與風格來表達。而各種意義和價值的創發正顯示出我們是可以採取豐富多樣的角度來理解世界。

我們固然可以將春夏秋冬四季看成是自然現象,這是以自然科學的方式來理解世界,把世界感知為物質(things)的存在及其總和。但這絕不礙我們同樣可以將四季看成是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有序循環,並從中感知到「天地之大德曰生」(《易.繫辭下》)的意義和價值;又或者可以將四季看成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並從中感知到四時風韻殊別的美態(即美的意義和價值)。

歷史、文學與哲學的意義

依此,歷史學乃是我們心靈之回顧過往,並藉由考證、解釋等史學方法來彰顯鑑古知今的意義和價值;文學乃是我們心靈之感通人、物與事,並藉由文字的創作力來彰顯感受的抒發、交流及昇華的意義和價值;哲學乃是我們心靈之理性能力,並藉由哲學的思辨方式來彰顯分析、反省道理的意義和價值(其他的可類推,不必一一述及)。

值得一提的是,漢語中的「人文」二字是很能概括上述人文學科的特色。「人文」二字,最早見於《易.賁彖》「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此中,人文(即人的活動現象)是與天文(即天的自然現象)對舉;文即紋,有痕跡義,可表示人類心智活動留下的成果;又紋通理,有條理義,可表示人類心智創發的各種意義和價值;另紋作動詞,有紋飾義,可表示人類以不同的形式、技巧與風格來表達所創發的意義和價值。

作品是讀者必須直接經驗的

已故的哈佛大學著名哲學家Robert Nozick更提醒我們人文學科(之所以為人文學科)有三個規約條件:(一)人文學科是以如其所如的方式來看待意義和價值,即視意義為意義、價值為價值,而不是把它們當成別的東西。(二)因此,人文學科的作品(works)就是它所要表達的意義和價值的載體,目的是要讓讀者能藉此如實地感知意義和價值,換言之,就是與作品產生共鳴。(三)所以,人文學科的作品是讀者必須直接經驗的。

舉例來說,社會學家亦會研究社會的價值觀,但卻是將價值觀視為社會事實而非價值本身,其調查報告是要去描述與解釋此社會事實。而讀者需要知道的只是報告的內容,故若有可靠的轉述,讀者甚至不必親身閱讀報告。與此不同,文學家運用小說來表達他對社會價值觀的感受或反思,乃是如其所如地看待價值。而讀者若只通過別人的轉述來知悉小說的內容則可以說是毫無意義,因為小說向讀者發出的邀請是:你必須自己閱讀並與其中流露出的價值產生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