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幻藥物科學研究的「文藝復興」,讓心靈枯竭的癌症病患得以重生

致幻藥物科學研究的「文藝復興」,讓心靈枯竭的癌症病患得以重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燦爛奪目,具高度啟發性、開創性且充滿希望的研究將隨著時間陸續問世,此刻就好比迷幻藥研究領域的「文藝復興」一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生命充滿沒意義的壓力,然後人就死了,而我只能坐在這裡等待那些狗屎爛蛋發生。」61歲的文森(Carol Vincent)在幾年前被診斷出「非何杰金氏淋巴瘤」,這是一種起源於淋巴組織的惡性腫瘤,時常名列癌症十大死因的其中之一。

當時文森的人生看似毫無希望,且她正經歷更年期,有次她經過一個路口,不由自主地仔細思考「被一台車撞死能有多糟?」,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心靈健康已經和身體健康一樣逐步枯竭。

直到2012年的某一天,她27歲的兒子丟給她一個網址,是一項由知名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所主導的實驗邀請,該校的研究人員正在尋找志願參加的癌症患者服用迷幻蘑菇中主要的精神活性成分「裸蓋菇素」(Psilocybin),以減輕他們的焦慮和抑鬱。她的兒子告訴她:「當妳通往宇宙的窗口被打開時,開始思考妳心中所有關於生存的問題。」

時間先快轉到2016年,兩項在短時間內獲得舉世關注,於12月1日刊登於《精神藥理學》(Journal of Psychopharmacology)期刊的最新研究都指出,裸蓋菇素能夠顯著地降低癌症病患的焦慮和抑鬱,且服用一次的效果就可以長達半年。這兩項開創性的研究分別由紐約大學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裡的頂尖人員所主導,後者即是文森最後決定參與的研究。

裸蓋菇素究竟是什麼?事實上,野外的數百種天然真菌都可以產生裸蓋菇素,這些野生菌類在許多地區原住民的宗教儀式裡已經使用了數千年之久,在許多古老的歷史典籍中都能發現迷幻蘑菇的身影,部分民族植物學、真菌學、歷史學及考古學家推斷,當時人類吃下這些野生致幻植物,看見許多鮮豔奪目的圖案和光怪陸離的影像,他們的思緒得到解放,因此衍生出神、天堂與地獄、死後的生命等原始宗教概念。

此類在某些部落被稱為「上帝之肉」的迷幻蘑菇在20世紀初期因摩根大通(JPMorgan)副總裁華生(R. Gordon Wasson)遠赴墨西哥的一場「神聖之旅」才開始獲得現代社會關注。華生除了是一名成功的銀行家外更是一位業餘的民族真菌學家,在閱讀了許多民族於宗教儀式中使用迷幻蘑菇的記載後,他決定親身參與美洲原住民服用蘑菇的傳統儀式,並在《生活》(Life)雜誌上發表一篇名為〈尋找神奇蘑菇〉(Seek­ing the Ma­gic Mush­room)的詳細見聞。

隨著迷幻蘑菇與同一時期誕生的致幻藥物「LSD」(D-麥角酸二乙胺)在50年代旋風式地在西方世界登場,當時致幻藥物被用來治療各種問題,美國精神病協會還召開過以LSD為主題的研討會,在50年代及60年代時,美國政府甚至挹注了數百萬美元在涉及千餘名參與者的百餘項LSD相關研究中。

事實上,在整個60年代,要合法取得迷幻蘑菇、LSD非常容易,這類精神藥物被用在針對酗酒者、強迫症、憂鬱症、自閉症、精神分裂症、癌末病患所進行的多項實驗中,研究結果堪稱一片光明。但當這些藥物迅速滲透至社會各階層,並從實驗室擴散到反主流文化圈裡,甚至摧化了反政府、反戰的浪潮時,嚇得美國政府立即發動「藥物戰爭」(War On Drugs),1970年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決定正式將大多數的精神藥物列入管制,禁止其用於任何用途,所有相關研究都因此停擺。

「在我念醫學院的時候,沒有任何人談起過它。」主導前述將裸蓋菇素用於治療癌症病患心理健康研究的紐約大學精神病學系教授羅斯(Stephen Ross)如此說道。羅斯同時也是紐約大學柏衛醫學中心(Bellevue Hospital Center)物質濫用部門的主任,幾年前的某一天他的同事偶然和他提到了在上個世紀的60年代,LSD就已經成功被用於治療酗酒等問題,這引發了他的好奇心,決定深入探究其中,結果令他十分驚訝。因為早在那個年代就有許多他的前輩、當時頂尖的精神病學者認真研究這些致幻藥物的醫療用途,「我覺得我就好像一個挖掘出被埋藏起來知識珍寶的考古學家」,羅斯難掩興奮地形容他的發現。

對於他們所進行的實驗,羅斯指出,癌症患者只服用一次裸蓋菇素,其焦慮和抑鬱立刻顯著減少,且改善持續長達半年之久,「我一開始難以置信,覺得他們一定是裝出來的。」羅斯接著強調:「參與實驗的病患們向我傾訴『我明白愛是這個地球上最強大的力量』或『我和我的癌症不期而遇,就像一團黑煙一般』,他們本來明顯對死亡十分害怕,但在服用裸蓋菇素後這些恐懼都消失了。事實上,一種藥物有這種效果且還能維持這麼長的時間,這簡直是前所未有的發現,在精神病學領域從來沒有過類似的重大突破。」

AP_07080204197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主導本文提到之另一項裸蓋菇素相關研究的精神藥理學家格里菲斯(Roland Griffiths)指出,來自致幻藥物的神秘體驗會撼動現有的社會階級結構,他直言:

我們最終妖魔化這些物質,你能想像一個科學領域被認為是如此危險,以至於所有的相關研究都停擺了好幾十年嗎?這在現代科學中是史無前例的。

令人欣慰的是,如今在美國紐約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新墨西哥大學以及英國倫敦帝國學院和瑞士蘇黎世大學等世界知名的頂尖學府都開始進行相關研究,科學家急於彌補那落後數十年的研究斷層,許多燦爛奪目,具高度啟發性、開創性且充滿希望的研究將隨著時間陸續問世,此刻就好比致幻藥物研究領域的「文藝復興」一般。

時間再回溯到2012年,文森做出改變其人生決定的那一天,在幾經思考兒子的建議後,她下定決心參加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實驗。在一次服用裸蓋菇素後長達6小時的旅程中,文森說她看到一片綠色和紫色形狀的海洋,然後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她將其所見描述為「超越言語能形容的壯麗」。

在那趟心靈之旅中,文森甚至遇見一位特別的訪客—她的癌症。當時她看到一隻奶油白色的小螃蟹,「這隻螃蟹就是我的癌症」,她將其與十二星座裡的巨蟹座(Cancer;寫法與癌症相同)聯想在一起,「它本來會是一隻巨大、可怕的怪物螃蟹,並用它的一雙大螯把我撕裂,但當我遇到它時竟只是隻漫畫般的可愛螃蟹,這讓我相信生活中仍然充滿幽默、充滿美。」

如同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一般,文森在療程結束後甚至開始作畫,她的作品描繪了部分她服用裸蓋菇素後看到的幻象,更重要的是,透過迷幻蘑菇的靈性體驗,她開始重新評估人類和個人的生存意義,並試著用自己的眼睛來看清現實,最後得到「重生」(文藝復興的義大利文Rinascimento的字面意義就是重生)。

如今,過往的焦慮和抑鬱煙消雲散,當文森再度開著車經過路口時,她不再想著自殺的念頭,反而愉悅地哼著歌,「我的老天!」她對於自己竟然在「哼歌」這個舉動感到十分訝異,「我好快樂,我終於找回自己了!」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