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為自由貿易哀悼:如果我們把經濟管理好,新的貿易協定完全是多餘的

不必為自由貿易哀悼:如果我們把經濟管理好,新的貿易協定完全是多餘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貿易協定的主要內容是進口關稅時,用市場准入作為交換條件一般總能讓進口壁壘降低——這是遊說集團的利益互相制衡的例子。但必然也有很多特殊利益集團進行國際串謀的例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Dani Rodrik(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著有《經濟學原則:沉悶科學的是非曲直》)

二戰結束以來的七十年是貿易協定時代。世界主要經濟體始終處於貿易談判中,包括兩大全球性多邊協議: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和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條約。此外還有500多個雙邊和地區性貿易協定簽署——其中絕大部分發生在1995年世貿組織取代關貿總協定之後。

2016年的民粹主義反動將幾乎肯定宣告這一繁忙的協議時代結束。儘管發展中國家可能會繼續追求小型貿易協定,但談判桌上的兩個主要協議——跨太平洋合作夥伴關係(TPP)和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TTIP)在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後已經宣告不治。

我們不應該為它們的死亡而哀悼。

貿易協定真正的目的何在?答案似乎顯而易見:各國談判貿易協定是為了實現更自由的貿易。但現實要遠遠複雜得多。今天的貿易協定不但擴張到其他許多政策領域,如衛生和安全監管、專利和版權、資本帳戶管制、投資者權利等;它們對自由貿易到底有多大好處亦未可知。

關於貿易的標準經濟學理論是國內貿易。貿易會產生贏家和輸家,但貿易自由化擴大了國內經濟蛋糕的規模。貿易對我們有利,我們也應該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為了幫助其他國家-而排除貿易障礙。因此,開放貿易不需要世界大同論;它只需要必須的國內調整,確保所有(或至少政治勢力較大的)集團都能參與分割總收益。

對於世界市場中的小經濟體而言,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它們不需要貿易協定,因為自由貿易從一開始就最符合它們的利益(它們也沒有籌碼可以和大國討價還價)。

經濟學家認為貿易協定對大國是有意義的,因為這些國家可以操縱貿易條件——它們出口和進口的商品的世界價格。比如,通過對(比如)鋼鐵徵收進口關稅,美國可以壓制中國製造商出售產品的價格。或者,通過徵收飛機出口關稅,美國可以提高外國人買飛機的價格。禁止這些以鄰為壑政策的貿易協定可能有利於所有國家,因為如果沒有這些協定,它們可能一損俱損。

但在真正的貿易協定中,這樣的邏輯難覓其踪。儘管美國確實對中國鋼材(和其他許多產品)徵收進口關稅,但其動機很少是為了拉低世界鋼材價格。要讓美國自己選的話,它寧可補貼波音公司的出口-它經常這麼做-而不是對它們徵稅。事實上,世貿組織規則禁止出口補貼-從經濟學角度講,這是與鄰為善政策-而對出口稅未加直接限制。

因此,經濟學對於我們理解貿易協定的影響並不大,政治倒好像影響很大。對於美國的鋼鐵和飛機貿易政策的更好的解釋也許是決策者想幫助特定行業-鋼鐵和飛機在華盛頓都有強大的遊說集團-而不是為了總體經濟影響。

貿易協定的支持者經常說,它們能讓政府更難特別關照政治關係強大的行業,從而有助於遏制浪費性政策。如果貿易政策主要由政治遊說決定,國際貿易談判不也是這些遊說集團的案上魚肉嗎?由國內和國外遊說集團合作,而不是國內遊說集團獨自制定的貿易規則能夠保證更好的結果嗎?

平心而論,當國內遊說集團必須與國外遊說集團抗爭時,它們也許得不到所有想要的東西。但是,不同國家產業集團之間的共同利益可能帶來隱含全球尋租的政策。

當貿易協定的主要內容是進口關稅時,用市場准入作為交換條件一般總能讓進口壁壘降低——這是遊說集團的利益互相制衡的例子。但必然也有很多特殊利益集團進行國際串謀的例子。如我所指出的,世貿組織禁止出口補貼就沒有真正的經濟邏輯。反傾銷規則在內容上也是赤裸裸的保護主義。

這些負面的例子在最近頻繁湧現。新的貿易協定中規定了「知識產權」、資本流和投資保護等規則,它們主要是用來讓金融機構和跨國公司取得和保護利潤,而犧牲其他合理的政策目標。這些規則為時常與公共衛生或環境監管出現衝突的外國投資者提供特殊保護。它們讓發展中國家更加難以獲得技術、管理波動性很高的資本流,以及通過產業政策實現經濟多樣化。

由國內政治遊說和特殊利益集團推動的貿易政策是自殘(beggar-thyself)政策。它們可能也會造成以鄰為壑的效果,但這不是初衷。它們反映了權力不對稱和社會內部的政治失敗。國際貿易政策對於糾正這些國內政策失靈的作用有限,有時還會放大這些失靈。解決自殘政策需要改善國內治理,而不是制定國際規則。

當我們哀悼貿易協定時代的結束時,一定不要忘記這一點。如果我們把經濟管理好了,新的貿易協定完全是多餘的。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不要為已死的貿易協定哭泣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