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印刷品拼貼出的藝術異托邦 :2016紐約藝術書展

由印刷品拼貼出的藝術異托邦 :2016紐約藝術書展
Photo Credit:李思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9月中旬由非營利組織印刷品所主辦的紐約藝術書展,是全球當前規模最大的藝術書展。今年有來自世界各地28個國家的獨立書店、微型出版社、珍本書商、藝術家,以及少數的藝廊與大型出版機構。展裡除了欣賞印刷品們以外,更有趣的是當一個故事採集者,聽那些獨立出版者、藝術家們說故事。

文:謝佩君 /圖片:李思偉

「我覺得這禮拜大家都會去長島市吧!在MoMA PS1有一年一度的紐約藝術書展,你們聽過『印刷品』(Printed Matter, Inc.)嗎?」

從布魯克林綠點一間咖啡店裡吧台手滔滔不絕、如數家珍地講述著藝術書展的模樣,你可以想見,由非營利組織印刷品所主辦的紐約藝術書展,在它的第十一個年頭,已從次文化領域逐漸擴張、佔領至主流舞台,成為紐約初秋裡的藝術、文化界的潮流盛事。

舉辦於每年9月中旬的紐約藝術書展(New York Art Book Fair),包括預展共為期4天,是全球當前規模最大的藝術書展,並且每年的參與人數與出版者都在擴張中。根據印刷品的統計,今年一共有三百七十組來自世界各地廿八個國家的獨立書店、微型出版社、珍本書商、藝術家,以及少數的藝廊與大型出版機構。

在出版品的攤位之外,主辦單位也規畫了邀請不同藝術家以對談、朗讀,或工作坊形式的「教室」(The Classroom)活動,由不同的藝術家負責不同時段,或是「當代藝術家出版論壇」(CABC)來刺激、活絡關於「藝術家出版書」(Artists’ book)的討論與論述。和一般讀者想像的書展不同,紐約藝術書展是屬於小型出版者的舞台與非主流藝術論述的場域,在這裡你幾乎看不到熟知的藝術書籍出版社,如塔森(Taschen)或牛津(Oxford),眼前的風景也不是對藝術書籍慣常的巨冊、厚重印象,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樣輕薄短小的印刷品,由來自於不同藝術領域、少數團體印製發行。

1976年「印刷品」的成立,與2005年紐約藝術書展的開始,正是為了提供體制外的藝術家,一個分庭抗禮的平台。1976年一群以紐約為基地的藝術家們,在觀念藝術家雷文特與藝術批評家、作家露西.李帕德等人的號召下,希望成立一個獨立於商業、學院導向的出版與經銷商,以出版藝術家書為主軸,提供一個「自己的創作自己印」的平台。相較於市面上的藝術書籍以圖錄、專著等的方式,做為藝術品透過攝影複製印行後的再製,或次等替身,多半採取以專斷、少量,甚至高價化的發行模式,壟斷一元的藝術論述。

「印刷品」所提倡的藝術家書,除了希望紙製的「書」本身即是藝術品外,更希望藝術能透過「紙」的狀態,不需透過主流媒介,或是任何機構的提倡,得以低價自由且廣泛的流通至世界的任一角落,為任何一個可能的人所閱讀(無論是視覺圖象或是語言的方式,通常是兩者兼具)。而這樣的流通方式,賦予藝術家書無限可能的政治能量,且具有潛在能撼動當前社會狀況的洪荒之力。

05
Photo Credit: 李思偉
New York Book Fair
Photo Credit: 李思偉
David Zwirner畫廊在MoMA PS1的地下一樓販售人人買得起的藝術家Oscar Murillo新鮮印製的海報。
04
Photo Credit: 李思偉
日本的小宮山書店同時販售高價珍本攝影書籍。
06
Photo Credit: 李思偉
藝術家書、小誌、托特袋,幾乎是每家獨立出版社的定番商品。

秉持著從創展以來「自由與公開」的精神,紐約藝術書展不收取門票費用,歡迎任何有興趣的人們前來參觀。(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紐約藝術書展自去年開始舉辦預展,酌收取15美金的門票費,提供藝術界「專業」人士或其他想要避開參觀人潮的業餘愛好者先睹為快的機會,並贈與藝術家Ken Kagami特別設計的票卷。)也許是像這樣打破階級,「全數開放」(open to all)的態度,讓紐約藝術書展注入一股如嘉年華會,或是搖滾盛宴般喧鬧而極具活力的氛圍,迎接著參加者的是一場如萬花筒般的電擊,一顧盼一轉身都是不同攤位、藝術家書、小誌、海報,或是托特袋的影像色塊、符號文字相互拼貼的蒙太奇。

倘若這些印刷品都還不足以讓你腎上腺素提昇、心跳加快的話,在MoMA PS1的中庭裡還備有電音DJ booth,與各式酒精,讓這場以印刷品為主角的派對持續的零冷場。當然,也曾有藝文記者抱怨,紐約藝術書展裡有著排不完的隊(排隊進入展間看小誌、簽書,或是買on-tap啤酒),空調不夠強參觀人數眾多令人窒息(9月中旬的紐約有著和台灣一樣的秋老虎),但仔細想想當代藝術圈名流像是學者道格拉斯.克蘭普(Douglas Crimp)或是紐約現代美術館媒體及行為藝術首席策展人史都華.科門(Stuart Comer)必須和無名小卒如你一般地揮汗如雨、摩肩擦踵的穿梭在一個個的小房間裡看書、或是挖到布達埃爾所出版的小誌《10, 000 Francs Reward》,也是一件相當浪漫的事。

在這些熱氣蒸騰與喧嘩之下,紐約藝術書展想要展現給所有人的是一個傅柯筆下的異托邦(heterotopia),來自世界各個角落,各種性質相異的主張、宣言,想法都齊聚一堂,各自發聲與喧囂。因為在書展裡好玩的不只是欣賞印刷品們,更有趣的是假想回到口耳相傳的史前時代,當一個故事採集者,聽那些獨立出版者、藝術家們說故事。

03
Photo Credit: 李思偉
來自巴爾的摩的Press Press跨領域出版社,出版之於他們不僅僅是實體、平面的印刷品,凡是任何能創造或聚集公眾(public)的行動,都是他們的出版項目,而他們也分享了一個過去為讓台灣藝術家好友能合法留在美國的「救援」行動(雖然最後仍是以失敗告終)
08
Photo Credit: 李思偉
2016紐約藝術書展一景。

當詢問中國假雜誌出版社負責人,怎麼會想要成立一個獨立出版機構時,他笑著說:「檯面上印的那些東西太不行了,太多事他們沒說了,我們只能自己來。」;而對來自巴爾的摩的Press Press跨領域出版社,出版之於他們不僅僅是實體、平面的印刷品,凡是任何能創造或聚集公眾(public)的行動,都是他們的出版項目,而他們也分享了一個過去為讓台灣藝術家好友能合法留在美國的「救援」行動(雖然最後仍是以失敗告終);在以主辦單位特別精選的藝術書區「XE(ROX) & PAPER + SCISSOR」中法國643 Collective的攤子裡,則展現了一場有趣文字影像遊戲:City Project Zine,不同的攝影藝術家以A到Z不同的英文單字為題進行一場詩意化的城市觀察與速寫,A代表無名(Anonymous)、M則想說城市裡的一切紀念性、巨大的物件(Monumen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