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余澎杉:我過去錯了,女性主義令我成為「真正的社運人士」

photo credit: REUTERS/Edgar Su/達志影像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新加坡年輕人不同於香港、台灣和馬來西亞,他們大都分不清什麼是左翼、右翼,什麼是保守主義、自由主義,他們就是比關心動漫與時裝。」

唸給你聽

新加坡青年余澎杉早前接受關鍵評論網國際版訪問,他提到過往以侮辱及猥褻的字眼批評宗教和新加坡政府的手法,有不當之處,令人對這種社會運動卻步。他表示,今後會用較「可親」的風格繼續推動自己的想法,並有信心自己是具有影響力的社運人士。

要變得溫文可親

「科學實證表明那不是好的社會運動手法,應該是在趕客。我相信我的行為正正是令人卻步,所以我打算大幅度改變風格。」

但他強調自己所做的事情具有影響力,會繼續努力。

「最明顯的變化是全世界的人都明白到新加坡是個很糟的國家。現在很多人在談論言論自由,我不知道新加坡人是不是已徹底改變,但最起碼有討論。」

他說,相對於本國人,說服歐美人士新加坡情況很糟容易得多,「新加坡人是完全被洗腦了,但西方人不是。」

余澎杉於9月被控六項「意圖傷害宗教感情」及兩項「未按指示到警署報到」,被判入獄6星期,出獄及完成守行為後,他於12月1日再在Youtube發放批評新加坡政府的短片,然而,他的態度及用語都明顯比以前來得溫和有禮,並強調十分感謝國際社會對其境況的關注,表示會盡力聲援香港及馬來西亞的民主運動。

「女性主義」令我改變

余澎杉表示,令他決定改變態度的不是外界的支持,又或者受到其他地方民主運動的感動,「那是屬於意識形態的改變,最大動力應該是來自女性主義。」

他說,自己在面對訴訟期間,曾做過點有關女性主義的研究,發現那些論述非常強。

「我以前從來沒有關注過女性主義,但當我聆聽過後,完全同意那些觀點,我同意在網上發表騷擾性言論是個大問題,這點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以前我老是在網上煽動騷擾他人,那真是不要得。」

對於「言論自由」,他有了新看法:這是一個法律術語,許多人在所謂的「反SJW」(社會公義戰士)陣營中濫用。「即是說,如果你在網上發表反女性主義的煽動騷擾言論,然後被刪除那段Youtube,就會稱之為違反言論自由,這點我不同意,我支持把那些反女權主義者的帳戶取消。」

余澎杉甚至認為,Youtube把他以往的短片刪除是合理的,「我那些攻擊古蘭經、侮辱宗教人士的視頻,實在是過份了。我甚至覺得應該把短片和帳號都刪掉,那不是個好的溝通方法。我希望每一個具影響力的反女性主義者帳戶都被刪除。」

打倒昨日的我

覺今是而昨非,他打倒昨日的我,指曾經在回應Hong Kong Free Press問題時,批評過香港眾志的黃之峰和女性主義,「那個訪問我說的全是垃圾。」他說自己以往不了解世情,純粹是玩樂,娛樂大眾,「但現在,我要變成一個真正的社運人士。」

然而,他也提到自己之所以能成為網紅,是因為語不驚人死不休,「人們可能會因為我變得溫和可親而覺得我悶,也可能會有人批評我只是怕再坐牢才改變。」然而,又有誰會喜歡坐牢?「如果我繼續批評政府和宗教,但不過火,那是完全可以合法地進行的。現在我可不想再入獄,那就不要給他們任何借口吧。」

新加坡的可悲—年輕人

「我是個具影響力的公眾人物,所做的事會有一定後果,那就必須審慎一點。現在我覺得所謂成功不在於娛樂大眾,而是令持不同意見的人同意我的看法,我希望向更多人傳遞訊息。我必須繼續發聲,只有這樣才能引起更多人意識到這些議題的重要性,引發更多討論甚至組織活動,這樣才能推動社會討論政治問題。」

他希望終有一天能帶領新加坡人走上街頭抗爭,雖然那是一條很長的路,「新加坡人真是無動於衷到一個點,可以說是麻木。」

他形容當地的年輕人不同於香港、台灣和馬來西亞,「他們大都分不清什麼是左翼、右翼,什麼是保守主義、自由主義,他們就是比關心動漫與時裝。」

足本訪問見:INTERVIEW: Meet the New Amos Yee (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