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共和的選舉(二):西塞羅認為有薪酬的勞動是骯髒的,羅馬人欣賞不勞而獲的人

羅馬共和的選舉(二):西塞羅認為有薪酬的勞動是骯髒的,羅馬人欣賞不勞而獲的人
Photo Credit: Cesare Maccar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薪制可能是最令人訝異的部分。在羅馬鑑別一個人,通常是根據頭銜或榮譽稱號來評定,而非是否努力工作。西塞羅認為有薪酬的勞動是骯髒的,羅馬人欣賞不勞而獲的人,認為勞作是下等人才做的事。

羅馬官職的特色

羅馬人對於官職的認識,與現代有一些差異,上述的官職有幾個共同的特色:

  1. 選舉制:都需要由選舉選出。
  2. 無薪制:擔任國家的職位被認為是名譽的,並且與取得薪俸這件事不相容。
  3. 暫時性:大部分的職位都是任期一年,除了監察官是18個月。
  4. 同僚制:大多數官職都是兩名以上,做的決定需要全員一致通過。
  5. 負責性:除監察官和護民官,官員都要為自己在職的行為負責。

在早期的時候,官職只要符合年齡就能去選,但是蘇拉(Sulla)改革後,財務官變非選不可,執政官必須要當過司法官才能成為候選人。我們再次回頭看,會發現凱撒(Julius Caesar)或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就算人氣很高,也沒有直接選執政官,而是先選司法官,就是因為蘇拉的法律。另外蘇拉也有規定執政官要隔十年才能再選,不過這個規定到共和後期沒甚麼人在管,凱撒、龐培(Pompey)選的可開心呢!

無薪制可能是最令人訝異的部分。在羅馬鑑別一個人,通常是根據頭銜或榮譽稱號來評定,而非是否努力工作。西塞羅認為有薪酬的勞動是骯髒的,羅馬人欣賞不勞而獲的人,認為勞作是下等人才做的事。但選舉支出龐大,加上羅馬政府非常省成本,他們沒有「官署」的概念。一旦當選官職,底下的各種行政人員都需要官員自行聘雇。這些加起來,一年的花費可以說是相當驚人。

只是人性是貪婪的,大多數人並不會無償工作。做為補償,任職期滿後國家會讓他們出任行省總督,官員可靠著剝削行省來大撈一筆,彌補損失,我們之後會看到,這份剝削帶來的利益有多大。

同僚制也是羅馬政制的一大特色,羅馬對於權力制衡的辦法,除了把A的職責丟到好像很閒的B、不然就是增加人數。為了避免獨裁的狀況,每個職務都有兩名以上的官員,重大決策要一致同意才能通過。所以就變成只要一人反對,全員就必須退回重新討論。這種狀況在護民官上最為凸顯,由於權力特殊,可以否決既定的議案。導致護民官在賄選氾濫的共和晚期整個走樣,成了各黨派相互傾軋的棋子。

所以要是當權者看到有不利自己法案可能通過,只需要收買一個護民官,就能讓法案走不下去,例如凱撒因為戰爭關係經常不在國內,為避免出現有害的狀況,經常使用此手段,所以當史書說凱撒收買了某個護民官,基本上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羅馬共和的選舉制度

選舉經過非常複雜的鬥爭後才發展至我們熟知的樣貌,羅馬共和並不是像雅典直接民主,而是透過類似美國選舉團制度:「贏者全拿」(Winner-take-all)的方式來投票,例如美國總統選舉,一個州只要有大多數人支持一號,這個一號候選人就可以拿走整州的票數。羅馬的選舉與此類似,但有投票權的只有羅馬公民,而上述那些官職是分別是由三大議會選出:

  • Comitia Centuriata森圖里亞議會/百人團:選舉執政官、司法官(裁判官、大法官)、監察官。
  • Comitia Tributa部落會議/公民大會:選舉財務官、貴族市政官、以及軍事護民官等其他較小的官職。
  • Concilium Plebis平民會議:選舉平民市政官、護民官。

簡單分析三大議會的組成:

Comitia Centuriata森圖里亞議會/百人團

由最原始的軍團百人隊發展而來,選舉最高階級的官職(執政官、司法官、監察官)。

一個百人團早期就如同軍團組成是100人,一個百人團只有一票,但發展到後期,一個百人團內是內有多少人是無法確知的。議會按財產多寡將百人團分為五(或七個)個階級,第一級的是最富裕的階級(騎兵加首富),第二級則是次富(步兵)、最後的是無產階級。

百人團的總數到底有多少目前仍是個謎,目前最常見的分法是193個百人團。第一階級為最富裕的18個百人團,和80個首富百人團,足足占了全部百人團的一半。

百人團會議唯一較少爭議的是投票,投票的時候由第一等級先投先開票;如果到第四或第五級前票數達到一定值、或是第一等級的百人團達成一致的共識,投票就會直接結束,不讓後續階級投票。所以在最高權力上,窮人幾乎沒有表達意見的權利。除了目前最常見,由西塞羅《論共和國》的記載提出的193分法外,也有研究者根據羅馬史家李維的記載,提出了350個或是373個等等版本。但由於大家的資料都相互矛盾,此問題目前無解。為了論述文章方便,先以上表的193百人團為主。

Comitia Tributa 部落議會/公民大會

成員組成與百人團相同,一樣是贏者全拿模式,每個部落一票,無論貴族或平民皆可參予投票,依據地域劃分為35個部落(亦有說是33個),很接近我們現代的選區,公民大會中,有四個部落是城市部落,剩下的則是鄉村部落。

部落的分類規則至今沒有定論,推論有可能是氏族早期的領地,因為許多部落名都是貴族氏族名。當然到後期,這些部落裡通常都是平民,也不一定跟原貴族有100%的關係了。

後來的羅馬城市人口不斷擴張,但有錢人通常是到鄉村居住,窮人則往城市擠,就被分到城市部落,使得城市部落人口特別多,不過就算部落人數擴張,一個部落卻仍然只有一票,使得城市部落的一票,價值被稀釋了,讓選舉結果不免仍微朝向有利富人的一方。

Concilium Plebis平民會議

只有平民能夠參加的部落會議,一樣分成35個部落。選舉護民官和平民市政官

除了選舉,議會也有其他職責,如司法判決、通過法案等等,但這一講就要拖得落落長,也不在選舉討論範圍內,故先略去。

整合官職和議會功能後,或許能夠過下表看出羅馬政治中是如何相互制衡地。(此表是參考wiki表格翻譯簡化而成,點圖可放大)

羅馬各議會
Photo Credit:Book Huang

關於選舉這件事

  • 選前準備

選舉不是想選就選,和現代一樣,必須經過事前的準備及人脈鋪陳。選舉資格有服役和財產門檻,如果是平民,就要先去打仗16年,累積必要經驗和努力賺錢、也可考慮找個富婆或有錢寡婦結婚讓自己財富飆升,像西塞羅這樣的「新人」家境雖然小康,但仕途之路也曾受制於此,是因為娶了富有的妻子,才讓自身的財產總合達到選舉門檻。

如果是貴族,通過服役門檻後,最需要煩惱的事情就是人脈經營,所以貴族們在還很年輕的時候就會努力經營自己的形象,例如頻繁出現在公眾領域,舉辦宴會,解決自己的庇護人問題等等。例如凱撒在還沒他的公職之路前,就為了社交花了很大一筆錢:

他對金錢的花費可以說是揮霍無度,擔任公職以前就已經欠下1300泰倫的債務(約3000多萬賽斯特司),許多人認為他為博取名聲所花費的代價太過高昂,用實際的財富去換取短暫且難以確定的報酬;在他而言是用微不足道的東西去交換極為寶貴的殊榮。

當時一名士兵的年薪是450賽司特司,凱撒花的錢足以培養一支十一萬人的軍隊。凱撒雖出身貴族,但家境並不富裕,但為了維持自己的名聲,不得不靠借貸,他的債主中,最有名的就是日後的三巨頭之一:克拉蘇(Marcus Licinius Crassus)。

凱撒的情況並不是特例,當時有志於政治的貴族子弟走向皆是如此,根據蒙森的整理,馬克・安東尼(Marcus Antonius,就是和埃及豔后有戀情的那位)24歲時就欠了六百萬賽斯特司,同時代的庫里奧欠了六千萬,米洛欠了七千萬。根本是一種大家都在欠我也不能輸人的概念。

  • 登記參選

當有意開始競選公職時,候選人會穿上一種名為Toga Candida的袍子,袍子經過漂白,是顏色特別白的托加(Toga ),能在人群中顯得出眾,candidatus這個拉丁字即為穿白袍的人,後世的candidate(候選人)就由此延伸而來。

而後候選人會選個好時機,穿著白袍,在友人簇擁下到公共場合宣布他要參選的訊息。

他(回到羅馬)受到人民熱烈的歡迎,在一位護民官的陪同下前往公民大會,登記成為執政官候選人。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馬略》

從零碎的資料得知,候選人要經過登記的手續,早期是選舉三日前登記即可,像是上文敘述的馬略,是在選舉前六天才從北非回到羅馬,到更晚期,登記時間變成最晚要在選舉日前三個集市日,集市日是羅馬一周一次的交易日,關於三個集市日共多少時間,有17天、24、25或30天之說(凱撒改革前羅馬曆法很混亂,難以想像理性的羅馬人曾有過冬季月份不知道有幾天的生活)。

選舉要向誰登記沒有確切的資料,執政官選舉可能是候選人向第一(或首席)執政官登記。執政官整理好資料給元老院批准,審查內容主要是身分(貴族或平民)、年齡是否達到法定年限,是否有犯罪前科、逃兵紀錄⋯⋯等,另外也需要提出財產證明,財力達到元老的最低門檻才能參選。因為公職沒有薪水,但選舉需要有各種支出,沒錢就無法開啟政治之路,光是財產一項就把許多人隔在門外。

塩野七生的《羅馬人的故事》曾經提到:羅馬選舉,執政官候選人的登記,規定必須由本人出面,登記書要放置於卡匹托山丘,由國家公文館收受辦理。

卡匹托山上的國家公文館是指西元前76年所建的Tabularium,是儲存國家檔案資料的地方,而登記選舉是要親辦這點根據時代有所不同,馬略(Gaius Marius)時曾經缺席選上過好幾次,但到了晚期,親辦變成法律規定(但透過元老院或公民大會授權,有機會得到不用親辦的許可)。

羅馬法規定,凡希望舉行凱旋式的將領必須留在城外,聽候當局批准。還有一項條款,參選執政官的人必須親自到場登記,凱撒返回羅馬正值執政官選舉期間,這兩項法規使他不能兩全其美。於是向元老院提出是否可以由朋友代為辦理參選事宜。小加圖表示他應該堅守法律規定,後來發現大部分元老院議員被(凱撒)說動,於是他發表長達整天的冗長演說來拖延時間,使人無法提出動議。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凱撒》

凱撒沒成功跨過這條法律,導致他兩邊權衡後,必須忍痛放棄一個羅馬人的最高榮譽:凱旋式,進入羅馬城提出自己為執政官候選人。可見選舉在爭取權力上的重要性。

  • 駁回參選資格

元老院與現任官員也有權駁回候選人資格,候選人名單需要元老院批准,有時候駁回是因為不符合規定,例如撒路斯提烏斯(Sallust)《喀提林陰謀》曾提到:

被控犯了勒索罪的喀提林被(元老院)取消了競選執政官資格。

主要原因是喀提林(Catiline)訴訟纏身,未能在規定的時限內提出競選,但剛好這次的選舉因故延期,喀提林再次提出申請,執政官困惑之下,依法提案詢問元老院可否再考慮他的候選資格,結果被否決了。

另外候選資格也有可能因為政治因素被駁回,例如西元前50年共和國內戰前, 凱撒意欲以缺席方式競選執政官,但是元老院對其昭然若揭的野心卻多有斟酌,那時西塞羅曾寫了一封信給朋友陳述決策的煩惱,就有提到一句:如果凱撒不聽勸說,選舉時便不承認它的候選人資格。

但特殊情況下反對也可能無效,例如打敗漢尼拔(Hannibal)的大西庇阿(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fricanus)22歲時,未達法定年齡就跑去參選市政官,由於他是毫無預兆參選(那時可能只要選舉三日前或當天與選民見面即可),而且還選上了,當時的主持官曾以年齡問題反駁他的當選,但大西庇阿只是表示:

If the Quirites are unanimous in their desire to appoint me aedile, I am quite old enough.
如果羅馬人民一致同意我擔任市政官,那就表示我的年齡足夠。

─李維《羅馬史》25卷.2

於是一切就成定局,但西庇阿家是貴族中的貴族,沒被質疑財產也不算太奇怪的事。但稍微了解羅馬選舉流程中的各種坎站,就會發現西庇阿能選上(他一生都未足齡選上各種官職),個人魅力有多強。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