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菜成了她在台灣的寄託:「只要吃到爸爸做的paklay,就覺得天下沒有比家更好的地方」

菲律賓菜成了她在台灣的寄託:「只要吃到爸爸做的paklay,就覺得天下沒有比家更好的地方」
Photo Credit:www.bluewaikiki.com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Rose家裡有六個兄弟姊妹,每天總是由父親作菜,母親燒飯。雨季的時候,便全家人一起煨粥,因為窩在一起,不管再怎麼冷的天,湯喝著喝著也就不冷了。

我們拜訪那晚,恰巧是教友的聚會。Rose 她們燒了滿桌的菜,有炸春捲、檸檬魚、酸辣蝦、雞塊、燉雞湯和椰奶糕。他加祿語(Tagalog)、英語、大笑和高歌在杯盤間交錯。下午訪問時不斷從房裡跑出來哀求「讓姊姊陪我玩吧,一個人玩具都不好玩了」的Keziah 早就忘記了我們和玩具,興奮地和其他姊妹的小孩一同跑跳、追逐、尖叫。Rose 則端著盤子進進出出,臉上全然不見下午落寞的神情。

「我現在很滿足。」Rose 笑著說:「只是我到哪裡都帶著Keziah,所以她不喜歡吃菲律賓菜,真的讓我很困擾。」

本文摘錄自《餐桌上的家鄉—南洋姊妹味蕾傾訴的生命故事》,時報出版

11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