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卦與預知夢:據說榮格就是從用《易經》發展出「共時性」理論?

卜卦與預知夢:據說榮格就是從用《易經》發展出「共時性」理論?
Photo Credit: Antonio de Pered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西方的心理學大師,榮格可說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鍾,他不僅給予《易經》高度的評價,當他隱居波林根時,還經常坐在塔樓旁的百年老樹下,身邊放著《易經》,用蘆葦代替蓍草來卜卦,覺得《易經》常能提供他某些奇妙的中肯提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溢嘉

十朋之龜:古代智者對卜筮的十種看法

用《易經》來預測吉凶,在古代有一定的流行度,特別是春秋戰國時代,因戰爭頻繁,勝負難料,在戰前先卜卦筮問吉凶,幾乎成了家常便飯。在《左傳》、《國語》裡就有二十幾則用《易經》筮問的記錄,用其他方法占卜或兼採幾種方法的則更多,考察一下古人對占卜的看法,可以給我們不少省思。

前面已說過,秦穆公要攻打晉國前,先用《易經》筮問,得到蠱卦,筮官解釋為「大吉」,於是秦國滿懷信心出兵,一舉打敗晉國;這表示卜卦有振奮軍心的效果。流落秦國的重耳,想知道自己能否回晉國當國君而用《易經》筮問,但對筮問結果卻產生南轅北轍的解讀,這又表示當時的人對如何「解卦」已有一定程度的懷疑。而前文提到對「元。亨。利。貞。」和「黃裳。元吉。」的義理解釋,更表示在預測吉凶時,個人道德往往比象數來得重要。除了這三點,我們還看到下面幾種情況:

  • 四、當卜與筮結果不同時,選擇符合自己心意的答案

《左傳.僖公四年》記載,晉獻公想要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獻公說要遵照筮問的結果,卜官說「筮短龜長」,應該聽龜卜的結果。但獻公不聽,依然立驪姬為夫人。

  • 五、當占卜結果不合己意時,就改問另一個問題

《左傳‧宣公十二年》記載,楚國包圍鄭國十七天,鄭國想要求和而占卜,結果顯示「不吉」。眾人很失望,於是重新來過,改問:「在太廟號哭和把車開到街巷,如何?」占卜結果變成「吉」。於是城裡的人們在太廟大哭,守城的將士也在城上大哭,楚莊王因此退兵,鄭國人利用機會修補城牆。

  • 六、當自己有必勝的把握時,拒絕占卜

《左傳‧桓公十一年》記載:楚國出兵攻打鄖國,鄖國和其他國聯盟,莫敖擔心此事,對統帥鬬廉說:「何不占卜一下?」鬬廉回答:「占卜是為了決斷疑惑,沒有疑惑,為什麼要占卜?」於是就在蒲騷打敗鄖國軍隊。

  • 七、占卜常令人陷入困境

《左傳‧哀公六年》記載,楚昭王駐紮在城父,準備去救援陳國。他為出兵做占卜,結果為「不吉」;轉而改問退兵如何?結果也是「不吉」;進退兩難,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楚昭王只好自我解嘲:「看來我只有死路一條了!」

  • 八、認為占卜結果很荒謬

《左傳‧哀公六年》記載,楚昭王有病時,卜官占卜的結果是:「黃河之神在作怪。」但楚昭王卻不予理會,大夫們請求到郊外祭祀,楚昭王說跟楚國有關係的是長江、漢水、睢水和漳水,「我即使沒有德行,也不會得罪黃河之神。」堅持不去祭祀,結果也沒事。

  • 九、根本不相信占卜

《史記‧齊太公世家》記載姬發(周武王)準備出兵伐紂時,用龜甲占卜,結果是「不吉」,而且「風雨暴至,群公盡懼」,只有太公(姜子牙,後被封於齊,稱為齊太公)力勸武王不可相信占卜,要他堅定意志,姬發於是誓師出發,結果一戰而捷,改變了歷史。王充《論衡》更記載:武王伐紂前,用蓍草筮問,「不吉」;以龜甲占之,更是「大凶」;太公於是推開蓍草,踏碎龜甲,說:「枯骨死草,何知吉凶?」

  • 十、利用占卜來誘導百姓

在周滅商後,因為殷商遺民很相信天命和占卜,《周書洛誥》記載,周公旦為了達到將殷商遺民遷移到洛邑的目的,就說他進行占卜,但卜來卜去,就只有一個地方最合適——也就是他預先設定的洛邑。殷商遺民認為既然這是「天意」,那也只好乖乖順從。

在兩三千年前,一些明智的古人對《易經》和其它占卜方法,它們真正的用意和功能是什麼,其實都已了然於心。準不準對他們來說,其實沒什麼意義,也不放在心上,重要的是如何利用它們,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天水違行:預測可信度的檢驗與商榷

雖然三千年前,就有人認為用《易經》或其他占卜方法來預測吉凶,結果荒謬,不足採信。但時至今日,還是有不少人認為用《易經》來預測未來「神準無比」,他們最津津樂道的通常是一些讓人嘖嘖稱奇的個案。當代的不好說,我就舉一個清朝有名的故事來跟大家分享,順便了解其中的奧妙:

紀曉嵐是乾隆年間的名士,年輕時代要去參加鄉試時,他老師特別用《易經》為他卜了個卦,結果筮得困卦六三,爻辭說:「困於石。據於蒺藜。入於其宮。不見其妻。凶。」老師看到「凶」字,就斷定他應試不利,勸他不用赴試。但紀曉嵐卻認為自己還未娶妻,根本不適用這一則爻辭,不信邪地去應試,結果不僅考上了,而且還名列第二。看了榜單才知道第一名姓石,第三名姓米,竟又神奇地與爻辭吻合:「困於石」指他被姓石的壓在下面,「據於蒺藜」則是高據於米姓之上(蒺藜為一種「米」字形的帶刺灌木)。

這個故事在民間一再被傳誦,因為它以「柳暗花明」的手法來顯示《易經》卜卦的巧妙:剛開始的「不準」是判讀者的功力不夠,但峰迴路轉,後來所顯示的「神準」卻是凡人在事前無法參透的。它的確很有說服力,但如果你稍稍具有「實證主義」的精神,不想「人云亦云」,稍為查一下資料就知道,紀曉嵐十七歲就結婚,二十四歲才參加鄉試,而且名列第一(解元)而非第二,所以前面那個讓人嘖嘖稱奇的故事根本就是捏造的。

一定有人會說,即使這個故事是捏造的,卻有更多神準的真實案例,我完全相信它們確實存在,但這就牽涉到「何謂準確?」這個基本問題。

每一種預測術為了取信於人,都必須提供能說服人的證據。《易經》卜卦在這方面跟坊間的算命、紫微斗數、鐵板神算、占星、堪輿等沒有什麼差別:都是選擇性地舉某些個案來說明事態的發展「證明」事前的推算是如何「神準」。這樣的說服方式與策略跟科學大異其趣,科學要求必須在一段時間內,在可追蹤的條件下無選擇性地對大量對象做預測,留下公開紀錄,事後再驗證其準確率(百分比)如何。對於什麼叫做「準」,需有客觀的衡量標準,必要時還需做「對照」實驗,譬如不用《易經》卜卦,只根據常識去判斷,然後兩相對照,看看各自的準確率是多少,再探討為什麼會有這種差異。

也許我的資訊不足,我看過唯一有統計資料是孔子用《易經》卜卦的經驗談:在馬王堆出土的《要》(今版《易傳》沒有)一文裡提到,孔子說:「吾百占而七十當」(準確率為百分之七十),但「資料」在哪裡?又如何統計?這種「訴諸權威」的方式,顯然只是虛構的文學筆墨,不能當真。如果不是在客觀而可驗證的情況下所做的預測,而只是說根據自己的經驗準確率達到多少,對一個明理的現代人來說,那何異江湖賣膏藥者的自賣自誇?

西方科學界曾對他們盛行的占星術做過大量的科學調查與實驗,結果顯示被言之鑿鑿的「神準」都成了跟「隨意押寶」差不多的概率問題。當然,相信占星術的還是照樣相信,甚至認為用科學來檢驗占星術很「無聊」,然後在全部由科學發展所提供的舒適環境裡,嘲笑科學家「慧根短淺」、「缺乏靈性」。我想這已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信仰」的問題,甚至是「生命品味」的問題。

用《易經》卜卦到底準不準?又要用什麼去衡量?我想談到這裡就好,再談下去也是雞同鴨講,沒什麼意思(關於《易經》在探討問題時與科學方法之異同,我們留待談「思維易」時再進一步剖析)。倒是有一個問題需要先在本章稍做澄清,那就是不少「易經卜卦大師」經常會提到的西方心理學大師榮格所說的「共時性」(synchronicity)——它也是我們下節要談的「象數易」的最後謎題。

與時偕行:榮格的共時性理論與《易經》

有人會說,用《易經》卜卦來預測未來,跟占星術或紫微斗數不同,因為它必須先經過一個「成卦」的手續,不管是操作蓍草或擲銅板,都有神祕力量的介入,它的準確性不是科學能解釋的,而是屬於西方心理學大師榮格所說的「共時性」(synchronicity),有人甚至說,榮格就是從用《易經》卜卦的經驗裡發展出「共時性」理論的。

所謂「共時性」是指自然事物間的關係,特別是「心」與「物」之間──個人內心感知的事件與外界現實會互相呼應,亦即一個人內在主觀的心靈狀態與外在客觀事件中會有一種奇妙的一致性(而且,內在主觀感知經常會比外在客觀事件來得早一些)。身為西方的心理學大師,榮格可說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鍾,他不僅給予《易經》高度的評價,當他隱居波林根時,還經常坐在塔樓旁的百年老樹下,身邊放著《易經》,用蘆葦代替蓍草來卜卦,覺得《易經》常能提供他某些奇妙的中肯提示。

但我們要知道,榮格是先從心理治療、夢研究裡發展出「共時性」理論的,後來發現中國的《易經》卜卦可以支持他的理論,才進一步去研究並將它推薦給西方知識界的。當然,他並不認為個人分蓍草或擲銅板的動作是代表神明的意旨,他主張那是來自個人的潛意識(內在主觀感知)。夢是潛意識的舞台,榮格就曾舉過如下一個夢例:

有一名學生,他父親答應他如果能順利通過考試,就出錢讓他去西班牙旅行。這名學生不久做了一個夢,夢見他在一個西班牙城市裡,看見一座歌德式的教堂,還有一輛由兩匹乳白色駿馬拉著的馬車。後來,他順利通過考試後,如願到西班牙去旅行,在一個城市裡,他看到了夢中的大教堂。在離開教堂轉一個彎後,又看到了兩匹乳白色駿馬拉著的馬車,與夢中完全一樣。

這種夢通常被稱為「預知之夢」,而榮格認為這種「預知」,就是來自內在心靈與外在事件間的「共時性」(會提早一些)。所謂「奇妙的一致性」,重點是在它們無法用概率或線性邏輯來解釋,但離「神準」其實有很長很長一段距離。科學家曾將一些聲稱具有預知能力或通靈的特異人士帶進實驗室,要他們按鈕預測施密特器上的哪個燈泡(四個不同顏色)會亮,有個代號JB的靈媒,他的準確率呈「有意義的升高」,因為他在5672次的實驗中,命中了1541次,比概率(隨便亂猜命中的概率為1418次)多出123次。雖然這種機會只有六萬兩千分之一,但這種成績能說是「神準」或「通靈」嗎?

有人會說,這種無聊的實驗根本無法測出「神祕的靈性」。一九六七年,英國的精神科醫師巴克(C. Barker)和有心人士在倫敦成立一個「預警辦公室」,登報徵求熱心人士提供他們所做的「預知之夢」(特別是跟墜機、火災等大災難有關者),然後加以追蹤,頭一年收到五百份報告,事後求證,「接近」預知的只有十八件;但隨後幾年,接到的報告雖然加倍成長,不過「應驗」的卻「幾乎等於零」,因為大家不想再將時間和心力耗在這上頭,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除了依然飄盪在雲端的「共時性」假說外,《易經》卜卦還有一些特殊的說法,譬如「不虔誠就不靈驗」、「一事不二問」、「不能問投機取巧之事」等觀念或規定。這跟我們日常的科學檢測也大異其趣,假設你想知道自己是否有高血壓,而用血壓計來檢測,醫生絕不會說:「你只能量一次,再量就不準了」、「只有我量才準,別人或別台血壓計都不準」、「你要滿懷虔誠、在心中默禱,不然就量不準」、「想知道自己血壓多少?先說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再來量!」

對我來說,「象數易」最活潑、最有趣的地方大概就是這些說法吧!

戴上佛洛伊德的眼鏡來看《易經》:這裡一根陽具,那裡一個陰道

書籍介紹

易經101:文化八卦的當代解碼》,有鹿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溢嘉

書市上眾多《易經》解,從商業管理、歷史考古、卦爻辭解析、心靈成長、占卜命理,有沒有一本書,可以有自己看世界的方法?

王溢嘉以全新思維,從象數派、義理派解析開始,徹底翻轉六十四卦的起源演變,以及後世對卦爻辭的詮釋;他另闢新路,由科學、情色、歷史、思維、經營、生活六個全新角度,以近百年來東、西方學者的最新發現為經、個人心得為緯,剖析《易經》滲入中國思想、文化、邏輯的種種脈絡,破除長期被聖化、扭曲、誤讀與霸占而產生的迷思,賦予《易經》新的時代意義。

易經101:文化八卦的當代解碼 王溢嘉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