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共和的選舉(三):對農民開玩笑「你都用手走路嗎」,於是貴族就落選了

羅馬共和的選舉(三):對農民開玩笑「你都用手走路嗎」,於是貴族就落選了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競選團隊做得好,或是自己的人脈圈夠強大,可以在公共場合會見各種知名人士。就跟台灣選舉季,各個候選人大張旗鼓地去拜訪各界有力人士「聽取建議」一樣。

先前有提過,投票權只限於有羅馬公民權的人,在選舉日時集中到羅馬投票,不過隨著羅馬征服疆域擴大,不可能每個人都到首都去投票。根據史家推測,除了住在羅馬城及其郊區的40萬羅馬公民外,可能還會有約五萬人左右從其他行省前來,總投票人數最理想的狀況是10到15萬人左右(也有史家估到20萬),當然這個值也有可能高估了。

而這些人,就是候選人要爭取的對象。

我們將這些候選人的目標選民,粗略地分為以下幾種:

家族成員

羅馬的家庭關係並非像現在單純只一個有父母孩子的核心家庭,而是整個家族,包含家人、氏族、依附佃農、受庇護者、奴隸等,形成一個類似金字塔的階級。

另外家人也可能包括姻親對象,但姻親通常不是百分之百穩固的,例如格拉古兄弟(Gracchi)的反對者之一西庇阿・埃米理亞努斯(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emilianus Africanus),其實是兩兄弟的姐夫,而且依照羅馬繼承法,他們還有共同的祖先,所以要是政治利益上有衝突,關係就先放一邊了。

這些家人中,最重要的是受庇護者,出自羅馬名為Clientela的庇護制度。通常羅馬人會尋找有權有勢的依附體來保證自己的利益,於是產生了庇護制。這制度類似父子關系,受庇護者使用恩主(patronus)的姓,在法庭上,恩主有義務幫助受庇護者,提供受庇護者金錢或是權力上的支援;做為回報,受庇護者應當對恩主效忠,包括軍事、法律甚至經濟上的服務。一個受庇護者也不一定只有一個恩主,有時候會有很多恩主。受庇護者的來源主要是解放奴隸、也有時候是受庇護者自薦。

通常貴族家庭的受庇護者是繼承的,原恩主過世後,受庇護者通常會繼續效忠恩主的後代,成了貴族世家的特有的現象-他們不用另行爭取,就能夠有大批支持者。對此馬略(Gaius Marius)非常不滿,他在一場演說中指責貴族:

他們的祖先把自己所能留給後人的東西全留給他們了-財富、胸像,關於他們自身光榮的回憶,但是卻沒有給後人留下品德。

-撒路斯提烏斯《朱古達戰爭》

士兵

共和國後期,由於戰爭頻仍,軍隊不再效忠國家而逐漸私兵化,士兵們效忠將軍,成為指揮官的受庇護者。透過征服,將領甚至也會讓征服的行省和民族效忠於他,而這些受庇護者,就是恩主重要的選票來源。在選舉上,受庇護者就是基本盤,提供候選人一定的選票數。

例如馬略就利用士兵的影響力,讓士兵說服家人的意向:

士兵從軍中寫回家鄉的書信,表達大家的心聲,除非他們(羅馬)舉選蓋屋斯‧馬略出任執政官,否則就無法結束亞非利加的戰爭。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馬略》

凱撒(Julius Caesar)也一樣深受士兵歡迎,士兵們會在休假返鄉時替將軍投票,凱撒有時也會因為政治因素,要求士兵投給他的政治盟友。

友人與黨派

羅馬共和國和大多數國家一樣,都有意識型態鬥爭,主要分成兩派:平民派和貴族派。但這並不代表平民派就只有平民,只是反映某個政治人物的傾向,例如出身貴族的格拉古兄弟和凱撒,政治傾向是偏平民派的。

羅馬沒有政黨組織,並無黨紀可以要求黨員投票,雖然權貴們也會結黨成派,但主要原因是利益一致,若是有共識,他們就會讓門下的樁腳相互協助投票,例如凱撒就叫士兵回去投票給他的政治合作對象:

這兩位(龐培和克拉蘇)要成為翌年的執政官,凱撒這邊要派出大量士兵返鄉投票保證他們當選。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龐培》

當然。政治目的若是有衝突,便有可能立刻拆夥,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共和三巨頭龐培(Pompey)和凱撒,合作到最後,由愛生恨變成互毆了。

另外,如果朋友是名人的話,也能靠朋友的名聲獲取不少選票。西元前190年,出身貧窮毫無背景的蓋烏斯・雷利烏斯(Gaius Laelius)選上執政官(看姓名就可以知道雷利烏斯出身平民),靠的是喊水會結凍的好朋友-大西庇阿(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fricanus)的支持,他的兒子也和大西庇阿的繼孫-西庇阿・埃米理亞努斯成為至交,競選官職時也是互相幫助,西塞羅視後倆者為友誼的典範。當西塞羅選舉尋求龐培的支持時,很希望有這樣的友誼,但後續龐培的表現,顯然有期望上的落差。

西塞羅向龐培求助,龐培的打算是置身事外,躲在阿爾巴山的別墅裡⋯⋯龐培想起過去西塞羅幫助自己進行多次政治鬥爭,感到非常對不起他,但是龐培現在是凱撒的女婿,凱撒的要求無法拒絕,只有辜負西塞羅以往的恩情,為了避免與西塞羅會晤,就從後門溜了出去。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西塞羅》

至於凱撒,推測他在政治上可能只有盟友沒有朋友(這點可能跟凱撒的貴族傲氣有關)。由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的書信集中可以看出,凱撒很想跟西塞羅做朋友,但是後者對他防心甚重,此事不了了之。可見在政治場上,尋求真正的友誼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公會社團

還有一種較少提到但頗有影響力的就是平民組織,類似我們現在的公會。像是鐵匠、木匠、吹號手等較為古老且有重要性的行業便會組成行會;也有像是商人、宗教等等的類型。到共和國後期,各式各樣的行會蓬勃發展,甚至發展出類似俱樂部的組織。例如生活在同一個區的居民也會自行組成社團,這些林林總總也變成競選人的爭取對象。

把注意力轉移到特殊利益團體,地方社團以及外圍地區。只要能把這些地方的領導人物都變成你的朋友,其他人就會跟著來。然後,再把精力與腦筋用到義大利人社區上,已便了解每個家庭的歸屬。確保你在義大利的每個聚落、村莊及農場都有據點。

-《Commentariolum Petitionis(選舉手冊,義譯為:贏了再說)》

就好比如說,伊西斯宗教會的領袖會呼籲信徒投給某個候選人,這種感覺大概就是現代選舉季時,候選人會到各個技術工會去座談,或是拜訪宗教界領袖聽取他們的建議並爭取支持。

其他

由於社會動盪,許多失去土地的人會流落到城市來,依靠政府免費發放的糧食生活。這些人有投票權,卻無所事事,為了生活,他們能出賣的,就是自己手上的選票,間接造成了共和國後期賄選猖狂。

另外女人雖然沒有投票權,但似乎沒有法律禁止她們鼓吹別人投票。在出土的龐貝城中,曾經發現有阿嬤為孫子拉票的標語,媽寶果然是不分時代的:

L(ucium)Popi[dium] S[ecun]d[u]m aedilem oro vos faciatis Taedia secunda cupiens avia rogat et fecit
我懇求你選舉L.波比迪烏・塞古都司作为市政官,焦急的奶奶泰迪亞・賽古塔做出如此的請求。

爭取選民支持

羅馬官員的任職期短,有志於最高權力的人,必須無時無刻地給選民留下好印象。不管是政治家或是政客,他們做的每一件事,除了維護自身的利益外,最重要的就是獲取民心。故羅馬比較少看到選前支持率高,任職後滿意度一路下滑的狀況。

對當時的選民來說,在無其他耀眼功績的比較下,通常會以家世考量為最大基準。羅馬人傳統上認為,偉人的子孫會繼承其偉業與高貴的德行。但在依靠選舉才能出任官職的時代,爭取支持是必要的行為,像2014的台北市長選舉連勝文就不可能只用「我爸是連戰」這招來贏得選民,依然要下鄉Working stay,對選民介紹自己仍然是很重要的。

普魯塔克(Plutarch)說:一個政治家推動公共事務的工具就是人,反倒是他們對於人的各種情形所知不多,這種現象實在極其荒謬。由此可知不管一個人再怎麼權貴,最終也要放下身段去服務選民,即使父親選上兩次執政官、母系則是當時的超級名門西庇阿家的格拉古也不例外:

(護民官)選舉之期已近,他不得不求助於城中的平民,一個一個去請求他們選舉他做下一年的護民官。

-阿庇安《內戰史》第一卷.II

選民眾多的情況下,不可能靠著個人的力量去達成目標,加上羅馬政治人物經常外出任職或征戰,所以羅馬跟現代一樣,也有選舉團隊的運作,這些人協助候選人顧穩樁腳,拉攏選民,《羅馬人的故事》中,整理了一份候選人的選舉輔助成員:

  1. 家庭訪談員:做家庭訪談者,助選員挨家挨戶拜託對方惠賜一票。
  2. 沿街拜票員:擁有投票權者只限於有公民權的成年男子,在這些男子前往羅馬廣場工作或到市集時與他們同行,沿路進行拉票的助選人員。
  3. 沿街拉票員:第二項是在往程中進行, 而第三項則是指在回程中進行同樣工作的助選員,他們在市中心等待符合條件的公民,再送他們返家途中拉票。
  4. 名人勸說員:以對群眾深具影響力的人物為目標,設法說服他們的助選員。

由於協助者眾多,也許無形中形成了產業鏈,所以當小加圖(Cato the Younger)看不慣候選人總是委託別人代理的行為,還提了法案要阻止這樣的情況:

他(小加圖)說服元老院通過一條規定,選舉期間無論任何職位的候選人要親自向民眾拉票,不得由別人代為請求或在旁邊為他演說發表政見。他的提案不僅斷了大家財路,還使當選人不欠他們情分,一般民眾無法獲得賄款暫時改變貧窮處境。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小加圖》

小加圖跟他的祖父一樣,是對傳統文化極力維護的人,但常因為死腦筋而讓提案走向極端。過於正直不喜歡討好選民,結果落得沒有選上的下場。

如果說政治人物選舉季節時身處在羅馬,除了競選團隊協助他之外,也會親自上陣來拉攏選民,他一天的過程可能會是這樣:

在家中先處理受庇護人的請求,這些請求可能是金援、法律上的支持,求職位等等,恩主會透過各種方式達成對方的要求,以確認這些受庇護者之後會保證投給他。之後在適當的時機(在這之前可能有元老院的議事、拜訪其他貴族或私人約會),被人簇擁著到羅馬廣場(Roman Forum)。

Forum_Romanum_Rom
Photo Credit: Stefan Bauer @CC BY-SA 2.5
羅馬廣場

當時羅馬廣場可說是布滿了人群,人們在這裡做日常事務、約會、打屁聊天、討論政治事務、交換訊息等等。所以一有穿著白袍的人被簇擁著出現,肯定引起注目,對羅馬人來說,四周包圍水洩不通的人群,就是一種無上的誇耀和排場。在沒有電視與Google可以認臉的時代,候選人身旁的人會喊著他的名字和事蹟,吸引廣場眾人的認識他。

通常在廣場,會有事先安排好、有頭有臉的支持者(可能是某公會領袖,或是頗具影響力的人物),候選人會前去和他招呼交談,營造一種支持度很高的氛圍。如果競選團隊做得好,或是自己的人脈圈夠強大,可以在公共場合會見各種知名人士。就跟台灣選舉季,各個候選人大張旗鼓地去拜訪各界有力人士「聽取建議」一樣,羅馬人民要是在廣場看到候選人與具影響力的名人交流,自然評價會有所差異。

除了會見支持者,候選人有空也會在廣場拜票,這時認臉是一個很重要的技能,有的候選人會用善於記憶的奴隸跟在身邊提醒,但西塞羅在此區塊非常強,根本腦袋內建Google搜尋:

因此他不僅盡量記住人們的名字,還要曉得每一個稍微著名人物的住處、產業的狀況,以及他們的朋友和鄰居。當他在義大利任何道路上旅行的時候,能夠隨時指出朋友和自己的田地和莊園。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西塞羅》

當時的羅馬廣場周邊也是法院開庭的地方,羅馬的法庭是公開的,而且可能會有七、八個同時開庭,人們當時的娛樂就是在不同的法庭當觀眾,如果這家案子不有趣就會跑到另一個法庭聆聽。身為影響歐洲法源的法律民族,羅馬人大事小事都可以告,在路上被糞桶潑到也能控訴對方。熱愛上法庭的老加圖(Cato the Elder)就曾以控告大西庇阿的弟弟作為政治手段,把大西庇阿惹到炸毛。而共和國名人凱撒、小加圖、馬略、蘇拉(Sulla)等等,都因為各種事務上過法庭或以證人身分出席,而西塞羅本人就是一名出色的律師。

在這樣的前提,出庭成了一種吸引注目的條件,一言一行都會給觀眾留下不同的印象,有時候一個得體的辯護或說詞,會讓自身的評價上升許多。

凱撒在羅馬的法庭為被告提出的抗辯,滔滔不絕的口才使他名譽高漲,和藹可親的態度和言談獲得人民的好感,他所表現出的圓融與周到,遠非他那樣年紀的人所能做到。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凱撒》

說話的方式容易影響選民印象,但有時候做得太過卻會反效果。例如西元前二世紀末,西庇阿・納西卡(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Nasica)競選市政官時,沿街握手拜票,而後他跟一位農民握手時,發現對方的手因農活而粗糙長繭,於是這位沒下過田的貴族開玩笑的說:

你都用手走路嗎?

-瓦雷利烏斯《羅馬言行集》VII.5

這番話被視為對誠實羅馬人的污辱,於是西庇阿・納西卡就落選了。

跟現代一樣,候選人就是必須是條變色龍,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視情況變化表情和言詞是必要的。經常性地出現在公眾場合對,若人不在羅馬,也要製造讓羅馬人談論的話題,讓越多選民認識,選上的機率越大。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