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政府考慮立例,或限社交媒體一日內刪假資訊、仇恨言論

德政府考慮立例,或限社交媒體一日內刪假資訊、仇恨言論
Photo Credit: Jeff Chi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Facebook仍未能有效處理假新聞問題,德國政府或會透過立例懲罰的手段,迫使社交媒體迅速刪除假消息及仇恨言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詠昕

早前有報導指,網民在Facebook中流傳的假新聞的互動比真新聞更強。雖然Facebook一直都否認自己是一個新聞媒體,但最近亦推出了打假措施,與幾間機構合作打擊假新聞。如果尚未見效,德國政府或會立例,透過罰款等手段迫使Facebook改善。

若未能24小時內刪文,每則罰款50萬歐元

屬執政聯盟的德國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 SPD)議會黨團主席Thomas Oppermann接受《明鏡》訪問時,建議Facebook等社交媒體成立辦公室,專門處理網上的假消息。他更建議制定法例,若Facebook駐當地的辦公室沒有在24小時內刪除假資訊或仇恨言論,每則消息將會被罰款50萬歐元(相等於約415萬港元)。

同時,德國總理默克爾政府正考慮一些措施,如強制要求社交媒體公司建立清晰的渠道處理用戶投訴、公開他們收到的投訴量,以及聘請合資格的監察員刪除假資訊和仇恨言論等。這些舉動被指是防止明年的德國大選出現如脫歐、特朗普當選等一些令人意外的情況。

默克爾所屬的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 CDU)成員Volker Kauder表示:「這個空談已經持續太久了,我們的聯盟政府將會在明年初行動。」他指,設下高額罰款是希望對這些社交平台構成阻嚇力。司法部長Heiko Maas亦說,如果Facebook未能有效移除假資訊或仇恨言論,將要承擔「法律後果」,他說:「我們希望Facebook的處理有明顯的改善,而衡量的標準一定是德國法律。」

基督教民主黨發言人曾表示,社交媒體應對假新聞負責,他說,近幾個月來,立法的必要性變得「顯而易見」,無論如何,社交媒體必須更快刪除虛假消息。政府希望在聖誕假日後馬上開展這個法例的辯論。

是否有效實行?

除了刪除17億5千萬Facebook用戶帶有攻擊性的貼文的顧慮外,如此巨額的罰款是前所未有的。然而,Facebook作為一家美國公司,暫時未知德國可否收取罰款,或是截斷全國的社交網絡。

在Facebook全球的2億用戶中,德國佔其中約3680萬,以用戶數量計是排行第8的國家,如果德國真的截斷全國的社交網絡,會對Facebook造成很大的打擊。不過,管轄權問題仍然存在,缺乏跨越多國的共同努力,這些打擊假消息和仇恨言論的措施很難強制實行,除非德國只針對自己公民的帳戶。

德國報業出版社聯合會(BDZV)則反對擴充法例,把社交網站納入新聞媒體處理,認為這類網站是科技主導的平台而非新聞媒體。一名BDZV發言人表示︰「他們(社交網站公司)應被視作電訊公司管理,電訊公司也毋須為人們在電話通訊的內容負責。」

多蒙特大學媒體法律教授Tobias Gostomzyk則支持開設獨立機構作事實核查的建議,他認為這機構有糾正錯誤的角色,以平易近人的方式提供正確資訊。他又指善用數碼通訊的改變,比起立法是更有效對抗假新聞及仇恨訊息的方法。

司法部長︰社交媒體有責任公開數字

德國一直有針對仇恨言論的嚴厲法例,發表煽動對少數民族的仇恨、或是否認大屠殺的言論都有機會被處以監禁。

由司法部長Heiko Maas在去年成立的仇恨言論工作組中,有Google、Facebook和Twitter的代表,雖然他們誓言要在24小時內刪除涉及仇恨言論貼文,但今年9月下旬發布的一份政府報告發現,這些公司的行動遠離目標很遠,Facebook只刪除了46%這類的貼文、YouTube 刪除了10%,而Twitter更僅刪除了 1%。

雖然在現行的德國法律下,每家公司因刑事犯罪被罰款的金額設定了1000萬歐元的上限,但司法部正研究未來的罰款可否以該公司的全球年營業額作計算基準。

Maas說:「我們迫切需要更大的透明度,我們可以想像,如果社交媒體有責任公開他們收到有關仇恨言論的投訴數字,以及他們的處理方法,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有投訴和刪除的數字,這也同時增加Facebook、Twitter、Google和其他平台的壓力。」他續指:「透過社交網絡賺錢的公司有其社會義務,任何公司都不會因有人使用他們的平台犯罪而得到利益。」

當許多爭議都集中在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上的發佈,但如果法律更改,對Google等的搜尋平台都會有影響。雖然Google不需要自行尋找這些非法內容,但它必須對任何投訴作出反應,不論是刪除網站還是阻止用戶到訪它們。

根據德國政府的調查,有別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都沒有明顯的投訴渠道。Google搜索頁底部的「send feedback」可讓用戶通知Google,但由於沒有投訴人的詳細資料,只是一個單向渠道。《衛報》使用這個視窗投訴Ursula Haverbeck——一個以否定德國大屠殺著稱、在煽動仇恨法下被多次送到監獄的人——的網站,但該網站在24小時後仍是搜索結果的第一位。

相關報導: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香港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