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川久保玲庇佑,他們都是Comme des Garçons家出來的人

 得川久保玲庇佑,他們都是Comme des Garçons家出來的人
Photo Credit: 團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omme des Garçons總裁Adrian Joffe在接受《Bof》訪問時曾說:「在公司旗下工作數年並了解Comme des Garçons的價值後,川久保玲便問了他們,是否要創自己的牌子…?」

首先,或許大家都會有個疑惑,為什麼他們大都是「打版師(Pattern Maker)」?因為Comme des Garçons的中樞命脈便是創造服裝造型的製版部門,根據NHK紀錄片所述:「川久保玲是主線Comme des Garçons的唯一設計師,在這裏,打版師們的創意是格外值得關注的,這與其他的設計師有很大的不同,一般來說,打版師會根據草圖或是Mood Board來製作服裝,但在川久保玲這裡是不存在這些東西的,她會把自己所想的東西用簡單模糊的字眼傳達給打版師們,他們則透過川久保玲的話來自己設計並做出服裝造型。」

1.渡邊淳彌 Junya Watanabe

12565512_1175908565766362_14491660792011
Photo Credit: 團團

大弟子渡邊淳彌,在擔任過Comme des Garçons打版師後,於1992年在川久保玲的羽翼下開啟了屬於Junya Watanabe的篇章,他曾說:「我們因相信自己而向前邁進。(We move on by believing in our ideas.)」他的設計被描述成「科技版的高級訂制服」,並以此聞名時裝界,基於他的天馬行空和絕佳的剪裁,讓渡邊淳彌贏得最有前途的前衛設計師之聲望。

リサ(@rii_ngo)張貼的相片 張貼

?。。。。。(@__s__t__k__)張貼的相片 張貼

2. 栗原大 Tao Kurihara

C H O O H A(@momoochoo)張貼的相片 張貼

栗原大則是在渡邊淳彌的教導下誕育而生,聖馬汀畢業的她,1997年畢業後一年便加入Comme des Garçons的時裝帝國,在Junya Watanabe旗下擔任打版師,她描述在這裡工作像是「創造是沒有妥協的」,在8年Junya Watanabe的歷練中,川久保玲將支線「Tricot」托付給她,渡邊淳彌則鼓勵她盡情發揮。於2004年,川久保玲邀請栗原大在Comme des Garçons的旗下發表小型發表會,隔年,31歲的栗原大開啟了自己的同名系列「Tao」。Tao給人的印象便是「浪漫、純真、可愛」,而川久保玲則曾在受訪時提到過:「栗原大的系列是好的,因富有概念性和年輕活力。」雖然普遍都看好,但2011年Tao也因為栗原大想改變生活(據說是婚姻的關係)和想專注在Tricot上,結束同名品牌,使得巴黎的天真可人兒唯有在Tricot中能夠相會。

C H O O H A(@momoochoo)張貼的相片 張貼

C H O O H A(@momoochoo)張貼的相片 張貼

3. 丸龍文人 Fumito Ganryu

defgabz(@defgabz)張貼的相片 張貼

與高橋盾一樣是畢業於日本文化服裝學院(Bunka Fashion College),關於這點,他認為,「基本上,這裡會讓人在思考上非常的日式。」04年畢業後加入Junya Watanabe旗下擔任打版師。07年,「GANRYU」誕生。形容自己的同名品牌,丸龍文人表示:「我從不思考合身與否。」更貼切點來說,在《Oki-ni》的訪談中他說道:「比起說GANRYU是街頭時裝,我更喜歡稱它為『前衛思考的休閒裝扮』,這點縱貫了GANRYU的設計概念,意味著穿著它的人不走保守路線,喜歡嘗試冒險,會避免讓生活走向無聊的生活。這種“休閒裝”可以在任何場合穿搭,也是我所謂的“終極服飾”。」

BLENDS(@blends)張貼的相片 張貼

4. 二宮啟 Kei Ninomiya

Van Ravenstein(@vanravenstein)張貼的相片 張貼

有別於上述學長姐,從比利時安特時安特惠普皇家藝術學院輟學的二宮啟,08年加入Comme des Garçons,四年之後便有了屬於自己的黑系列「Noir Kei Ninomiya」。二宮啟對黑有著深深的愛慕,是你少數能看到將黑玩的如此淋淋盡致的設計師,他曾說:「黑既是強烈又美麗的顏色,可以依其製作手法、技術和材質的不同,而有不一樣的變化。」其作品精緻且縝密,技巧更是達到高級訂製的層級,讓人每季都期待下回他的黑又將變出什麼樣的把戲。

.fatale official(@fatale_webmagazine)張貼的相片 張貼

H. LORENZO(@h_lorenzo)張貼的相片 張貼

5+6. 阿部千登勢 Chitose Abe、阿部潤一Junichi Abe

Laura Stevens(@misslaurastevens)張貼的相片 張貼

ennu(@ennu_shop_amsterdam)張貼的相片 張貼

夫妻兩人一同川久保玲的羽翼下成長,現已開創出各自的時裝品牌Sacai和Kolor。 阿部千登勢曾在Comme des Garçons底下工作過八年,先是在川久保玲旗下擔任打板師,爾後加入渡邊淳彌的設計團隊,在她創立Sacai之前,先是迎來了第一個孩子,「除了設計工藝還有將創意和商業結合之外,我在Comme des Garçons中學到最重要的就是把握住自己的價值體系,並藉由時尚將其表達。 」

sacaiofficial(@sacaiofficial)張貼的相片 張貼

sacaiofficial(@sacaiofficial)張貼的相片 張貼

丈夫阿部潤一則先是在Tricot底下擔任打板師,直到渡邊淳彌開始了Junya Watanabe後,阿部潤一也調轉到他的團隊。約莫4年半後,阿部潤一對於時尚圈的快速相當不能理解,便與朋友們自創品牌,試圖打造更能經過時間考驗的產品,但在2004年後便拆夥。阿部潤一繼續走自己路開創Kolor。關於在Comme des Garçons學到最重要的事,他說:「直到今天依舊影響的,就是在工作上的倫理標準和面對時尚的方式。」

kolor(@kolorofficial)張貼的相片 張貼

kolor(@kolorofficial)張貼的相片 張貼

7. Gosha Rubchinskiy

「目前Gosha Rubchinskiy品牌不再作為獨立的業務實體存在,Joffe為Gosha註冊了公司,並全資由Comme des Garçons所有。」此話在《Bof》一出,Gosha便成了Comme des Garçons的外傳弟子,甚至讓川久保玲能動身去看秀的目前也只有他。「二請」這個多才多藝的俄羅斯青年,即便沒學過服裝設計,可依舊被《Style.com》(現為Vogue Runway)評為與Raf Simons、Hedi Slimane、Rick Owens......等設計師並列25位影響男裝設計最甚的設計師之一。他曾表示,只做運動衫和運動褲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沒錢,如今他在今年佛羅倫斯男裝展(Pitti Uomo),為了向Giorgio Armani致敬獻出了西裝處女秀,未來無可限量。

在這顆大樹下,他們發揮屬於自己個性與美感的設計,其共同點就是,都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他們渴望去創造不同的事物,其價值觀在影響整間公司,不僅僅只是衣服,而是全部的事物,這力量勢必得是全新的,要有創造力的。」Adrian Joffe如是說。

許多人都好奇,嚴謹、高標準的川久保玲在這些弟子們中扮演何種角色? Adrian Joffe在訪問時說:「川久保玲給予他們十足的自由,她會在發表前一天來看確認一下他們的作品,且不會做任何更動,會先跟他們討論策略、預算和政策(且隨時都可以向她發問討教),然後便放任他們自由發揮。」 丸龍文人對此表示:「比起指導,她更像是鼓勵我們獨當一面和用自身方式思考。」;二宮啟則讚道:「Comme des Garçons這間公司重視創意,帶著尊重,讓每個人在自己的創意上努力著,川久保玲女士用寬廣的視野來審視我的作品,從未在我系列作品完成前來過,因為沒有自由,就不會有有趣的設計。」

1-rei-kawakubo-hair-1017x1024
Photo Credit: 團團

本文經HEAVEN RAVEN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劉怡廷、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