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跟我換嗎?巴勒斯坦朋友說:「我們在海外漂流的難民比國內的居民還多」

你要跟我換嗎?巴勒斯坦朋友說:「我們在海外漂流的難民比國內的居民還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要跟我換嗎?台灣雖然不被世界認可,但是你們有自由、有人權。我們的主權與人權在哪?說真的,我寧可跟你們交換。

台北市中心兩個月前因為電腦展整個熱鬧了起來,路上多了很多新鮮的異國面孔,忠孝東路上堆滿了黃黃的計程車。

但電腦展對我的意義無關乎科技與經濟,而是一個特別重要的朋友的來訪。

兩年前的中東之旅,認識了在巴勒斯坦地區經銷IT產品的Jihad ,雖然只有短暫三天的相處,但是密集的生命故事分享,融合著千年歷史愛恨情仇與百年政戰糾葛的歷史交流,讓我們成了忘年之交,也讓我和巴勒斯坦結下不解之緣。

巴勒斯坦Ramallah市中心|作者提供

Jihad ,中文翻成聖戰。

多年前到馬來西亞旅行,那時,世界還沒從911的傷痛中平復,我在布城參觀一座清真寺時,一位寺堂工作人員塞給我一本厚厚的手冊,我都還沒能讀懂幾個字,他就開始跟我介紹起「Jihad」,他說911是Holy War,是穆斯林的宗教義務。我無意與他爭辯,只能佯裝還有下個行程要趕,匆匆離去。

爾後在新聞媒體上看到的"Jihad",也多與參與恐怖攻擊的Jihadist(聖戰份子)有關。

但是這位來自巴勒斯坦的Jihad,卻是我見過最溫文儒雅的一位紳士。

兩年後,我們在台灣又重逢了。世界進步得這麼快,通訊、交通都發達的不得了,重逢的感動仍是一絲不減。

Jihad說,上次他來台時,在機場被困住好久,因為機場人員找不到巴勒斯坦,這次,雖然仍花了一點功夫,但是通關順利多了。他還驕傲地說:「那位機場人員說他在機場工作這麼久,我是他第一個看到的巴勒斯坦人!」

我和他在光華商場走著隨意看看,他幫她女兒買了一隻HTC手機,我們穿梭在宅男間,他為了光華商場大樓裡兩間書店興奮不已(但我沒跟他說那兩間書店,一間賣漫畫另一間賣言情小說),他說他想念人們還捧著書讀,拿著筆寫信的舊日子。

那一幕,很超現實。

分別的這兩年,巴勒斯坦成為了聯合國的觀察員;美國官方與媒體也開始表態支持巴勒斯坦建國;教宗拜訪了伯利恆;上星期,西岸的法塔和加薩走廊的哈瑪斯決定聯手組成新政府。

雖然越來越樂觀,但是,隔離牆仍在、水源仍然被控制,檢查哨附近巴國抗議學生被射殺事件仍時有所聞。屯墾區仍在興建中、耶路撒冷問題無解、海外七百萬的難民歸國遙遙無期……

「至少,看起來是個國家了啊。」我想不出什麼話來安慰他。

「你要跟我換嗎?台灣雖然不被世界認可,但是你們有自由、有人權,看看巴勒斯坦,世界上有138國家承認我們是個國家,但是我們是世界上唯一被佔領著的國家,在海外漂流的難民比國內的居民還多、人民沒有遷徙自由、很多家人分散在加薩走廊與西岸,無法相見、我們的主權與人權在哪?說真的,我寧可跟你們交換。」

我們坐在台北新地標松菸誠品的一樓咖啡館交換這兩年來的變化,周圍的人抓緊周末享受垂手可得的小確幸。

「Jihad是什麼意思呢,Jihad?」我問。

巴勒斯坦Ramallah市區的Al-Jihad路|作者提供

「我能明白妳的困惑。很多人以為Jihad只是對外的抗爭,但是對我來說, Jihad真正的意思是成就完善的自己的過程中,所有的內在掙扎。是自己和神拉扯的過程,每個人都要不斷的奮鬥、努力去達到最好的自己,這才是每一個穆斯林的宗教義務。」

隔天他離台,縱使已經練習過那麼多次的再見,面對分離還是一樣不知所措。

祝福你,我的朋友。

寫著這篇故事的同時,西岸的朋友憂心著加薩地區家人的安危,特拉維夫的朋友生活中警報聲不絕於耳。

西岸傳統市場|作者提供

耶路薩冷舊城|作者提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