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樂生大平台;大使之死、敘利亞的血;性平教育,避談不如好好談

懶人時報看什麼?樂生大平台;大使之死、敘利亞的血;性平教育,避談不如好好談
Photo Credit: 懶人時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今日選文:樂生大平台;大使之死、敘利亞的血,與土俄合作的虛偽;孩子你別懂?王儷靜:性平教育 避談不如好好談;Madonna獲頒 Billboard Woman of the Year得獎演說全文;校狗這回事;破解蘋果產品的「計畫性報廢」,用產品修不好多挖一點果粉的錢。

校狗這回事

(很有趣,也很有意義的活動。轉自En Lin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校狗是我們求學的成長記憶,牠可能曾經天天陪你走過放學回家的小路、跟著全班一起上過體育課、甚至在朝會升旗台上搶過校長訓話的風頭。據說,全台每隻校犬都有超過五個以上的綽號(說不定其中一個還是你取的),詳細的數字只有狗本人跟天知道,但無論哪個名字,校狗們永遠曉得你當下正在召喚的,就是牠……

(中略)從農委會舉辦的「2016年校犬績優校園選拔」中,我們看到小白有學生證了(但牠還沒試過圖書館借書功能)、小黑領到教職員證明了、小黃坐上師長席接受畢業生獻花了……,牠們甚至各個成為媒體寵兒、社會英雄、電影劇本中的主角。

(中略)無論你是緬懷舊昔人狗美好時光的社會大眾;動保同溫層的貓人狗人;以生命教育為己任的熱血教師;喜歡貓狗、不喜歡貓狗、養過寵物、沒養過寵物的學生家長,歡迎跟我們一起來聊聊:「校狗這回事」。

懶人時報

Madonna獲頒 Billboard Woman of the Year得獎演說全文

(這是近來最動人的一段致辭,謝謝有人譯成中文。轉自Ta-Wei Wang的臉書,以下節錄自Sam Sammy的翻譯)

幾年後,離了婚恢復單身-抱歉了Sean-我做了Erotica這張專輯,出版Sex Book。我還記得我成為了每家報社雜誌的頭條。所有我讀到關於我的都是咒罵,我被稱為淫婦或者女巫。

一頭條標題把我比做為撒旦,我說,等等,Prince不也露出屁股,採高跟,套網眼,上唇膏嗎?是的沒錯,但他是個男人。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了解到,女人沒有和男人同樣的自由。

我記得被擊垮的感覺,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能振作起來投入創作 - 繼續過著我的人生。我在Maya Angelou的詩裡,James Baldwin的創作裡,Nina Simone的音樂中尋求慰藉。

我記得我希望著能夠擁有一個女性同行讓我尋求擁護。

(一段沉默)

Camille Paglia,一位有名的女性主義作家說,我的自我色情物化使女人倒退,我就想:­是嗎?如果身為女性主義者,你就不能擁有性慾,你得抗拒它。那我就想,操他媽的,老娘是另一種女性主義者,老娘是壞女性主義者。

人們說我很有爭議性,但我想我所做過最有爭議的事就是逗留至今。

我想對所有女人說的是,女人已被長久壓迫到去相信男人對她們所說的關於她們的一切。她們相信必須靠男人才能把事情做好,當然是有一些非常好的男人值得依靠,不是因為他們是男人,而是因為他們值得。

作為女人,我們必須開始欣賞自身的價值,以及其他女人的價值,尋求結交堅強的女人,與其結盟,從其身上學習得到啟發,互相合作支持,啟蒙自我。

懶人時報

樂生大平台(黃哲斌)

不少朋友聽我說過,對我個人而言,樂生運動具有特別的啓蒙意義。

2007年,一群年輕的社會運動者,發出樂生療養院即將因捷運工程遭強拆的訊息,他們透過部落格、PTT、書籤平台的串連,終於引起社會注意。

當時,我還在新聞網站,對此事件,我的資訊來源幾乎都來自網路,那是第一次,我感受傳統媒體的衰老、力不從心。

我寫了幾篇網路評論,也作了我此生第一篇網摘,同等奇妙的是,我刊於中時網站的原文早已蒸發,反而被陌生網友保存至今。

我的碩士論文甚至以此為題,雖然寫得不好,至少希望藉此記錄,台灣社會極具意義的一場網路自發運動。

十年後,樂生療養院雖在運動者的努力下,得到部分保存的命運,但是,當時運動者的訴求與質疑,如今大多一一應驗(胡慕情文),在捷運新莊機廠的水土工程破壞下,鄰近的樂生院仍面臨危機。

一直參與樂生運動,現任台大城鄉基金會董事長的建築師劉可強,幾年前就提出「樂生大平台」的概念,希望盡可能有限回復樂生院的舊貌。

劉可強在最近的演講中,提及他參與美國黑人公共住宅、洛杉磯唐人街國際旅社重建的經驗,從而解釋樂生大平台的計劃,很讓人動容。可參考童書作家(也是我的大學同學XD)周姚萍的現場記錄

「劉老師所設計的大平臺方案,則是在機廠上方建大平臺,到了漸次接近中正路處,緩坡降至路面,平臺上會覆土,恢復過去的綠意,並重現「為達隔離效果,患者與醫護人員分道而行」的Y字型路徑。講演中,劉老師更數度提及坡度的問題,由於許多院民都必須靠代步車行動,因此,坡度是否合宜,便是施工時得特別注意之點,以符合便於院民行動的需求。」

或是參考《信傳媒》的報導

「劉可強說,『捷運的工程時常是會破壞社區,如果硬要破壞,未來重建就會很辛苦。』雖然這句話的脈絡是在說明國外案例,但卻與樂生遇到的狀況不謀而合。因為捷運工程,有些樂生院民離開熟悉的院舍,已經搬遷到衛福部新蓋的迴龍院區大樓,但仍有20多位住在舊院區,平均年齡近80歲,每逢樂生院舉辦活動的時候,他們仍然會熱情的駕著代步車來參加,在有生之年能看見長年居住的樂生院獲得妥善的修繕與重建,是他們不變的願望。」

=================

目前,由於捷運局的推託,「樂生大平台」只停留在一種可行的概念。週四(12/22)上午九點五十分,樂生保留團體將前往行政院與監察院陳情,這是他們的訴求:

2009年台北縣文化局(今新北市文化局)樂生登錄文化景觀時,院區入口道路並未封死、地景尚未遭到破壞。新北市文化局與文化部是否依文資法相關規定訂定保存維護計畫?若有違失,是否應該進行地景復舊?

遞交陳情後,我們將前往對面的行政院,與阿公阿嬤一起解下「重建樂生」的黃頭巾,掛上行政院欄杆,向林全內閣呼喊:
 
阿公阿嬤一天一天老去,樂生院已經沒有辦法再等待!我們想讓這群勇敢的鬥士,能在有生之年看見「重建樂生」的夢想實現。

===============

撇開我的個人因素,強拆樂生是一件具有人權、文化、歷史、公衛等多重意涵的重大悲劇,也標誌著台灣在開發至上的思維中,最慘烈也最珍貴的一場反抗,現在有機會,盡可能修補當年的錯誤。

請大家注目「樂生大平台」的重建運動,還給樂生療養院一個足以記憶的未來。謝謝。(懶人時報

大使之死、敘利亞的血,與土俄合作的虛偽(張育軒)

(被暗殺的大使,被大國夾殺的悲傷敘利亞。轉自Albert Tze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回到敘利亞,內戰可以持續這麼久的主因,在於參戰的各方都缺乏徹底消滅對方的能力。歐巴馬政府儘管口口聲聲支持反對派,實際上近乎任憑反對派在地面自生自滅,更不願意設立禁航區來阻止俄羅斯空襲。伊斯蘭國勢頭已盡,而阿薩德政府在黎巴嫩真主黨和伊朗革命衛隊幫助之下,撐到今天。直到去年底俄羅斯正式以軍事手段介入內戰,內戰的天平才大幅向阿薩德政府傾斜。

考量到川普與普京的友善關係,敘利亞的未來幾乎不可能跑到反對派手上。未來的關鍵在於所謂「後伊斯蘭國時代」(Post-ISIS era),敘利亞的政治未來該如何決定──針對這點,土耳其和俄羅斯恐怕不會完全一致。土俄兩國,都視敘利亞內戰為自己「大國崛起」的跳板,都試圖藉敘利亞將勢力擴展到中東。此刻現實政治的需求將兩國推到一起,但展望未來,隨著敘利亞內戰的結束,土俄合作恐怕難以持續深化。

俄羅斯大使的死,再度凸顯了埃爾多安和普京合作的曖昧。埃爾多安本想把自己包裝成敘利亞公正的代言人,一邊卻又和轟炸敘利亞的普京握手;而身為土耳其警官的槍手用八聲槍響,用敘利亞的血淚,控訴了這場合作的虛偽。然而隨著俄羅斯將此事定調為「恐怖襲擊」,意味俄羅斯暫時不想就此大做文章。現實政治的合作仍將壓倒短期的不愉快。(懶人時報

孩子你別懂?王儷靜:性平教育 避談不如好好談

(關於反同團體亂砸雞蛋的性別平等教育,這是教育第一線的看法,誠懇平實,大推。轉自管中祥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這天,屏東大學教育系副教授王儷靜來到《燦爛時光會客室》作客,(中略)她解釋,「性」其實不是只有性行為,還包括對自己身體的認識、性對關係的影響,如果規定這些不能在課堂討論,那麼學生會轉向網路去得知。在網路發達、社交媒體蓬勃的年代,家長沒有辦法完全禁止孩子透過其它管道,去接觸課本沒教的事,「最好的方式是老師也準備好了,跟著孩子一起學習。」

「無關乎一個人的宗教信仰或性別認同,保障每個孩子在學校的安全是國家的責任,也是學校教育必須提供的。」王儷靜更認為,性平教育屬於國家責任,國家不能躲在反對聲音的後面。

以性別友善廁所為例,王儷靜說,這不是「我能不能教」的問題,而是這個社會中,真的有學生因為害怕被霸凌、被取笑,在學校一整天不敢去廁所,「如果這樣的孩子是存在的、這些恐懼是他們的生命經驗,那為什麼不能談?」(懶人時報

破解蘋果產品的「計畫性報廢」,用產品修不好多挖一點果粉的錢

(雖然我從手機到筆電,都已改用蘋果,但對蘋果某些硬體政策,我還是很感冒。本文作者是大學資訊系教授,他一向批評微軟不遺餘力,但他發現,蘋果有些政策同樣糟糕。轉自Hermes Hua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蘋果刻意讓它的產品提早報廢、 強迫品牌忠誠的消費者棄舊購新。 這是真正的陰謀, 還是大家妄想? 已經有好幾個案例搬上法庭; 但我對這種問題比較相信工程師認證而不是法院認證。 正好在 YouTube 上看到一部影片, 看完之後對這個問題就得到一個完全確定的答案, 再也沒有任何懷疑了。

(中略)但如果是新版的 Mac Book Pro, 則沒有工具軟體可下載, 只能找到蘋果的官網。 蘋果官網當然沒多解釋, 只是叫你拿去 AASP (經蘋果授權的服務提供者)維修。 像這樣一部 2011 或 2012 年的舊電腦, 大約值 $600 到 $700 美元; 但在 AASP, 這個問題的維修費卻要 $750 美元。

「那不如就買一部新的吧!」 對,這就是蘋果希望創造的消費者心態。

Louis 表示: 這種事如果發生在汽車產業, 蘋果早就犯法了。 過去幾年之間, 美國一些州推出了 Right to Repair 類型的法案, 要求汽車廠商必須把診斷工具提供給獨立修車廠, 以便他們能站在公平的立足點上跟原廠特約商競爭,提高消費者的修車選擇自由度。

如果汽車公司只准你把車子送回原廠去修, 你能接受嗎?還是你會支持原廠這樣的政策呢?但是因為電腦產業沒有類似的法律, 所以蘋果就真的只把診斷工具及文件提供給 AASP 而不願釋出給(像是 Louis 這樣的)獨立維修商。 蘋果剝奪了消費者選擇維修商的權利 — 找 AASP 花 $750 元維修是你維一的選項。

更諷刺、 更令人覺得這整件事太虛偽的是: 唯一獲得官方授權、 被允許使用診斷軟體找出問題零件的這些 AASP, 他們卻恰恰不會拿這套診斷軟體來幫你更換壞掉的零件。 為什麼?因為他們查看服務手冊, 會發現 (依據蘋果指示) 遇到這個問題時, 正確的處理方式就是把整塊主機板更換掉。(懶人時報